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打麦田 :笔者: 吾爱德华

  • A+
所属分类:网络日志

农村的打谷场是时代的产物,在现代化进程中消失,威力无穷。如今,在农村周围的杂草和荒地上很难找到痕迹,这已经成为一代活着的人的永恒记忆。

七八十年代。无数的圆形麦秸堆几乎整齐划一地立在鲁北村落的四周,似乎在告诉路人或游人生活的丰富多彩。

在此之前,村里没有麦秸垛。村里只有四个麦田和四个生产队,每队一个。我家二队的打谷场在村北的小河北侧,地势平坦开阔。队里的小麦、豆类、玉米收割后,全部拉到田里,成员分工合作。记忆中还清晰地展现了母亲和女人们谈笑风生剥玉米的场景。那时候家家户户都吃不饱饭。我贪婪又贪婪。偶尔偷偷从生产队抓点豆子,放到村北的砖窑里烤。那时候我才明白,大人们工作早,贪得无厌,为什么吃不饱?

生产队里的土地分到各家各户独立耕种后,父亲现在在队里的打谷场东边设立了一个小打谷场,设法用了两三年。后来,我父亲在村子西部的一片荒地上游荡,开始建造一个新的打谷场。

这需要一些努力。除了除草,低洼地区还得用推土机推平。找平后,他们必须携带水和溅湿。然后撒上麦秸,用牛拉的石磨反复碾压,直至坚硬牢固。

小麦一天煮熟,时间不等人。麦子熟了,你得早起,在黑暗中割。不管多困多热,都要忍着。你不想吃白馒头吗?有时候看着几乎遥不可及的田野,有时候又想退缩。往往是父亲的“眼睛是草毛,他的手是好人”让我浮躁的心平静下来,不断割麦子。

小麦还田,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先用铡草机把麦根切掉,摊匀,翻来覆去。往往中午越热越要频繁翻身,早做早碾压。那天我做不到。万一下雨,晚上又要把铺好的麦子堆起来,明天再铺。

小麦成熟时间集中,村里拖拉机很少。为了“抢”拖拉机,一些村民不惜撕皮。以前家里都是用牛碾碎的。用牛碾压太慢。而且这头牛是我家和我们邻居张阿姨共用的,要轮流用。后来没办法,就不用省拖拉机碾压费用了。我得拿到号码,然后等拖拉机。有时候说到不合理的说“是我来的,走之前把我的碾过去”,我拉不下脸,心里很着急。

拖拉机在小麦摊开的麦田上掉头,或者从里到外,或者从外到内,前侧滚几圈,翻过来压几下,就可以起来了。用木叉把麦秆捡起来,抖掉麦粒,启动,放在田边。用木铲、木凳等工具,把小麦和谷壳推到田中央。

养田是个技术活。你必须用木铲把它均匀地撒在空气中。落地后大致呈坝状,便于母亲用芦苇笠把麦麸、短棍等未被风吹走的杂质用扫帚扫出去,留下干净的麦粒。我父亲是个好球员,很有节奏感。连续几次路边后暂停=时间稍长,气喘吁吁,放松。一开始学的不好,总是因为养的高不高,或者扫不掉,或者太散而不开心。有风的话就更好了,抬高低,省力。否则,我们等不及了。万一下雨呢?不得不费力地升空。

一般情况下,小麦颗粒不会在晚上运回家。即使田地已经开垦,麦粒也得晒干,这样才能长时间回家。这需要看比赛。虽然民风淳朴,但终究不自在。毕竟是家里一年的口粮。除此之外还有“盗窃”的故事。我爸大一点,弟弟在外面参军,我看比赛很自然。

晚上看比赛基本上就是前提当床用的一天。用几根竹竿搭建一个人可以躺下的地方,用塑料布盖好,地上铺些稻草,拉一床被子。一开始我很害怕,远处狗叫声让人不安。慢慢的,当你看着星星眨眼睛,听着夏虫唱歌的时候,你会有一些安慰。当然,辛苦一天之后也不能长久的享受快乐,因为困意总会占上风……

今天是晒麦的好日子。阴天下雨,就得用塑料布、篷布之类的东西盖住麦堆。夏天,天气多变。有一次,麦粒在田里晒,突然云来了。匆匆忙忙,我和妈妈一口气把几十袋小麦打包盖好。人虽然累,但心里踏实。谁不怕小麦淋雨吃发霉的馒头?

麦粒放入仓库后,应将麦田旁的麦秸堆放好。可以用来剥坯,泥墙,踩墙,可以和草料混在一起喂牛,也可以生火(只有烟大)。当圆圆的麦秸垛戴上“泥帽”时,一年的麦收之歌就此停息。

机械化收割后,麦田和麦垛消失,收割小麦的农具逐渐退出历史舞台。镰刀、铡草机、木叉、铁锹、石磨成了一代人从饥饿到温饱的永恒记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