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把朱墨当泉山来研究 ,撰稿: 赵文博

  • A+
所属分类:处世之道

张奎杰先生八十多岁的时候,家里从他几幅积攒下来的画中挑选了80幅山水画,想为他出版一套画集,纪念张先生一生走过的80个春秋。这是除了王先生之外,全家人酝酿已久的事情,意见出奇的统一,但王先生什么也不肯做。他说:“画册是什么?我这辈子画的画都有人送了。我的字画不卖钱,不办展览,不出书,你们都知道。”作为一个画家,关键是画好画。如果画的不好,这张专辑能有什么用!

他还说,退休多年后,通过对山川水景的长期观察、思考和写生,现在对山水画有了一些深刻的理解和感悟,画出来的东西比以前更有吸引力。等我再画十年,你给我一个画展,一个画册。

先生,你说的是认真的,说吧。面对圣贤这样的老人,我们能说什么?就这样,画集的事拖了下去。

戊戌变法的秋天,王先生的健康状况急转直下。看着他因为无法继续伏案画画而痛苦的表情,家人为他出书的决心越来越坚定。家人在王先生背后一致同意,即使他不同意,我们这次也要把书印出来!

2018年中秋前夕,经过家人的百般劝说,我终于得到了老公的认可,经过他的考虑,我确定了书名为《石羊山水画集》。

张奎杰先生,笔名石羊,1940年9月出生于甘肃省天水市钦州区一书香门第。他的叔叔张世禄是天水地区著名的画家。1964年,王先生从西北师范大学美术系毕业后来到礼县,一直在礼县文化中心和礼县博物馆工作。曾任礼县文化中心、礼县博物馆馆长,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副研究员。他是甘肃省著名的画家、书法家和文物鉴定家。

说起张奎杰先生,礼县一个人都没有。任何场合只要提到他,大家都会异口同声地说他是个有本事的好人。

张奎杰先生谦逊低调,温文尔雅,善画山水,写隶书。他总是微笑。除了写写画画,王先生一辈子没有什么爱好,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都花在了书画的学习和创作上;他的书画作品植根于传统,借鉴于法律。他的早期作品含蓄内敛,法律严谨,学术特色鲜明。用“雅俗共赏”两个字来形容最合适不过了。

因为王先生画的好,人品好,人品好,平时有很多人找他要字要画。亲戚朋友,亲戚朋友的亲戚朋友,搬新家,孩子结婚,想挂他的字画,往往会出现供不应求的现象。但是,无论多忙,无论谁要他的字画,王先生总是有求必应,从不推脱。一旦他同意了,他就必须加班加点地创造并按时交付。有时,当他因病不能在办公桌前工作时,他会从旧作品中选择最好的作品送给他。用他自己的话说:“这叫守信”!

特别可贵的是,他要认真构思和创作任何答应别人的作品,不分职业、地位,一视同仁。从来没有过敷衍的工作,每一个工作都是自己满意了才可以拍。

王老师的画洒脱易洗,线条抑扬顿挫,如行云流水,如仙鹤在天空中翩翩起舞,有一种刚柔并济的舞蹈,蕴含着悠扬的音乐。它的山似龙似虎,水流如凤鹤,都与物理相融,一石一树必然源于自然。自始至终,水要以山为名;亭台楼阁位置好。山峦雄伟,草木葱郁,充满阳刚之美;画面干净,笔充满喜悦。

李殊先生以一个舒适的开场,紧紧抓住中宫,潇洒、放松、泼辣、机智、大胆、羞涩。

当他的画被镌刻上他独特的隶书风格时,整幅画变得更加丰富多彩,充满活力;而他的山水画与中殿的隶书楹联是绝配。

王先生临终时,我有幸与他进行了一次推心置腹的交谈,从而对王先生的性格和他的绘画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王先生说,山水画的构图布局很重要,所以我们在画山水画时必须追求自然,从自然中寻求灵感,从自然中吸取营养,切不可假装。自然界所有的山都是经过长期的风雨侵蚀形成的,每一座山都非常自然,生机勃勃。所以画画的时候要有生活感,画出来的风景要有立体感和生活张力;山川自然而有结构,山的空间感和立体感要通过虚线的疏密和墨的浓淡对比来表现;在描述山形时,无论是斧劈还是绘画,情感表达需要什么方法都可以,没有固定的方法。

王先生说,我画画的时候不考虑任何个人风格,只想自然,只想简单朴素。你可以看到经典书籍里的句子都是浅显易懂的,但是因为这些浅显易懂的文字表达了最高尚的思想,揭示了最普遍的自然规律,所以可以代代相传。

王先生说书画同源,书法可以养画,要想画好中国画,就要写好书法;另外,绘画需要文化的滋养。想画好,就要多读书多感受,尤其是多读经典,把画做好。阅读和理解是练习真正的画外和书外技巧。

王先生还说,中国画源于自然,高于自然,应以写生为基础。不素描就画不好画,因为不素描的人,你画的画都是抄袭别人的东西,没有自己的笔墨语言。退休后坚持写生,去了礼县很多地方,去了河北,爬泰山,画了很多写生作品。通过写生,感觉自己的画近年来有了突破和提高。

说到这里,王先生瘦削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当我展开丈夫这两年创作的几幅山水画,和他一起欣赏时,我突然意识到我的眼睛在发光,房间里的光线似乎也亮了很多。王先生的画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虚线更简洁、更美观、更粗,水墨的使用和控制更舒适、更精湛。看着它,我眼前出现了黄的影子,黄先生的画变成了黄的写意山水。

欣赏着王先生丰富、优美、莹润的画作,我非常激动,到处指指点点,侃侃而谈。王先生脸上洋溢着幸福和平静,他说,我理解他的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