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笑了 ,网络写手: 赵攀强

  • A+
所属分类:网络日志

2015年谷雨前夕,天上下着春雨,突然想回老家。

路边的樱桃成熟了,河边的槐花盛开了,树上的春芽发芽了,让人感受到家乡浓浓的春天。

站在老房子前,突然听到水的笑声,是久违的声音,美妙,神奇,好听,清爽。是的,水是会笑的,奶奶是这么跟我说的,我妈也曾经说过,那笑声伴随着我的童年,留下了难忘的回忆。

很明显我太激动了,好多年没听到这种熟悉的声音了。虽然天上还在下雨,但我还是忍不住说,下到河边,家乡的潞河就会出现在我眼前。水还是那么清澈,河还是那么宽阔,沙滩还是那么凶险,仿佛回到了遥远的过去。

站在河边,水波荡漾,清澈的河水吻着脚趾,凉意流进我的心里。遥望对岸,水雾缭绕,茅公山下的村庄若隐若现。远处逆流而上,细雨飘洒,云雾迷蒙,上游河滩的影子依稀可辨,两座高山之间的流水蔚为壮观。下游不远处,卧牛山挡在前面,形成深潭,转向下河滩。

我有点迷茫。小时候笑过。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听到?是我浮躁?还是吕老爷子苦恼?

我记得我妈活着的时候对我说:“我的孩子,六合的水不笑了。当时我不同意,也不在乎她。”。现在回想起来,我妈说的可能是真的。当时人们乱砍乱伐,山上的树不见了,河水越来越小;当时人们随意取沙,河床千疮百孔,河水流动不畅;当时人们盲目建厂,废水直接排放,河水被污染,河水被病菌入侵。河水被蹂躏成这样怎么会笑?

也许是残酷的教训警醒了人们,或者是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的号角唤醒了人们。近十年来,光秃秃的山上长满了树木,涵养水源,河水也逐渐变大。家乡人越来越珍惜母亲河,采沙采石的疯狂消失,河水疏浚,水流平缓。沿途的那些工厂都关闭了,河水也不再受污染,水流也逐渐变得清澈。

溯河而上,沿河的水草茂盛,在软水的爱抚下来回摇曳,让人想起小时候放牛的情景。因为河床错落有致,河水湍急,不时地打在河中的鹅卵石上,兴风作浪,笑出水面。这可能就是水笑的奥秘吧。上游洪泛区的流水进入河湾,水面宽阔平静。可以看到水底的沙子,轻轻摇一摇。是水波触石的裙子。河里的鱼追逐嬉戏,令人眼花缭乱。这种情况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在河里钓鱼和朋友一起玩“水漂”。尤其是当我们赤身裸体,在水里游泳,在沙滩上爬行的时候,我们不禁哑然失笑。

我想现在吕赫可能知道她要远行了。她想在汉江投入母亲的怀抱,加入丹江,流向北京,送去汉江的甜蜜与清新,给陕南的京津带来深厚的友谊。她也知道有那么多人关心她,关心她,祝福她。她很骄傲,很开心!吕和水笑了。也许这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夜深人静的时候,水箫更清晰,更悦耳。是漂浮在故乡土地上永恒的天鹅之歌。震撼人心的是大自然的声音。这是抚慰流浪者身心的快乐交响曲。我多么想每天晚上平躺在家乡的床上,静静地听着生命中最美妙的音乐,就像回到了美好的童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