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钓鱼的日子 |作家: 伍中正

  • A+
所属分类:网络日志

房子前面有一条不宽不窄的小溪,一年四季向东流。在稍宽的区域,人们停水筑坝,让水默默灌溉100亩良田。

在春天和夏天,溪流有时会干涸。到了晚上,那些直跳到大坝下面的小溪发出的声音会清脆。我经常在水声下睡觉。

在我的印象中,秋冬少雨。虽然一个月不下雨,但小溪从未停止过流动。

小溪里有鱼。常见的有鲫鱼、鲤鱼、鲢鱼、草鱼等。我经常一口气说出10多种熟悉的鱼。那些鱼是大人教给我的。我爷爷教我,屋里的泥人也教我。我当时记性很好。一条鱼教我认了两三次,我记住了。现在,那些教会我如何认识鱼的人,已经死了,埋在不想褪色的青山里。很多时候,我会偷偷想起他们,想念他们。

小溪里有泥鳅、虾、蟹。泥鳅很滑,抓不住。虾蟹看着怪怪的,尤其是螃蟹抓到它的时候,会挑衅地夹住人的手指。不好的话会夹皮出血。这三件事一直是我不想抓的对象。

因为性钓,自然离那条小溪很近。

小时候经常站在岸边,看着大人拿着一些工具在小溪里钓鱼。当小溪退去,我也想看看大人们徒手从水里找出一些跳鱼。尤其是每年春天,海峡两岸田野里的油菜花都像醒着一样鲜艳,在春日的阳光下放肆而金黄。路过的时候没注意,衣服上留下很暗的油菜花粉。

十几岁的时候,我经常像大人一样到小溪里,用一些筷子、丝网、勺子和扳手在水里钓鱼。那些抓到的鱼成了我餐桌上的美味。每次抓到鱼,一家人总是用不同的方式吃,不管是油炸、油炸还是蒸。那些吃的方式多种多样的鱼,丰富了我们餐桌的内容。

1984年夏天,发生了一场洪水,下了好几天大雨。小溪水位历史上超高,有的地方溢岸。在一些暴风雨的汤唯,大鱼和小鱼随波逐流掉进了小溪。水退了,我就靠抓来一条大鲤鱼。钓到鲤鱼,娘拿出菜刀,把鱼剁成了块。然后,她把它们送到几个家庭,只留下一小块。

那些年,我把我所有非常美好干净的日子和想法都放在了那条小溪里。很快,小溪带走了我的男孩。我已故的祖母非常反对我钓鱼。她认为我花了很多时间在溪流上,而不是在书上。有一次,她在小溪边钓鱼的时候把我叫上岸,手里拿着竹刷棒冲我喊:“亲爱的,门前的小溪会害了你的前程的。”那一次,我听出了奶奶对我的认真兴趣,默默地跟着她回家。

高考失利,也从来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出去过,就留在了村里。所以门前小溪的数量更多的进入我的眼睛,我也没有放弃钓鱼的想法。鱼筐里,一些大大小小的鱼,每次都是我的收获。

奶奶不再对我抱有更高的希望,也改变了当初的想法,不再怨恨小溪一天天毁了我的未来。奶奶更关注我钓到的鱼。有时候,我也看到她渐渐消瘦的手拿着生锈的菜刀,试图切鱼。有一年秋天,我给了奶奶几条小鱼,她很满意。她迅速拿起砧板和菜刀,在打谷场上来回切割。在她身后的树上,一只胖胖的蝉在又长又短地叫着。

2009年秋天的第一场雨,奶奶嘴里还在说我在小溪里钓到的鱼,却一口气没钓到。她慢慢闭上眼睛,静静地走着。奶奶的离开,让我的2009年成了心里的痛。从那以后,我很少在小溪里钓鱼。

令人眼花缭乱的是,那些钓鱼的日子成为了过去。

现在我越来越肥胖的身体已经很难像以前那样在小溪里自由行走了,自然也就疏远了小溪。然而春天,远远望去,我也看到门前小溪两岸的田野里,一排排油菜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