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乡的老桥 ;发稿人: 茹琼花

  • A+
所属分类:处世之道

我喜欢桥。每次遇到桥,有意无意都会冲过去迎接,在桥上慢慢走,看桥下流水,天高气爽,身后的山明如黛。

阳江也有桥,古桥很多。

嘉庆年间,李希主编的《阳江县志》中的桥梁部分是阳江县较早的桥梁记录。引进阳江的桥梁有38座。桥梁的名字大多与当地的名字挂钩,有的幽默生动,如荷包桥、洗脚桥、虎头山桥等,具有一定的艺术感染力和浓郁的地方风情。阳江历史上的桥梁风格也很复杂,建筑材料种类不同,导致不同的纹理和不同的魅力。比如石桥凝重,木桥较轻,卵石桥以站立危险著称。

在阳江的众多古桥中,北门公桥、那吾古桥、渡头石山桥是我特别向往的。

北门宫桥是很久以前建的。这座桥建于宋绍兴(1131-1162年),比北山的石塔早122年。北门公桥是一座石拱桥。很多人误把“龚”写成“ arch ”,不正确。根据阳江作家陈主编的《邙城物语》中“北门之巩固”一文的说法,北宋以前阳江没有建城。唐末及五代十国战争后,考虑在阳江筑城抗匪。阳江南面环海,北面环山,北门显示了其重要的军事地位。老阳江城墙分为东、西、北、南四门,每门下都有寓意的牌匾。东门为“子琪东来”,西门长庚”,南门为“寻凤南来”,阳江古城北门名为“,北门桥自然名为北门公桥。

这座建于宋代的石拱桥位于江城古镇北门,原名“李超桥”。因为桥靠近金鸡古迹,所以也叫金鸡桥。北门公桥横跨马南河,是行人和车辆进出城市的主要通道。桥墩由巨大的石头制成,坚固而简单,桥梁都由花岗岩制成,带有精美的卷云装饰。乍一看,圆拱曲肩是一首灵动的诗。

曾几何时,北门宫桥下的马南河,碧波荡漾,船影婀娜。石湾村出产的宋瓷细腻高贵。他们不能忍受土地的动荡。一批又一批,他们从石湾河起航,经过这里,然后运往全国各地。

如今,时代变了。北门公路桥经过迁建,成为现代拱桥。几千年历史沉淀下来的古老韵味,只有经过几次翻新,才能从记忆中找到。幸运的是,另外两座古桥仍然保持着原来的样子。他们的古色古香充满了我内心的遗憾。

阳春县横跨那吾河的石拱桥是古老的那吾桥。阳东虎巢村过石山河是石山桥。两座桥都以河流命名。两座桥都建于清朝。这两座桥都是在乡村名人的倡议下建造的,并率先捐款。

清道光年间,住在阳春那吾河两岸的黄泥湾、春洲人,受黄泥湾督工莫振东、高、李泽魁等人的倡导,在那吾河上修建桥梁,以方便河两岸人民。从此,那吾古桥开始肩负起它仁慈一面的使命。

阳东湖超阳山大桥的修建也有一个感人的初衷。

瓦考村有一条石山河。河的前面是一片肥沃的土地,距离有几英里。清代学者陈德辉见村民下地耕种,要绕山川,极为不便。他苦思冥想,决定带头捐款,主张募捐。最后他修建了石山桥,方便世世代代子孙出行和耕种。

今年冬天,我第一次踏上这座石山桥。

那是一个夕阳黄昏,夕阳染红了半边天。石山桥在暮色中隐约耸立,古朴自然。经过多年的洗礼,桥上的石条斑驳,但依然排列有序。有细长的杂草,稀疏在石条的缝隙里,随风摇曳,别有一番韵味。在桥的一边,有几棵榕树生长在岩石的裂缝中。榕树的枝桠纵横交错,或高或低,或长或短,前倾,看起来可以自由生长。

桥下,河水是绿色的。有被村民放在自由放养的家养鹅,成群结队地在河边游荡。鹅群互不追赶,都很自在。夕阳的余晖把他们的白色身影抛在河上,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很过瘾。我走过桥的时候,大雁一点也不慌张,只是很大方的盯着我,好像想让我这个不速之客在放弃之前脸红慌张。

村民告诉我,早年,石山桥旁边,政府新建了一座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桥梁。这座新桥既宽敞又宽敞,让村民出行更方便。石山桥渐渐被冷落,寂寞。但是,村民对它的喜爱丝毫没有减少。和过去一样,他们仍然不允许村民和外人随意破坏。

我理解石山桥曾经是好的,所有的村民心里都在想。

当我们踏上阳春古桥的时候,是一个清晨。

那天清晨,有柔和的晨风吹过,不时带来脸上的凉意。在野外,眼睛里全是绿色。绿草,绿叶,青山,绿竹林,你感受到铺天盖地的绿叶,你的脚步就像踩在云上,你的心就放松了。

现在我还没有从满满的绿意中恢复过来,古桥就在眼前。

这座有100年历史的古桥被绿色植物完全包围了。桥下那乌河清澈干净。在吴桥南岸的码头下,那只粗壮的石龟还在张着嘴,仿佛在拜访,在告诉你我什么。

还有一个关于这只石龟的动人传说。

清道光年间,由莫振东、高、李泽魁等人首倡的那吾桥,在刚建成时,经常发生坍塌。桥梁重新建成后,人们要向天祈祷,祈求神灵保佑建成的石桥得到巩固。但是这个祈祷收效甚微。有一天,大力士在天上巡逻,看到香烟在人间袅袅上升。人们默默地向天堂祈祷。赫拉克勒斯动了一颗隐秘的心。他智取了玉皇大帝,偷偷下到了黑水河,看到桥的河床艰难泥泞,立刻明白了桥墩不坚固的原因。转念一想,他决定潜到新建的码头下,用身体牢牢支撑。之后石桥不再坍塌。海峡两岸的人知道大力神做了什么都很感动。他们每天烧香祈祷以表达感激之情。世界上默默死去的大力士,再一次被淳朴的村民行为所感动,变成乌龟,把头伸出水面,向人们点头致谢。

年复一年,乌龟变成了石头。但还是和当年一样,背着桥墩,支撑古桥,保护路人安全。

感人的传说通过村民的口代相传,盛极一时。但是这座古桥真的很老了。历经百年风雨,桥梁已经破损,每一块大理石都已经斑驳,明丽的外观不复存在。老了就老了。自然老去是你的一大幸事。何况每一座旧桥的老化都带来一座新桥的崛起?这些全新的桥梁可以适应时代的发展,让所有人更容易出行。这样的变化,这样的新旧之间的变化,不诠释一种美好的进步和必然吗?

除此之外,在一个小镇上,依然有潺潺的流水,弯弯的古桥,长长的小巷,错落有致的石板街,崭新的道路,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集园林于一身的休闲公园,拥挤的购物广场……。这不是徒手画的地方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