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春邀请明月,没有复杂的阶段 ,撰稿: 苏兰林

  • A+
所属分类:爱国诗歌

我喜欢在家乡的田野里放风筝,把我的梦想放在翅膀上,在高高的蓝天上飞翔。充满内心快乐的笑声被野外的风吹向远方,最后变成一片片花萼,凝结在春天的嫩枝上。

——铭文

下午是冬天散步的最佳时间。太阳底下,寒意渐消,大地流金,气温升到全天最高,暖洋洋的,让人有推开城市围墙,远离雾霾,去外面绿色海洋吹吹风的冲动。

给我妈打电话,陪她走在田间路,是一种奢侈。这是我每次回老家都不缺的风景。

在我们面前,不变的距离是敞开的,一望无际的麦田是铺开的。在风的作用下,波浪起伏,发出沙沙的声音,仿佛等了几千年,等待云外游子的一次愉快的访问。海岸线蜿蜒曲折,穿越漫长的季节,具有无限的生命力。深绿色,葱郁的绿色,浅绿从眼底深处,连接到天空,然后,山遮水,抓住自然景观。难得见面。我忍不住停下来。我俯身靠近。我把一只冰凉的手放在鼻子上闻了闻。让人耳目一新。就像杏花村的酒捧着我的头,醉了,醉了,醉了,离我而去。

我妈看到了,就知道我又在入梦了,她不忍心打扰快乐场景的回放,哪怕是一瞬间的狂喜。妈妈的沉默让我很不舒服。我是不是太忽略她了,争着自毁,忽略了她?当我妈看到我看着她,问她还记得那个囚禁我一生的男人吗,我点点头。“你表哥姐夫去广州了。他们昨天打电话来,问你是否回来了。他们还说假期会让你过去。”我很想去那里,但是我已经很多年没去了。冬天,南方国家应该有春天的气息。一朵花开了,真的是可喜可贺,可是,我又有点不敢去。这个时候我不想去。假期过后,姐姐和姐夫团聚了。我去了不就乱了吗?妈妈说,我去,离你近一点,可能的话找你。嗯,你不想去,就是不想离你太近,或者你不想知道你现在的情况。母亲见我为你拒绝一切可能,痴情地活在过去,不忍我这样。她想过,见过,接触过,即使不能客观的说,她和我很亲近。妈妈的话触动了我的冰弦。

那一年是你的毕业季,不可避免的工作让我南下西湖,路过母校。那天晚上见到导师后,我转向了我生活了几年的学院。每一个地方都有我过去和你一起欢笑的痕迹。但是学生离校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你还在吗?来年不要一个人喝相思,翻来覆去期待365天365夜的秋水,终于在梦里回来拥抱你。我抑制不住激动,但还是忍不住下楼去你宿舍。看门的没换,热情的和我打了招呼就回来了。嗯,我回来了。我好想你。你还在学校吗?是的是的。那一刻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我的脸不知怎么的,温度飙升,很热。门卫冲上楼梯告别的时候,只听到身后的声音说你不在,去找导师说回来晚了。心,伊然倒在地上,碎成几片花瓣,眼泪突然在眼眶边缘迸裂,心像一面镜子,对自己说,这一生完了。但还是有点运气。我从包里拿出纸,赶紧写了一行字。我来找你,但你不在。如果回来早,请到酒店最后签电话。

那晚很长。我看着夜色下的窗户,看着熟悉的路口,希望拐角处会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时钟滴答滴答地走着,一圈又一圈。月亮累了,躲在云层里。星子昏昏欲睡,眨巴着沉重的眼睛。我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心触着喉咙,期待着过去。孩子多了,街灯散射出直直的橘黄色光束,没有人改变他们的轨迹。一点钟响了,整个花园一片寂静,花儿打着瞌睡,鸟儿打着呼噜,马路的拐角处也没有任何动静。守夜时我开始悲伤。你改变主意了吗?你为什么不回纸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忘记我是对我痴心的浪费。我挪到银色的床上,盯着天花板,看着窗外,对自己说:“这个无情的世界。”当钟摆敲响第五只表的时候,电话铃响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急切的声音,是你,是你。是你吗,文?是你吗,文?是我,是我,是我。对不起,对不起,我回来晚了。我遇到了我的导师。几个同学本来要通宵的,一个人回来了。门卫给了我纸条,知道你在这里。文汶,文汶,你让我努力思考,你终于来了,你终于来了,等等,我马上就来。

手不停地颤抖,想平静却偏抖得厉害。你没变,还是原来的你,只是时间不多了,因为我买了一张去杭州的票,马上就要走了,忍不住哭了。发生了什么事?别哭,等我到。但是,但是,我看不见你。什么,你说什么?当我得知我要离开的时候,你哭了,差点哭出来,一年不走,你能知道怎么度过吗?好几次想找你的城市,想见你。但是当你离开的时候,你不允许找到你。你为什么这么残忍?有很多话要对你说,你知道吗?从现在开始,我不想你离开我,哪怕是一秒钟。谁对养孩子寄予厚望,能让你因为沉浸在爱情中而断绝前途?自私会让两双充满期待的眼睛失望吗?能不能给自己绑个侧?不,从来没有。最后,编个理由说声对不起。你不信,因为你自信你爱的女人不是一个善变的人,你想看了再说,所以我求求你能不能留三天而不是一辈子。当你知道不能搁浅的时候,你就急于求成。当你回来时,留下来见我。听出是发自内心的碰撞声,那是一股压抑已久的岩浆喷涌而出,浓浓的烟雾从凹槽里冒出来,燃烧了几乎一整天。

回不去了,因为可以直接从杭州坐船去苏州。两个人在电话里哭了。你在东方明珠电视台多久了?你一个个告诉我。一天下来,我决定去南方,在一家省级电视台。当时你把信任的目光注入我的眼睛,让我决定你的毕业去向。你说过毕业后不会在任何地方守护我。但是对于我来说,我担心我会影响你的发展,因为内陆省份的人文环境不如沿海地区。你说你不在我身边,怕我以后想你,我也照顾父母不在。我分析了一下,最后决定了那个地方。如果你深爱着我,你应该每一步都征求我的意见。面对专业选择,你问选哪个,最后我来决定。毕业又来了,你啊,就这样,跟着我,免得任何粗心大意让我不开心。你让我去这个地方,难道你忘了吗?我没忘,太棒了,不过你为什么不留在东方明珠电视台,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听话?那是最后一次和你接触,残忍到你看不到。嘲笑天空,让我这样和你分开,永远分开我。

妈妈,他是我这辈子遇到的唯一一个引人注目的人。可能在你眼里,他(我妈在我本科的时候遇到的那个追求者)很好,但是没有你说的那个好。不仅仅是外表,主要是两个人之间的默契。陪伴了这么久,没有一场争执,有几个人能做到?毕业后就没联系过我吗?我只想过一次。问问我当时告诉我他是你最亲近的人的闺蜜。告诉我,我已经两年不知道你的动向了。很难说我是不是换了单位。我再也不想找你了,但是我后悔拒绝了你当时给我的照片和沟通方式。我该如何去思考未来的自己,打破你的烦恼,让你为自己打算?这些年来,室友时不时的从外地过来,说着你当年对我的深情,催着我来找你,可是我的腿里都是铅,抬不起来了。我妈听我说了那个网男之后,催我去南方。就算有家庭,做朋友也比做网男靠谱。

在虞雯的耳边,一缕不同的流苏吹着面条,味道独特。寻找它的路线,绿地里的一朵花独自露出了头。我认不出是什么,我妈说是苋菜。菜花,一朵无助的菜花,藏在天鹅绒般的绿色里。不仔细看,如果周围都是旺盛的幼苗,谁会发现呢?这不就是你自己的写照吗?在未知的人里面,人们忍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孤独,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明知道没人等,我还是固执地守着一个用平平淡淡的双手编织的梦。梦里幻想,月圆月缺,星辰变幻,听花开花落。我将我伟大的青春付之于虚无。红尘慢,尘埃薄凉,连入梦的地方都世俗化了。真的不知道一尘不染的桃花源在哪里,就让我歇歇梦,按美走完我的旅程。

一声大叫从云端传来,抬头一看,却是孤独而遥远,无法在头顶盘旋。田间残雪化去,天气暖和,雁北飞,冬去春来。万物复苏,眉宇间绽放一朵小小的鲜花。我想,熬过了寒冷,初春二月的风吹来了绿色的麦田,柔软的柳条,绿色的杨树枝。水暖尽,河堤静,柳柳画眉开,一架春来云,载翠微入径,无复相。妈妈,我不会千里迢迢去找毛病,但我会让你和爸爸白头到老。这是我生命延续的脉络,也是我生命的归宿。我妈眉毛一伸,我的云飞来飞去,不曾离开故乡的蓝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