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户上有霜,温室后面有雪 ,笔者: 郭占海

  • A+
所属分类:网络日志

我年轻时住的小屋非常狭窄。三个窗户只有中间一个有一块透明玻璃,两边和大多数人一样都是窗纸做的。冬末,小屋难以抵挡“冯”的欺凌,似乎要被彻底冰冻。

早上醒来,薄薄的一层窗纸被厚厚的霜覆盖,房间变得更暗。霜就像银白色的天鹅绒,充满了窗棂里的每一个方格子。当太阳升起,首先温暖窗户的顶部时,窗格的霜流向下窗格,下窗格形成不透明的冰,嵌入窗格中。如果连续下几天雪,窗户上的霜会越来越厚,房间会变得更暗。我经常好奇地用手去挖霜,大人们发现了就会停下来,因为冰和窗纸是粘合在一起的,一旦窗纸被撕破,在寒冷的天气里是无法修复的。从窗户流下来的水继续通过木质窗台板往下流,经常会损坏土炕旁边的墙壁,晚上睡觉的时候泥会蹭在被子上。不过,还是有些好玩的。中间的玻璃上,每天早上都会看到各种奇妙的霜花,有时像一片广阔的森林,各种奇异的玉树琼花层层叠叠;有时它看起来像远近的山和丘陵;偶尔会有天马行空、白云苍狗、银凤展翅、飞鸟同屏的精彩画面。霜厚,图案上覆盖着冰棉般的窗纱纸,成为天然的“绒绣”。成千上万朵变幻的霜花,在我童年想象的天空中无限地充盈和膨胀,丰富着纯粹的味道。

有时候吃完饭点上小油灯,会观察到湿气粘在玻璃上,自由爬行,而霜花的隐约身影一时半会儿固定不了,从下窗框逐渐向上延伸。早上起来,我在窗户结霜的花上的一个地方吹热风,直到一个圆孔化掉,从洞里往外看雪有多厚,或者是不是晴天;或者把嘴唇和鼻子贴在寒霜花上,印个记号,用手指画个大圆,用指尖舔“打两个小孔,就在那里印出一张难看的“小孩的脸”很久。

我的小屋在屯的西边,两边是宽阔的田野,西北是一望无际的土地。那时候下雪天比现在多,整个冬天都是银装素裹的世界。因为没有遮蔽物,风雪扑向我们的草屋。在只比我高一点的后檐,风雪被后墙挡住,然后卷起,掠过屋檐。然后在堆积的积雪和后墙之间形成一个空洞,形成雪崖。雪崖上缘与屋檐相接,形成雪坡,直铺至后坡。这时,从后面看,我们的小房间是一大堆雪。雪会越来越“瓷固”,强度很大,成为我的冬季天堂。我在雪洞里钻来钻去,继续在里面挖洞,从房子的斜坡上滑了很久。

上帝似乎在故意戏弄我们的小别墅。一方面,它无情地肆虐,另一方面,它筑起厚厚的雪墙,保护它免受寒风的侵袭。我怀念那个童年的情景,但又不想回到那个情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