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珠 ;来源: 章中林

  • A+
所属分类:纵观古今

“明天杀猪。我们一起回来玩吧。”妈妈打电话来催我们回家。杀猪已经很多年没有发生了。家乡的水利设施又旧又落后,我不能种水稻,只好种棉花。没有田地,人们就要去买食物,更不用说猪了。所以,家家养猪的时代结束了,每头猪都变得稀有了。听着妈妈热切的期待,我答应了,但思绪早已飞到了童年。

那时候我老家的一年是从杀猪开始的。村子里,猪一只接一只地嚎叫,年的味道开始刺激味蕾,溢出我们的脑海。原本裹在冬天,步伐欢快,我们皮猴再也不能躁动。我们三三两两地钻出来,溜出我们的俱乐部,往西边走。我们的笑声在天空中飘来飘去。

我家总是请三个家伙去杀猪过年。三个人生来就是士兵,只有一只胳膊的力气。每年杀猪的时候,三个家伙都忙得不可开交。我爸经常要去问好几次才能请那三个家伙提肾桶。三个家伙邀请我,我妈的开水开了。这个时候,父亲会请几个力气大的劳动者帮忙。

杀猪。我父亲总是把猪圈里的石头搬走,把猪赶出去。这时,我妈站在旁边,搓着手,揉着眼睛看着猪,猪好像放弃了。猪还在哼哼唧唧,东张西望,几个壮劳力上前用耳朵和尾巴把猪紧紧压在宰凳上。猪可能会感到恐惧,并剧烈地哭泣。它让我们一次又一次的退缩,却又无法抗拒好奇心,所以我们总是鼓足勇气再往前走。父亲总是在这一刻把我们赶走。——孩子看不下去,晚上做噩梦。

三个家伙干净利落地把猪杀了,猪的头弯了,尖刀抖了抖,猪干脆躺在屠夫的凳子上,连哼都没哼一声。杀猪后,将猪浸泡在肾桶中。三个家伙一手拿着卷发刀,一手拿着猪耳朵,拔去马鬃,清理猪群。用一杯茶把猪吹成了一个圆圆的球,是白色的。三个家伙的尖刀一转到猪头脖子上,猪头就掉盆里了。一个钢钩钩住了猪,三个家伙弯下腰把猪扛到肩上挂在楼梯上。这时候工作就像流水,开膛破肚,抠肺抠肠。当猪在水里准备好了,三个家伙会把猪沿着它们的背切成两块,扔在门板上。每当遇到这种情况,三个家伙总是坐下来,点根烟,眯着眼捡猪肠之类的。这时,我们最活跃,端大便,端水,为了向三个家伙讨猪尿泡。当时农村的孩子没有任何玩具。尿泡比较强,可以当几天球玩。

这时,房间里挤满了人。有邻居来剁肉,有至亲好友,有人指指点点,有说有笑。“这猪真肥。你怎么想呢?”“不到一年杀肉130多斤。有什么诀窍吗?”这个时候我妈总是回答的很开心;父亲昂着头抽烟,倒水,招呼客人。

三个家伙开始剁肉。父亲总是随身带着猪血、猪肝、里脊,送到厨房让母亲好好做一桌。

晚餐以猪为头,丰盛无比:粉蒸肉、炒猪肝、汤醋排骨等。自然少不了买年货——莲藕,生腐,米粉饺子等。这时候三个家伙就要被请上桌了,父亲的脸也红了。他一边忙着倒酒敬酒,一边招呼“吃肉吃肉。”亲戚朋友不在家,吃喝玩乐。直到深夜,三个家伙才披上大衣,在三个阿姨的咒骂声中,他们醉醺醺地、朦胧地感觉到了家。

童年,杀猪的日子是一年前奏开始的日子。有收获的喜悦,有留恋的温暖,有相聚的快乐,有我们皮猴的笑声……。每一幅画,每一句话,都仿佛闪耀着火焰。天还是那么亮那么热,我忍不住回头看。明天,我将再次回到我的家乡。我能找到昨天的记忆和温暖吗?我很期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