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父系列第七号——小布丁的春节 ,写文: 东山峰人88

  • A+
所属分类:爱国诗歌

古历里,腊月的雨一整夜都在下,春雨落在窗户的遮阳罩上,噼里啪啦的声音不断钻进我的耳膜,让我彻夜难眠。辗转反侧,脑子里晃动的全是年前年后发生的事。

本来是14亿中国人的快乐春节,却被突如其来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彻底打破。疫情来势凶猛,突然爆发,时间节点恰逢春节返乡高潮。防控难度系数大,抗疫形势严峻。结果,整个春节的传统气氛被恐惧和忧郁所笼罩。即使是今年,接送侄女的方式也变得极其谨慎。出门开车都是神经疲惫的状态。口罩和手套以及消毒用的酒精都在车上准备好了。和救护车唯一不同的是,它们配备了氧气瓶、担架和穿白大褂的医生。

女儿女婿带着孙子回到爷爷奶奶家十五天,然后回上海。这十五天回家和疫情的故事是一个不可预知的结局,春节快乐会大大减少,但有侄女和女儿在身边,春节就是这样。

这个春节真的很特别。政府要求大家尽量不要出门。甚至在上下电梯或者倒垃圾的时候,都要戴口罩,甚至劝阻亲戚来家里串门。我们经常关注武汉的发展,即使有好消息,大家也会立即分享。目前在这种特殊情况下,为了减少‘气溶胶’的传播,放假时间是平时的两倍。所以我们全家都是“,第二门没开”,他们也不愿意随便摇头露脸。他们只能整天呆在家里,切断所有的社交空间。他们一开始是“宅男”,布丁和我们一样,回来就放弃了每天去公园和商场的娱乐。

清理春节的轻脚步,2020年的春节依旧笼罩在‘疫情’

有一种为死亡而悲伤的美。不同的时代,不同的节点,留下了不同的痕迹,节日里遮不住的气氛,固执地停留在每个人的脑海里,停留在传统文化里,停留在印象和日常生活里,停留在饮食上。

接近侄女的口味,温度低到6度,客厅卧室里滴着汗水和泪水,突然上升。回过头来,发现家里的小布丁拉长的影子在屋子里磨来磨去,我仿佛遇见了自己,惊喜,一种无言的情感从心底升起。小布丁慢慢长大。她身体的长度和宽度,生命不可预知的延伸,丰富了布丁生命的内涵。人老了,那些轻浮、奢侈、浅薄的东西就渐渐淡去了。这些简单的时光,这些简单的时光,还有在侄女膝盖前的爷爷奶奶和孙子们的感情,都在慢慢回归真相。

盯着客厅墙上挂着的布丁满月的照片,那些十字锈画,小桥流水,花瓣上的雨露滴,时光飞逝,虽然总是被人记住,但蓦然回首,都化作青烟幽幽,青春的心情频频被触动,突然想哭。哦,我们真的老了。那是一种经过一代人沧桑后的复杂、委婉、多少有些无奈的心情,但我们却在梦想着自己的侄女长大,因为我们始终相信,有梦,便有诗,便有远方。

春节总是最令人向往和害怕的重要节日。那些名贵的鸡、鸭、鱼、腊肉菜、花生仁、金糖、可乐片,都是小时候吃的,汽水也是那个时代特殊的一天喝。尤其是雪枣的味道;一朵大花被膨化的干糖粉浇过,口水立刻湿润,卷走糖粉,舌尖开始一点一点感受到糖块留下的余香。吃完饭,我口袋里揣了几根头发“,一笔巨款”。半夜,几个伙伴在街上闲逛放鞭炮的声音,彻夜未眠的大人亲戚们聚在一起聊天。平日里一本正经的父母突然变得和蔼可亲。没人问你考试成绩,没人催你猛睡,没人告诉你谁家的孩子比你懂事。你甚至觉得空气中的烟雾闻起来甜甜的,令人陶醉。

然而,今年的30个春节是孤独的。晚会结束后,月夜偷偷看了看北卧室小布丁的卧室。不知怎么的,她睡不着,玩着童心未泯的智力,找着各种各样的理由,总是哀嚎着要这个要那个,可能是节日和家庭的气氛感染了她,所以;苏轼有一首《守岁》,准确地描述了几代人向往的场景:“孩子晚上被迫熬夜在一起。不唱晨鸡,但怕加。坐久了灯就会亮,看北斗七星。”布丁不想睡。其实是被3岁年龄段的情绪所支配,她无法用理智控制自己的行为。但客观上有折磨人的效果,所以被父母打了‘ ’。不一会儿,北方的卧室陷入了沉寂,布丁的哭声带着孩子般的叛逆和感染力在夜色中渐渐消逝。

一个孤独的夜晚,我和奶奶还在床上窃窃私语,假装不知道布丁里发生了什么。我说:‘让他们赢,一年回家一次,女儿女婿也没过分破坏布丁’。当我抓住被褥的一端,快要倒下的时候,我依然看到客厅金鱼缸反射的光线在过道的墙壁上摇曳,也看到窗外残月的微笑,不断闪着几分嘲讽的笑容,让我觉得童年的记忆在身边挥之不去,闪闪发光。这是各种时间里的孤独,还是心里的孤独?但它还是慢慢催我睡觉。

轻轻的,捡起散落一地的玩具,布丁顽皮的天性又变红了,童年的一点微笑搅起了风雨。奶奶告诉我的;布丁比以前越来越麻烦了。她调皮的时候有一种‘破坏性’。她不得不破坏或破坏一些东西才能快乐,然后咯咯笑着,好像她很满意。过了一会儿,她把小自行车当成了宝马,‘以120码’的速度横冲直撞地穿过卧室、客厅和阳台,丝毫没有‘的交通安全意识’。她雕刻了祖母祖父家的墙壁、桌子、椅子和橱柜。

最讨厌的是;布丁从不按照你的意愿做事。即使她坐下来折纸,玩玩具,或者吃饭,她也只是坐在凳子的一角。反正她没有坐着的身材,不小心滑下来,或者四脚朝天,或者一个人绊倒,然后哭闹着无聊。于是乎,大人的呵斥声经常响彻四室两厅的空旷空间。看着这个小家伙,有悲有喜,有烦有喜,心里默默想着;布丁什么时候能摆平大人飘渺的心情,什么时候能舒展眉头?

布丁三年半了。三岁半是一个内向、焦虑、没有安全感、意志坚强的年龄。有时候,我们不可避免地会觉得他这么固执,是因为他太自信了。其实一点都不真实,恰恰相反。据观察,三岁半的布丁有几个心理特征:(1)强烈的好奇心;(2)行为和行动引起的思维活动;(3)行为受情绪支配;(4)喜欢模仿。这四个特点在布丁里最集中。

还是那些熟悉的身影在爷爷奶奶家颠簸?早春的风,布丁不断画着自己的梦。这是一个愿景,也是爷爷奶奶那一天的风景。由于今年春节假期时间较长,考虑到特殊情况,布丁不能出门。女儿在网上邮寄了两盒玩具,可以叠放成各种形状的游戏,但最多每天只能吸引她一段时间。即使在这期间,她也不会好好坐着玩,总是躺着或者睡在地上动来动去的抹去。满地的衣服比机器‘扫地机/[/K10/。‘奶奶不需要拖地板。布丁都是奶奶洗的’。我也仔细看着她。哎,布丁还穿着工作服,好像是专门为她准备的。

三岁半的生命突然升起,绯红的云彩经常挂在她的小脸上,新扎的头发很快凌乱地挂在她年轻额头的边缘,她扑通的心跳从未落下,她的情绪每天都在翻滚,她的成长充满了热血沸腾。这是爷爷奶奶家的小布丁。

女儿说;她要努力给布丁一个快乐的童年,爷爷奶奶也把布丁放在心里。布丁!此时的你,正泡在蜜罐里,以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你自己解决不了的。在孩子的世界里,虽然你会经历各种喜怒哀乐,但在各种不开心之后,你会发现自己不开心,你还没有学会收起任性。这是今年春节的布丁。

家里春节的灯比平时越来越亮,几百瓦的灯总是亮的,符合布丁的要求。小家伙喜欢清淡,新奇,恶搞。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把奶奶种的花盆里的土捡了一地,自行车前筐被她摸得稀烂。整页拼图被恶搞得满茶几和沙发都是。当你愤怒的声讨她的时候,那是冲走,然后到处乱跑。此刻,如果伸出手去摸她的后背,那一定是汗湿的,而且还带着浓浓的汗味。难怪女儿说;‘闻布丁臭’。所以,我们家每天晚上最后一个澡就是小布丁。

这个春节,看着调皮放纵的布丁,爷爷奶奶无奈却又充满爱意。每天,我爷爷都试着做一些小布丁喜欢的东西。今天西红柿炒鸡蛋,明天豆豉蒸排骨,饭菜都不一样。在几个触动人心的地方,他总是提供热汤来温暖布丁的胃或安慰来滋养灵魂。

小布丁在她脚下的路上慢慢地走着,哭着笑着不停地跑着,游着。在一个孤独而空旷的房间里,她度过了一个特别的春节。她心里微微拂动着爷爷奶奶心中的涟漪,向往着在圈子里荡来荡去,然后渐渐平静下来。她像流星一样飞向长沙和上海。但是,不知不觉中,就会流露出她执着的个性。

在我这个倾斜的年纪,‘疫情防控’全市一片宁静。我在昏暗的灯光下行走,城市的窒息带给我一丝绝望和精神上的震撼。人们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每个人都只关心自己的生活,没有时间照顾别人的家人。这是新的

小布丁走了,她爷爷奶奶带着面具送她走了。看着她小脸上的口罩带,只露出两只明亮的小眼睛,爷爷的脑海里还残留着转动布丁的身影。我还是舍不得忘记她的顽皮和烦恼,舍不得忘记她的活泼和可爱。她的一言一行,每一个微笑,都像一个烙印刻在我的心里,缠绕在我的耳边。

这时,我想起作家冯骥才的一句话:时间对于人来说,其实就是生命的过程。生命走到尽头,不一定会消失得无影无踪,有时会转化成另一种形式存在或再生。

2020年2月5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