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在瓦砾间飞逝 ;笔者: 范烛红

  • A+
所属分类:处世之道

当故乡的美好形象逐渐从流浪的目光中淡出,我们放灵魂和思念的归宿在哪里?

在我的记忆中,老房子的门厅总是闪着安静的微光,这仍然温暖着我多年后日益孤独的梦。

这时候太阳穿透了厚厚的明瓦,顿时染上了古朴的气息。在木制阁楼下,纸飞机的白色身影掠过。它们在我小姑教我们哼的儿歌里起起伏伏。沙沙的声音承载着我和表哥小时候无尽的遐想和喜悦。

时光飞逝的尘埃越来越厚,而眼前久违的东西却还在岁月深处跳动着过去的脉搏。

角落里的独轮车躺在它孤独的世界里,还在诉说着路人和婚姻中的喜悦?

隆冬腊月的中午,雪花漫天飞舞。公婆郑重的推着嫂子走在婚礼队伍的前面,然后走过白雪覆盖的村长和胡同,走过蜿蜒的河堤、小路和山脊,去了他们温暖的家,然后去了他们辛苦了一辈子的幸福未来。

刚开始女婿特别穷,但是小姑很看重他老实的性格和上进心。近年来,他的公婆凭借着他出色的、受欢迎的木工手艺,开始在南方某省会城市打零工,现在正在承接大工程。另外,在小姑的帮助下,夫妻二人一步一步的努力,换来了百万富翁家庭,日子过得特别宽裕,难免令人羡慕和敬佩。

院子的一个角落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破败的锅碗瓢盆里的花草被拉长了小脑袋,摇曳的姿态依旧清纯。预计他们一定还记得以前小主人不成熟的样子。

那些年养花种草是小女孩的爱好,而我内向的表妹却表现得像个聪明懂事的女孩。当别的男生整天调皮捣蛋,做着所有坏事的时候,我表哥就在耐心地浇水、施肥、添土或者摘花、晒花、存花。他很忙。我记得有一次,他放学回来晚了一点,一盆雏菊突然被抓住了

长大后,表哥如愿以偿地申请了省农学院。至今一直从事自己热爱的园林艺术的研究和推广。他走遍了中国各地,并作为访问学者多次出国参加国际交流。不知道他年轻时收集的花草种子,有没有在外国的土壤里生根发芽。

岁月的风霜染上了散落的碎石,而岁月的残影却依旧熟悉而清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