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糖果 ,来源网友: 山静入柏

  • A+
所属分类:感动心灵

我家住在一个小镇上。很久以前,镇上一个年轻人写剧本的时候,用了一句夸张的话:“掉下来两头都出来”,但是在小人国里品味格列佛就夸张了。

镇上的主要街道是一条街道,沿着溧水蜿蜒而行。乡亲们也低头向上看。总有那么多人,别人都有清算账户。所以,如果车主有什么问题,大家都来凑热闹,给“ ”——一个人情。父母和别人不一样,因为孩子在外打工,有退休金,手头宽裕,喜欢忙碌,所以每个家庭都有事情做,大部分来自普通人。就这样,两位老人几乎享受到了接近市长的礼仪。人多的时候,主持人和“智克石”不能打招呼,但绝对不会被冷落。

镇上自然有喝不完的。除了重大事件,还有很多种类的孩子满月酒,比如婴儿周(人生满一年)、孩子考上大学、参加工作等等。人们成群结队地来到俱乐部,去西方,就像一天开两次会一样。这个时候我妈总是像划船一样双手撑着走在前面,和人打招呼,给人祝贺,给人红包,我爸像小媳妇一样跟在后面,小心翼翼的笑着。吃完酒,我妈和人就要没完没了地鼓掌,我爸就俯下身,抱歉地问我妈:“我还是回去吧。”母亲在空中挥挥手,回喊:“走。”结果几乎所有吃酒的人都知道我爸要回家了,这让他越来越尴尬。

当别人开始转移注意力的时候,父亲会不慌不忙地起床,然后像他顺手做的那样,把放在他和他母亲面前的糖包放进口袋,默默地离开。

父亲以前在外地工作,但镇上的人不熟悉,所以每个月只按玉玺交钱,这样才能从母亲身上获得成就感。尤其是当我除了工资之外还挣了几块钱的时候,我觉得很自得。人们不太了解他的坏习惯——。

我父亲不可能参加这样的聚会,我母亲也从未邀请过他。参加是我父亲的倡议。父亲之所以留在母亲身后,是因为他知道母亲作为散漫大炮的性格。这样他可以参与人情的意见,尽量减少镜头量;他们可以从对方的回程中带回一包糖果——,否则母亲永远不会带回家。

久而久之,家里的糖果开始到处泛滥。沙发、书架、火炉、餐桌无处不在。有一次,我妈打开行李箱,发现有几袋糖果已经化了,甚至粘在衣服上,气得把大部分篮子都收拾起来给邻居。

这让父亲难受了很久。过了几天,一家人又开始多看甜食的时候,父亲主动凑了过来。他妈妈不在的时候,他把所有的糖果都倒进锅里,然后往里面加水,用火煮成糖浆,冷却后当糖水喝。

我不知道糖和糖尿病是否有密切关系。反正到了晚上,父亲突然觉得浑身无力,倒在了床上。他的邻居把他送到了医院。查了一下,据说血糖达到了20,是典型的糖尿病。就这样,因为父亲舍不得糖果,每天给他注射胰岛素。

妈妈经常嘲讽爸爸,说他穷,怕。的确,我父亲是个孤儿。比起家里经营米线的母亲,他的确是出身贫寒。就我记忆所及,父亲从来没有把剩菜倒空过。每当有盈余的时候,基本都是他买单。如果他消化不了,他会把它放在一边,享受下一顿饭。妈妈告诉我,不知道为了他偷偷甩了多少次。

父亲不知道如何花钱。给他钱,他只寄给银行。从他身上,我看到了上一代人的知足,这让我感到悲哀。存钱是个好主意,但有时候是这样的:物极必反。节约变成浪费,浪费变成节约。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