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是有标记的 、撰稿: 聂芳

  • A+
所属分类:处世之道

高中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之所以说这个,首先和温暖有关。这是我深思熟虑的结果,也是一次相对比较的经历。

从小学开始,我就经常听话,热爱工作,很快就带上了做好学生,班长,中队长的光环。自然,我很自信也很开心能和自己一起成长,直到文革开始。

这一切都在文革之初破灭了。我对生活中突然发生的灾难毫无准备。我不想回忆那个时代的往事,但是没有历史我该如何表达自己后来的经历和感悟?从那以后,我被扔进了一个叫肮脏丑陋的角落。父亲被戴上“右翼”的大帽子,母亲被戴上“反革命”的大帽子。突然,我发现我家的外墙,包括窗户,都贴满了海报,非常刺眼,非常漂亮。之后我爸妈就住在牛棚里被批判,和电视上类似的情节没什么区别。当时的我,对这个世界并不熟悉,不得不接受现实。

当父母都住在牛棚里时,我妹妹很少回家。她住在校园里,参加宣传队,哥哥住在奶奶家,不常回来。平时家里只有我和我5岁的弟弟。白天,我在家做饭洗衣服,但我害怕出去买菜。在我自己的医院,经常有一群大点的孩子举起拳头,吐槽,戳耳朵,扔石头,摔鼻子。一时间,他们成了狗娘养的靶子。到了晚上,我和哥哥虽然不出门,但也难逃踢门骂人砸玻璃的恶作剧。唯一有点安慰的就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拿着手电筒躺在床上看书,享受精神世界的美好。也就是从那以后,我养成了睡前看书的习惯。姐姐高三,可以帮我借一些杂志和书。这是我这辈子最感谢姐姐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本书对我影响很大,是我度过这漫长的挣扎和煎熬的一天的精神支柱。

当我和哥哥盼星星盼月亮的时候,我们终于盼着回到父母身边,却在等待我们一家六口的命运,我们被送回保定老家改革。回老家是我的夙愿,因为祖祖辈辈都在城市生活,从小就没有家乡的概念。我羡慕我的同学,他们有自己的家乡可以回去度假。然而,当这个遥远而陌生的农村老家突然来到面前时,它仍然惊恐不已,不知所措。看着平原上广阔的田野,一个被围墙隔开的小院子形成了一个整洁的村庄,秋收季节的玉米高粱非常喜人。片刻的欢愉转瞬即逝。农村再好,对我们家也没有意义。我们的房间里没有房,没有岭,没有知识,怎么留还是一个很大的问号。好在当时老家的人还是憨厚的,很平和的接待了我们。我们从远房亲戚家临时腾出一间堆满杂物的小屋,帮忙找了几块木板,回去的时候加了两床被子和一个木箱,形成了我们的新家。我不再称它为小屋,而是一间小屋。但是,不管家里怎么经营,都容纳不了六口人,兄弟姐妹只好在亲戚的屋檐下另找住处。我们的草屋经受住了考验,没有在秋雨中倒塌,但是外面雨下得很大,外面阳光明媚,里面滴答作响,一点也不夸张。冬天冷风直接吹进小屋,啸声越来越高,像狼在嚎叫。整个小屋不知道能撑多久,一晚上总会被噩梦惊醒几次。

在老家,12岁的孩子做的农活和成年人一样,但只挣了一半的工分。每次分菜分菜,最后总是得到最少或者最差的。即便如此,我也没有放在心上,坦然接受了这一切。因为总比没有父母天天被欺负好。最不能容忍的是,回老家的时候家里的书都被烧了(包括借的书,当然不是自愿烧的)。当时虽然煤油灯还亮着,但昏暗的小屋已经模糊了,我渴望有一本书可以阅读,陪伴萧瑟的夜晚。而父母仅有的积蓄只能满足全家一个月的开销,买书的奢侈欲望自然就成了泡沫。

当时因为我妈承受不了莫须有的罪名,加上我们的生活太苦,我们和我爸反复商量,终于做出了决定。带着最糟糕的讨饭计划,我带着我们四个孩子离开这个可爱的农村,回到学校。这时候家里还封着。当时,康复尚未开始,但遣返暂停。我父母和我们在教室里将就了两个晚上。第三天,学校领导问了上级之后,给我家破了封,这个家终于又属于我们了。我真的很高兴。时间长了没有康复,父母没有收入,就向亲戚邻居借钱勉强维持基本生活。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家里的生活依旧艰难。那时候我开始每天和邻居家的孩子一起收集碳,这样家里的烟就再也不灭了。在这段时间里,我妈妈过去的学生的一些父母、老邻居、老同事,会在晚上悄悄给我们送米粉、鸡蛋、蔬菜,让我们一家人终于不做饭了。我们的一生,都在感激那些在我们困难的时候默默帮助过我们的人。

这个噩梦漫长而重复。一年过去了,我妈第二次进班。不过这次比第一次温和多了,主要是为了验证康复的证据。第二年,父母平反后,又回到各自岗位工作。这时候虽然没有复课,但好在我妈考小学毕业班很有经验,在家给我补了六年级的课,算是小学毕业了。

幸福和不幸总是相伴而行。母亲复工不久,我爷爷在石家庄躺在床上偏瘫。当时因为不读书,我别无选择,只能承担起帮助爷爷奶奶的重任。我爷爷高,重八九十公斤,大病前。我奶奶又瘦又病,一个人照顾爷爷是不可能的。我在外婆家住了半年多。我还是个病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是我生命的终点。当我奶奶看到我经常偷偷哭的时候,她越来越憔悴,几次痛苦地建议我回家。但是没有两个生病的老人我怎么忍心离开呢?每次写信,我总是问妈妈,爷爷奶奶,以后怎么办。我什么时候可以去上学?1969年下半年,我妈终于写信告诉我,学校马上要开学了,让我回来。同时她还带着我爷爷奶奶回我们家治病疗养。

没日没夜盼望的学校终于开学了,但是初中一年多,失望至极。除了挖防空洞,是很大的批判,但是没有学习的记忆。悲伤悲伤!

高中以后,我的大学梦破灭了,插队没有得到被推荐的机会,工作后也没有坚定的参加高考,留下了一生的遗憾。这就是为什么我把高中最好的时光固定下来。

每朵云都有一线希望。时间回到高中。

高中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正如田所说“高中无悔”。优雅优雅的薛颖是进入高中后第一个认识的人。短暂的接触后她很喜欢她。她非常善于欣赏和分享别人的才华。她给我描述的第一件事是李畅,一个才华横溢的女孩,她在小学三年级和四年级的课后能背诵古诗,最擅长写作、画画和写文章。这让我在见到李畅之前对她产生了敬畏之情。后来觉得薛颖也很好。她说话很低调,但很体贴。她总是寻求帮助,关心我们的一年级学生。她善于帮助她的同学和同学。比如教我们女生做花,编花篮,布置教室。当田写这篇文章时,她说我像个姐姐。当时韩玉兰还说我长得像班里的妹子。我心里很高兴。但我和薛颖对比了一下,觉得她更像我姐姐。张淑芳和范剑平经常打电话给我们远方的同学,让他们去他们家吃热饭。我和许立曾经在微信上聊过。我们同桌的时候,我经常和她一起去南站食堂改善生活。高高中毕业前,我和曾经憧憬过大学生活,并计划了一个时间表。在我的同学中,侯的家人对我了如指掌,视我如亲人。他们在家比在家更舒服。他们想吃想玩,总有说不尽的发自内心的感情。有很多故事让我感动。一点一点,静静地滋润着我的心,每一次想起来,都是暖暖的,幸福的。

高中两年多时间很短,但是记忆很长。有些痕迹无法抹去,有些瑕疵不可避免。当时像我这种能接受良好教育的孩子,在选择高中的时候还是有芥蒂的,但是有更强烈的学习欲望,最后即使受到歧视也坚定了进入高中的心态。然而,我担心的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糕。虽然高中因为家庭问题耽误了入团时间,、宁作为我的引荐人,努力帮我入团,几乎和当时负责入团的老师翻了个身,感动了我一辈子。也感谢张老师的督促。

种植打基础是我的第二次收获。和优秀的人在一起,你会不断提升自己。我们都钦佩李畅的文采。她并不因此而自命不凡,经常自嘲地接近同学。高中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受益匪浅。她教会了我如何选择好书,如何读书,如何感受,还给我推荐了很多好书。在此之后,我在作文方面有了一些进步,这离不开老师的教学和李畅的帮助。她还教我仿宋体刻蜡盘,出版校报,套红,还教我写各种美术。结果我通过写得好展示了自己的才华,在后来的几年里得到了大家的多次认可。李畅给了我一本我大学时的诗集。虽然我不能理解和领悟她深刻的诗句,但我还是放不下。

田辛亚飞从高中起就影响了我的生活。因为离家远,我们都住在同一个宿舍。一开始我并没有觉得她和别人不一样。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那种执着的性格逐渐显露出来。有一次一个数学题难倒了大家,晚上在宿舍讨论也没有结果。当时除了她,我们都睡在宿舍。她是唯一一个翻过书,用笔画过脑子的人。后来据她说,当时快11点了。她想不明白,没有放弃。最后,她找到了高铨老师,解决了问题,然后回到宿舍休息。这样的故事在田很常见。我还记得田在高中的时候,她的文笔真的很一般。两年多来,我见证了她把午休时间都用来练字。毕业前,她的字写得有形,漂亮,熟练。她追求知识的态度和执着精神是有目共睹的。学生成就事业是很自然的。她是我一生的榜样,尤其是遇到困难时,田的形象和精神是我的支柱。

俗话说,没有完美的个体,只有完美的集体。高一班是一群优秀的学生,虽然他们的闪光点不一样。她就像一棵茁壮的树,是我们的老师姜瑜等优秀老师培育出来的。优秀的人自然能攀上高高的枝头,如、田、、等。它们是高枝上令人羡慕的鸟。但是,我们大多数同学也是优秀的鸟,我们很高兴能爬上这棵大树的不同树枝。我们分享阳光和彩虹,享受春风和晨露。相互依偎,相互扶持,真是太好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