故乡的水 ;网友: 青戈

  • A+
所属分类:处世之道

在我的家乡耀州,有两条河流环绕着城市,一条在东边叫淇河,一条在西边叫莒河。漆河浑浊,何炬河清澈。两河自北向南绕城而流,在城南“南岔口”汇合,在阜平入石川河后汇入渭河。小时候,每年夏天,这两条河都成了孩子们的”天堂“。大热天我们会三五成群的来到这里,脱下衣服,一头扎进河里”然后打河“。当时我们还不知道游泳的正确姿势。我们在水里不停地双手向后挖掘,双脚一上下拍打水面,身体就向前游去。咕咚咕咚,在水面上溅起很多浪花,打在一个高高的水柱上。有时候,我们会光着身子站在岸边的大石头上,指挥潜水。这个动作只有大一点的孩子才敢。这需要勇气和胆量。有一年,一个孩子淹死在河里。大人以此为鉴。不允许他们去河里,但是孩子们偷偷去了。成年人无论如何也无法用两条腿控制它们。

如果说齐河和菊儿河是孩子们避暑的好去处,那么城北的天宝滩就是他们一年四季游玩的好去处。这里地势低,地下水丰富。泉水常年从地下沙里冒了出来,晶莹透亮,泉水汇合处形成了一个大水池。它是一个自然公园,有垂直和水平的运河,翠绿的树木,芦苇,茂盛的花朵和青蛙。我们小时候经常来这里钓鱼捉螃蟹,摘野果,玩得很开心。这里还有许多野生蔬菜,如灰色蔬菜、任晗蔬菜、水芹和藜蒿。还有很多我们称之为未知但大人说可以吃的野菜。困难时期,大家都来这里挖野菜,弥补粮食的不足,野菜变得稀少。

记忆中走出耀州市南门,往东走几十米,南北有几十个汩汩的泉水。耀州称之为南拳。清澈的南泉水汇入一条小运河,缓缓向东流,注入漆河。沿途果蔬,被泉水滋润,生长旺盛,果实香甜。南泉水冬暖夏凉,四季不干涸,成为城市女性洗衣服的好去处。从早到晚都会有女人用木棍捶衣服的声音和她们的笑声。我记得当时我也和姐姐去了南拳。她在春天洗衣服,我在春天玩耍。姐姐洗衣服的时候,我会晾在旁边的树枝上或者杂草丛生的花草上。妹妹洗完衣服,她面前的衣服都干了。于是,我们把后面的衣服擦干,弟弟妹妹玩了一个游戏。等衣服都干了,姐姐一件一件叠好放进篮子里,我们就高高兴兴的回家了。

说了家乡外的水,应该说城市里的水。城市的水是我们的饮用水。当时的城市东南西北四街,几十条纵横交错的小巷,不知有多少口井。反正我们住的通家巷附近有五口井,有的在私人院子里,有的在单位的房子下面。但不管井在哪里,挑水的人都会径直进出,没人拦。而且人挺有礼貌,自觉排队,经常表现出相互谦让。轮到张三拧水了。他会扭头对李四说:“你先来”,李四说:“你来你就来,我不急。”。我和姐姐哥哥一起去提水,但是我一个人去提水的时候还记得。20世纪70年代末,由于郊区到处都在打机井,加上何炬上游的秀桃曲坡水库,城市地下水位急剧下降,泉水干涸,水井干涸。为了解决居民生活用水问题,当地政府在城外的塔顶斜坡上修建了一座水库,由一口井供水,然后铺设管道连接城市的街道和小巷,从而形成自来水供应。应该说是城里的居民在井里绞水吃饭,然后拧水龙头就有水吃了。这个改动是一个改进,因为毕竟方便多了,省力多了。

然而,我仍然怀念川流不息的漆河和何炬河,像自然公园一样的天宝滩和冬暖夏凉的南泉。如今齐国和居尔的河流已经断绝,河床光秃秃的,杂草丛生;天宝滩上建起了高楼大厦和几条萧条的街道。南泉早就规划成了庄基地,建了一排排民房,紧靠公路,灰蒙蒙的一片。昔日齐家河绕城而流的天宝南泉润耀州旖旎风光早已不复存在。

所以,我越来越怀念家乡的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