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 :发稿人: 张梅

  • A+
所属分类:感动心灵

“赤刀韭菜,香藕”,在当地俚语里比较,大概是因为嫩。

拐进弄堂里的菜市场,空气中弥漫着水生植被特有的气息:野菱的藤蔓纠结缠绕,成堆出售;鸡头梗为淡朱砂,似细水龙,盛于水盆中;藕不美,粗细长短不一。虽然已经清洗过了,但是外观很厚很黄。只有一小块莲藕尖酥嫩白,捆成小捆出售,厚藕结散装出售。

水乡有八仙,莲藕居其中。夏天莲藕甜,冬天莲藕糯,夏天莲藕凉,冬天莲藕热。莲藕尖打折碎,斜切成丝,配上红辣椒,淋上陈醋。粥是一道好菜。莲藕片切得很薄,排列在白瓷盘中,洁白如玉,晶莹剔透。不要堆一大盘白糖,马上吃。切多了,藕片半天就淡了,没有酥的味道。

夏天的藕嚼完几乎没有渣,很少看到藕断丝连。除了甜味什么都没有。父亲唱道:“杏藕,喝几杯淡酒,舒服!”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个藕和杏花有关系。如果四季不对应,怎么才能得到它的香味?但是我没有深究。父亲嘴里保存了很多方言俗语,只要能听懂就很精彩。

看了周作人的《关于吃的短说》,还写了《如何吃莲藕:当吃为果时,连很嫩的莲藕都不佩服,不如煮熟了吃。在这里,王老师把嫩藕写成“很嫩的花红色藕”,类似于我父亲的名字。我心想:这莲藕上的荷花难道没有娇嫩的粉红色吗?这样想,吃莲藕,吃花红莲藕,似乎也有无数莲藕花。

藕的烹饪方法不同,味道也不同。冬天,莲藕的臂很粗,是从排水的池底拖上来的。开始莲藕的人都穿特制的凝胶外套,不怕冷。被泥巴抹过的莲藕,清洗后显得粗糙结实,整筐挑着去市场。厚孔莲藕塞糯米,浇桂花蜜。放在抽屉里蒸的时候是桂花藕,而街车上的只塞了糯米粒,味道就差了。这桂花藕是晚秋必做的甜品。街上有卖莲花粥的,不顾名字想着吃。莲藕要整合成粥,莲藕块需要在入口处炖制融化才能达到温度。用长柄铜勺舀一勺,撒上一勺白糖趁热吃,这样在冷风里就不会觉得冷了。如果你在家,安静的炉子里有一点红色的搅拌现在自然消失了,但你需要准备一个锅。锅有砂锅的质感,莲藕骨头汤用锅炖。藕在肉汤里是饱满的红色,民间颇为丰富。

古人有一种儒雅感,以梅为妻,以鹤为子,留下了很多故事。一缕诗魂葬在杭州西湖边的小孤山上,年年赏梅香。有一次冬天去西湖,坐在湖边吃藕粉做的糊,一个简单的小碗,味道很清瘦。当年在西湖边送朋友的杨万里,看到眼前风景如画,荷叶连天,荷花映日。心里诗情画意的杨万里,怎能不醉看美人,闻香吃甜,于是诗人与米、莲花结为兄妹——“鸡头是项的俗名。江南的风景很好的滋养了诗词,而江南的诗词却很甜。

吃莲藕,冬夏皆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