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雨 ;创作: 枝叶

  • A+
所属分类:感动心灵

冬至将至,冬天冷着脸向我们走来。

雨下了好几天了。寒风从未穿过锁着的窗户,他的脸很冷。早上六点半,闹钟忠实地叫醒了我。我呆了五分钟,床很暖和,身体好像在里面融化了,不想动。老婆又催我,我待了两分钟才不得不下床。之后我洗漱完毕,挎着包下楼去赶公交车。

我必须经过早市的路边摊,然后才能让它通行。早市摊主和附近居民达成默契,6点左右到7点半,也就是一个半营业时间。到了七点半,城管还没来,拥挤的早市就会神不知鬼不觉,清洁工也打扫完了街道,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早市一直很红火,卖菜卖花卖鸡卖鸭卖兔卖鱼卖早餐,两排,把一条宽敞的街道挤成了一条过道。但这两天冰冷如水的雨,使得早市稀疏。有两个摊主,不管天气多冷,每天早上都会毫无例外的出现。一个是卖蔬菜的瘦老头。他矮小的身体挑了一大堆和他不相称的青菜头。他戴着一顶又黑又湿的草帽和一个用肥料口袋切开的塑料薄膜。他蹲在地上,把青菜头的两头切掉,这样可以有更好的样子。他干枯的手指冻得通红。有人在买菜。“我自己种的,没有农药。”他用他单薄的声音说了同样的话。还有一个中年妇女,每天早上都会到。她卖烤年糕十几年了。她基本上每天早上第一个到早市,这样她的“黄金”摊位就不会被抢了。她自制的推车上有一把大伞,伞下有六七种咸菜,很容易引起食欲。此外,她两边都烙有黄色的年糕,让她拥有了相对稳定的客户群。她有三个女儿,都留在了这把伞下。现在大女儿上了大学,二女儿上了高中,只有小女儿在附近上小学。懂事的小女儿每天早上比同学早一个小时起床,在早市帮妈妈收钱,但上学早读从来不迟到。奇怪的是,它就像一个“母系氏族”,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女儿的父亲,从来没有。

伞外的雨还在地下隐忍着,包裹着寒冷。隔着雨雾,我仿佛又见到了新婚蜜月的同学。他前两天来了重庆。他是一朵奇葩。他的家乡在一座偏僻的旧山上。他的父母把他们所有的积蓄都花在了他的大学上。他的家庭被抛在后面,负债累累。本来他成绩很优秀。当他毕业时,学校向他抛出了橄榄枝,打算让他留在学校,但他不领情。他去了一家贸易公司给各种规模的酒店卖卫浴产品,和他的专业无关。这让他的老父母气得好几天都吃不下饭,羞于向邻居提起儿子的工作。

但是他儿子“不值钱”很有前途。在促销过程中,由于勤奋和诚实,他熟悉酒店管理,积累了大量的人脉。三年后,他接管了一家小旅馆。十年后,他开了第一家酒店,现在是三家连锁酒店的老板。早年忙于事业,直到四十出头才找到另一半。

他住在南滨路喜来登,两栋金碧辉煌的姐妹楼腾空而起。跟他一起来的新娘,身材丰满,高挑,温柔。现在这个时候,我想他们一定睡得正香,室内中央空调调节室温刚刚好,暖风使纱窗微微扭动;窗外金色大玻璃墙上的水珠聚在一起,像无数条小溪一样诗意地流淌;客厅茶几上的花也散发出缕缕清香;浴室里巨大的双人浴缸里的水还没有放出,水面上漂浮着一层浪漫而鲜红的玫瑰花瓣……

住酒店不仅是他享受蜜月的快乐时光,也是他工作的一部分。

在这场冬雨中,有些人是冰冻的,有些人是温暖的,有些人是勤劳的,有些人是享受的。这就是我们生活中不同人的不同生存状态。你说的没错,不需要争辩,但是你也可以改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