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苦涩”的不可言说的过去 |发文人: 桑田梦影

  • A+
所属分类:感动心灵

小时候体弱多病,吃药比吃饭睡觉还多。那几天我妈很努力的去求医,我在“ ”长大。博大精深的中医,在我这个弱小的小东西里,更是博大精深,神秘莫测。

当时生病的时候,我趴在妈妈背上,到处找中药,品尝偏方秘方,吃光“ ”,灌上“苦水”。过了几个月,好了之后,功劳总是归于最后一个神医。过了一段时间,他又蔫了,于是又去看神医。一副大黑框眼镜,一张健康的脸,仙风道骨,笑容可掬,一副羽翼丰满的神医风范,让人一眼就把病除了。还有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中药味道,让人觉得他也是一个很奇妙的中药。如果你坐在他面前闻闻气息,你会觉得神清气爽。这大概就是行医多年的修炼吧。他书桌上的小长方形枕头,不知用了多少手,也成了中药。桌子,凳子,甚至他座位前的土,好像都是用来入药的。三根手指放在病人的手腕上,稍微侧耳,呼吸,沉思,然后用笔抓笔,一会儿药单就出来了。新人会拎着一打黄纸包的中药,心安理得的回去。但是每个开心的医生都只能治好我一次,但是下一次效果不好或者药不对,所以开心的医生要告诉我们再请一个人。就这样,我成了名副其实的“药罐”。

“妈妈,我快死了吗?”我突然动了动窝,靠在门槛上,等着妈妈下班回来,然后伤心地问。我妈脸色发白,扔下锄头,用粗糙的手摸了摸我的额头,然后狠狠骂了我一顿:“然后胡说八道!”把我抱回床上。我还是弱弱的说:“妈,我要活到十五岁。”我说不出为什么要活到十五岁。可能是觉得自己十五岁长大,可以说是成年了。小时候听到有个孩子死了,会留下很多委屈。我总是想念我的家人,不时地在世界各地游荡。是吗,以为是舍不得家人,回家看看。对于活着的家庭来说,这是为了虐待。我不想成为这样一个所有人都敬而远之的鬼,所以我至少要保持十五岁。我妈听到这些,很着急,很生气,更难过。她总是说,等她拿到天上月娘的口水,我就可以长命百岁了。不知道这婆婆月亮的口水是什么灵丹妙药。我只知道有一天,我妈突然给了我一碗白开水一样的药。这是传说中月亮妈妈的口水。后来我才知道我妈迷信偏方,把秋日早晨的露水给了我。这个露水要在特定的时间和地点采集,也就是清晨五六点草丛中蜘蛛网上的露水。不知道我妈是怎么收集到这么满一碗月亮婆婆的口水的。但是我的心真的很踏实,只是病情一直没有好转。她更着急了,问各种民间秘方,各种神医,什么清汤,无盐;是什么让香蕉在吃之前在水箱里泡三个月,是什么让它容易吞下蛇胆,更离谱的是,把鼻子贴在井边的青苔上吮吸……吃了滨池蛇鼠和紫河车,我就成了什么都不会尝试的小白鼠。

听说涠洲岛有个神医,很厉害,人也多。妈妈背着我走了。第一次去涠洲岛,第一次坐轮渡,头晕。大海是蓝色的,深不见底,可以看到鱼在周围游动。如果我没有病得没有力气,我就会像鱼一样在渡船上跑来跑去。那个地方宋卡多,红尘滚滚一路。走到那里,感觉整个人都成了关公的泥塑。我还看到了一条几乎有一头牛那么大的大鱼。他们说那是一条鲸鱼,像搁浅在市场上的一艘船,有一个白色的肚子,吸引了许多人观看。还有一个又大又密的香蕉园,还有毛毛粉的红薯。想必这就是卧虎藏龙,神医应该在这里修行的地方。当我们找到快乐的医生时,已经是下午了。他问了我之后,开了很多中药,还跟我说了一些禁忌。我妈一路都很激动,指着路边的东西说这个说那个。我累了,在妈妈的怀里做着魔梦。这次旅行似乎是去蓬莱岛。

如果我知道中医这么苦,我绝对不会指望活到十五岁。要熬制中药,按照神医的要求,要在瓦罐里熬制,只能烧稻草,慢慢煨,煨三碗水到大部分水,然后回收渣两次。每天晚上,家里甚至半个村子都弥漫着浓郁的中药味道。最难最痛苦的就是吃药。当时邻居以为我家在杀猪。爸爸抱紧我,一只胳膊紧紧抱住我的头,一只手紧紧握住我的手,二姐抓住她的脚。我妈一手拿着药,一手捏着我的嘴。妹妹个子小,没有力气,只能用毛巾把我嘴里溢出的药汤擦干净,以免流到我耳朵里。当时我哭得动弹不得,舌头顶住了把药推出去。药汤还在往嘴里流,说不出的苦。我妈说神医叫我不要加糖,不然药效就没了。所以只能看着我妈挂在大厅横梁上的那篮红糖“ Sitian ”。

我不记得这持续了多久。渐渐地,我可以和朋友一起玩,在田野里放牛,背着书包去上学。我活到了十五岁,但我妈等不及我十五岁。这种苦有什么用?红糖没用!是时候了吗?但时间越长,苦味越浓,就像妈妈给我煮的中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