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这个城市迷路 |本文作家: 程乐唯

  • A+
所属分类:纵观古今

韩寒曾经说过:我最怀念的一年,空气清新,山与烟,狗与田,整个夏天我都在睡觉。

每个人都有被坏心情践踏的时候,也许就在昨天,这个城市风刮得最厉害的日子。我听樱花节,陈绮贞和陈奕迅。总觉得他们的声音能平复我浮躁的心。回顾我走过的路,我难过或者感动,但都可以流泪。

“有些事情一辈子不做就永远做不成。”某处无意中看到的一句话,就像一根小刺,盛开在心底,痛。和很多人一样,我在时间的海洋里游荡,关于我的学业,我的生活,我的社会,面无表情的走着,像个笑话,讽刺。

一直以来,我喜欢文字带给我的喜悦之情,它承载了我太多的心情负荷,从不琐碎,从不虚伪,就像这初季的风夹杂着花,即使让人觉得烦躁,但终究是温暖的。我希望我还在做我喜欢的事情,当我所有伟大的岁月都归于无声的死亡。

但我终究没有成为我想成为的人。

我学了十二年,加上假期的各种辅导班,突然就消失在这个城市里了。一切都是安静的,熟悉的和陌生的,记得的和忘记的,看到的和看不见的,都去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未知,埋葬了一些关于青春,文学和梦想的东西。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我哭着挣扎着去看明天的太阳。

没时间的时候有借口,有时间的时候没有借口。我厌倦了虚伪和敷衍,但我小心翼翼地在虚伪中敷衍,戴上面具无非是期待被敷衍。如果悲伤能开花结果,浇它的时候有多无奈?

我很少写死亡,噪音,沉沦。我觉得这些话肮脏可怕,但同时也是通向成人世界的指示灯,有繁华有热度,有速度有激情。只是最后有个好结局而已。每个人给这个世界的死亡证明,笔迹和内容完全一样。这个名字叫做ーー毁灭。

梵高曾经对哥哥西奥说:“为了忘记烦恼,我躺在一棵老树树干旁的沙地上,画了一张这棵老树的素描。我穿着亚麻夹克,抽着烟斗,看着深蓝色的天空,看着沼泽和草原,这让我很开心。”爱死向日葵的梵高终于扣动了扳机。他小时候以为自己一定没钱治心脏病,现在却不追求任何理由,仿佛永远在看电影。最后说“哦,没错!”

我曾经努力寻找新概念。当我真正读完的时候,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反而失望了一点。我经常看那些所谓的作家谈论他写的和她写的。都是深爱文字的人,与外界的喧嚣隔绝,骨子里只有一个安静的灵魂。

我知道我是一个矛盾体,一个说一套做一套的怪物。我记得在把稿子发到编辑邮箱之前,我暗暗想“这是最后一次发了,以后要好好学习专业课。”但是最后他们又陆续发了三篇,答应编辑整理版本,虽然版面很乱。

从始至终,我都是这么矛盾。

一切都计划好了,一切都搁浅了。

像我这样的人注定要背着书包从山里退休吗?

我在这个城市不断迷失,上课找不到教室,可以坐错车,下错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找不到同伴。

我一直在这座山多路多的城市里迷路,却不知道该走哪条路才能找到出口。

无论是在雨天还是晴天,我都在这个城市迷路了。

我真的想睡一个夏天。当我醒来时,我看到了我所知道的一切。我还在蒙阴小镇的2路公交车上。公共汽车刚刚启动。它通向我熟知的目的地。很清澈,没有雾霾。

在这个城市里,我一直迷路。好难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