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国家 网友: 沈洋

  • A+
所属分类:百味人生

大JIU是哑巴,近六十人,单身。

准确地说,大JIU现在的身份应该算是农民工。但之前没有。十年前,他在家乡曾家沟放羊。

大JIU其实怀念过去的农村。

土地定下来后,给外婆家分配了几只羊。因为大姑父是哑巴,做别的事情很难沟通,家里就把放羊的任务放在大姑父头上。

一大早,天还没亮,老大哥就穿好衣服起床,赶着羊群,走出村子,向着旭日东升的方向行进。找了一个水草丰富的山头,他的羊开始喂了一天。在大哥的驯养下,羊可以听话,就像大哥手里的风筝一样。只要大哥哥吹口哨或大叫,羊就会乖乖地回到自己的地方。在家乡的土地上,在我的国家里,在我的羊群里,舅舅有绝对的权威。新的一天,去哪里不去哪里,一切都由大姑父决定。戴着帽子,披着羊毛毡子,背上甩着土豆或荞麦的网兜,拿着羊鞭,带着牧羊犬,大舅就像战场上的指挥官,每天都在偏离村庄,在新的方向上开跋。山野之间的每一条村道都踩着大姑父的脚步,流着大姑父的汗水,飘着大姑父模糊的呐喊。大JIU经常被大雨淋湿,经常被凌风的冰雪包裹,经常像黑人一样暴露在阳光下,经常像蹲着的石雕一样坐在石袋上。

天是上帝的天,地是上帝的地。大JIU小如天地间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常常看起来像山野之间一块被忽视的石头。大JIU的生活太孤独和单调了,孤独和单调到他甚至从来没有闻到过女人的味道,甚至没有牵过女人的手。大JIU似乎是为土壤和石头,为各种各样的作物和不断增长的羊群而诞生的。

当年,舅舅没有踏出大山。虽然外面的世界很美好,但他不知道在我叔叔眼里是什么样子。除了每天放羊,老大哥还要在农忙季节在家参加最重、对身体伤害最大的工作。耕田,背粪肥上山,收割劈柴,哪些重活能和大舅分开?但舅舅无怨无悔,每天披着斗篷在雨中沐浴,日复一日重复着生活的世俗,消磨着岁月的厚薄,缩短着时间的距离,衰老着自己的容颜。

大JIU可能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他会离开自己的村庄,离开他出生的土地,离开他朝夕相处的羊群,离开他已经习惯的农村生活的世俗。

老大哥之所以要离开自己的村庄和土地,无非是他和他的羊群。这一点大哥到现在可能还不明白。是大舅和像大舅一样勤劳的村里男女。老人孩子被砍了几十年,树林没了;是像大舅的羊一样,不断的生长,无休止的吃着所有的羊,才使得曾经绿油油的草原荒芜;是大舅这样的村民几千年的开垦,让这片土地越来越薄,只有一点点的水和奶流失溢出。大JIU的村庄就像一个失去美貌的干瘪女人。没有了诱惑和吸引,连最基本的生存能力都变得很弱,几乎消失了。

沙尘暴经常遮住舅舅面前的天空和草原。洪水经常在我叔叔睡觉的晚上刮走村子里最珍贵的木材和牲畜。在晴朗的天空中,霜冻经常带走每一棵年轻而闪亮的幼苗的活力。山里的天空不再纯蓝,云里的月亮蒙上了灰,村子里的空气不再纯净,山里的日子不再悠闲。由于生活环境不断恶化,舅舅的国家和土地无法养活他们,种了一年的庄稼半年都不够。生活的艰辛让外婆家和村里所有的人一样,草草处置了家里一文不值的财产,搬到了昆明附近的安宁附近的郊区边缘。

这个转弯太急太大。毕竟我大哥都五十多岁了,经得住打工大潮的洗礼,还是四处奔波的材料。大姑父只能跟着二姑父在工地上做一些搅拌砂浆、搬砖、筑挡土墙之类的重活。大JIU一天要工作将近十个小时,他不谈早起、痛苦、老茧和伤疤,而且经常拿不到工资。打工仔遇到的麻烦,几乎都是舅舅遇到的。

尤其让我痛心的是,春节前,舅舅终于拿到了一年两千多的辛苦工资,却在晚上被小偷摸进了他睡觉的窝棚,连衣服都带了一壶钱。大JIU每次遇到这样的人都会不停地抱怨。我听了之后很震惊。是的,这些小偷太肆无忌惮了。为什么要偷哑巴的血汗钱?这对三天在家睡觉的舅舅打击很大。他大概是对这个世界彻底失望了。

年前,我来到安宁,遇见了我的大舅。虽然他离开了自己的国家,来到了省城附近生活,但是他的农民身份,他的衣衫褴褛,他想说又说不出的痛苦,依旧没有改变。但是,有些事情变了,变得很厉害。大JIU变得更黑、更老、更瘦。他的眼睛里充满悲伤和愤怒,一点光也没有。当我看到我的时候,我叔叔又开始用手画画了。要不是舅舅解释,我还真不知道舅舅在跟我说偷他钱的事。大JIU咬牙切齿,眼眶湿润,让我心胆俱裂。

我又一次学会了这句话的分量:“瓦漏雨连绵”。

不知道,为了那两千块钱大哥还讲多久?也许这一生是未知的。但无论如何,这件事对于像老大哥这样单纯善良如粪土的残疾人来说,真的是不可挽回,无法挽回的打击。

我伸手摸了一些钱,递给我叔叔。他没有捡起来。我终于把它给了他,好像我在和他打架。但是我看到我叔叔看起来很不忍心。当我叔叔离开我的家乡时,我还年轻。也许在舅舅心里,我永远只是一个靠大人吃饭的孩子。大JIU一定不知道我现在是公务员,挣钱比他容易多了,因为他受的苦太多了,他更知道挣一分钱的艰辛。

我叔叔的国家只能永远活在他的记忆里。

不知道安宁郊区的农村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接受这个深受伤害的男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