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春节 ,创作: 猫姐

  • A+
所属分类:感动心灵

对我来说,过年真正的快乐是两家人团圆饭后独处。我喜欢安静,一个人散步,一个人喝茶看书,一个人旅行……我妈团圆饭后已经是黄昏了。穿上外套,带上狗狗,在鞭炮声的夜空下漫步,雪花缓缓飘落。因为缓慢,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雪花的样子:六片花瓣,灰色透明。用手捡起来,一片雪花轻轻落在手掌上。还没来得及研究就融化了。这一刻,我的心里是一种说不出的喜悦,是卸下沉重的负担后的轻松和安慰。

我是一个喜欢承担责任的女人。在婆家,我是长媳妇,所以觉得应该承担一些事情。比如公婆的健康和对他们生活的关心。每年的聚餐,提前半个月,我就开始算了。

我珍惜婆婆。她不识字,具有老年妇女的所有优点。因为太隐忍了,家里有些事放不下。有些事情,一年越近,感情越陷。她经常焦虑到晚上睡不着,身体开始不舒服。但她一直坚守着家庭主妇的立场,不会透露任何迹象。年夜饭后,我提出给她刮痧。她接受了我的照顾,重重地躺了下去,但其实她已经快瘦了。

她那个一辈子都不会表达爱意的男人,看到妻子身上的淤青,默默地走开了。和公婆吃饭时,第一个打破沉默的人一定是我:嗨,爸爸,妈妈对你怎么样?喝了一口酒的公公害羞地低下头。婆婆笑了,亲戚也笑了。

婆婆家宴后,我无法放松。初一,我想去我一个人住的妈妈家。母亲风华正茂,但还是遵守在家过年的规矩。近年来,她已经失去了安静准备一顿丰盛的年夜饭的能力。

每年,孩子们必须在新年的第一天聚集在他们母亲的家。餐桌上吃什么仍然是我关心的问题。有时候妈妈的喜悦会因为一条鱼买的小而打折,也会因为菜的总数是单数而不开心。

每年聚餐,形式基本不会变。儿子打扑克,女儿蹲在厨房。妈妈会时不时来厨房找茬。我已经包容了妈妈所有的挑剔,妹妹每次都需要各种提醒来压抑自己丑陋的面容。在亲戚中,我一直扮演着和稀泥的角色。家庭没有对错,只有共同的成就。没有你,我怎么能叫姐姐?我怎么知道没有你做媳妇是什么感觉?没有你,我怎么知道做母亲,十月怀胎,生一次孩子,是人生的大欢喜……

走在夜色渐浓的雪地里,今夜不冷,还有春天的气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