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草鞋 ,本文作者: 丁冉

  • A+
所属分类:爱国诗歌

从小到现在,我已经数不清自己穿过多少双鞋了。但他们在我心中的地位,远不是我记忆中的普通草鞋。

小时候家里八口人,只有父亲挣钱,日子过得极其艰难。每年可怜的口粮几个月就吃完了,剩下的日子主要靠父亲日夜打零工维持生计。在这种情况下,买衣服是不现实的。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没有什么像样的衣服。我穿着长辈和哥哥姐姐穿的旧衣服。更可怜的是,我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基本不穿鞋,不是想穿,而是没鞋穿。所以我特别期待夏天,因为夏天不穿鞋,可以像其他孩子一样光着脚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但是季节一如既往的在变,转眼间,冬天来了。北风吹雪花飘我还是赤脚上学。舅舅可怜我,给了我一双堂弟穿过的黄色胶鞋。据说那双鞋是我叔叔退伍的时候从部队带回来的。鞋子四面敞开,针线难缝。鞋子前面有两个被脚趾打破的大洞。其实穿那双鞋和赤脚没太大区别。无论是走在上学的路上,还是坐在空荡荡的教室里,我穿着单薄的衣服冷得瑟瑟发抖,脚疼得像针扎一样。我羡慕其他学生。经常想象别人鞋子的温暖,期待有一天能穿上我的鞋子。

突然有一天,学校召开全体学生大会,表彰勤工俭学中割猪草、收集粪便成绩突出的学生,并给予奖励。奖品有两个:一个是书包,一个是蒲草做的棉鞋。我很开心,因为我也是被奖励的学生之一。老师叫我名字的时候,我提着破鞋子跑到前面,心怦怦直跳。我很难用语言描述我的心情。我只记得我是来看凉鞋和书包的,但我不知道该选什么,激动得慌。书包一直是我想要的。他们都在三年级。我一直用塑料袋装书。我从来没有用过书包。虽然我用的是祖先传下来的板岩和铅笔,没用过纸和笔,但我还是想有自己的书包。有了书包,我可以在里面放书、铅笔、石板;有了书包,我可以背在背上,在同学面前炫耀。

但是低头看着脚上的鞋子,内心是极度矛盾的。我想到了我的朋友们,他们穿上鞋子应该是多么温暖舒适啊!他们可以在秋高气爽的天气里爬悬崖、爬荆棘摘酸枣,在隆冬的吱吱作响的雪地上堆雪人、打雪仗。但是我不能,我只能看他们……。更何况现在脚又酸又痒,脚趾冻得像胡萝卜一样。鞋子正是我需要的!犹豫了很久,我终于放弃了书包,选择了我最需要的奖品——一双蒲鞋。

我兴奋地拿着草鞋跑回家,递到妈妈手里,用激动得变了腔调的声音说:“妈妈,是学校的,我有棉鞋!”看着我幸福的样子,妈妈把我抱在怀里,眼泪像碎珠子一样流了下来。我想安慰妈妈,告诉她,无论我有多痛苦,我都可以忍受。我想成为情感感染中的母亲。看到妈妈久违的笑容,抬头一看,泪水滴落在我的脸上和手上,更永远滴落在我——十岁孩子幼小的心灵上。

那天晚上,在昏暗的灯光下,我妈用那双橡胶鞋底框住了那双草鞋。几天后,不小心,妈妈用旧布给我缝了一个新书包。那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天,我欣喜若狂。于是,在那个寒冷的季节,在寒冷的北风中,我,一个曾经梦想得到自己想要的孩子,背着妈妈的书包和为我裱起来的草鞋,在雪地里,在朋友面前走来走去。那种喜悦和骄傲,那种满足和荣耀,都是无法言表的。虽然几乎是赤足裸露,但是从头到脚的温暖却遍布全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