饺子;饺子 ,网络写手: mark0242122 [文集]

  • A+
所属分类:纵观古今

我妈喜欢包饺子,我只喜欢吃,不想参加。几乎每一次,我妈都充满了兴趣。她忙啊忙。做饭后,她坐在旁边,看着我们吃饭。

小时候也很爱吃,经常期待吃到又热又好吃的饺子。但是吃的欲望逐渐下降,包饺子的项目太大。剁面团再擀面团是浪费时间,我越来越没兴趣了。后来我甚至很排斥。我总是问我妈:你为什么又包饺子?

我妈几乎从不解释,也不听我的劝阻。没人帮忙的时候,她自己做。这种情况跟我妈几乎持续了一整天。

高中的时候离家去县城读书,一个月回一次家。我妈不仅做了饺子,还做了辣椒炖菜。后者是我最喜欢的食物。到目前为止,没有人能比我妈做的更好。也许它有我妈妈的味道。但是饺子已经被排除在我的食物之外——我很少再吃饺子了。但是,每次去看望母亲,他几乎毫不犹豫地马上包饺子,他已经准备好了。

不管是在外面学习还是下班后,每到五一,十一,以及其他预计该回去的日子,妈妈都会包饺子,包饺子。她虽然填饱了肚子,但是吃腻了,除了吃别无选择。我真的不想再吃饺子了!这种反抗一直伴随着我断断续续。

爸爸妈妈后来从农村搬到辽中县,住在一栋楼里。没有农活,他们就不必这么努力工作,但她的工作习惯仍然存在。在我印象中,她把劳动变成了一包饺子。我高中离家,后来很少回去工作。写的时候心里很惭愧,酸酸的。偶尔回家,被妈妈剁饺子的声音吵醒,她辛苦的一天已经开始了。为什么这么努力,这么早起来就为了吃饭?另外,我不喜欢吃的是饺子。

我妈就是闲不住。总是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是我吃饭的时候,我妈就坐对面看我吃饭。偶尔,她会问这个问题。如果她真的没什么好问的,她说:吃,再吃。现在回想起来,那是一个温暖的场景,一种甜蜜的感觉。现在我老婆偶尔会像妈妈一样看着我吃饭。心里的暖流只能是家人给的,只能在家里体现。

三月,我爸妈又搬家了,住在我附近。我妈很开心,有帮手:全家一起上阵:包娇子。妈妈很热情,时不时地告诉我们做这个做那个。这几乎成了每个周末的经典节目。

这是一种久违的家庭幸福、充实、相互依赖的感觉。任何困难都不能阻碍和分隔我们。

我们要和时间赛跑,因为妈妈的时间不多了,她变得越来越憔悴,最后步履蹒跚,最后干脆躺不下去了——肺癌已经把她彻底击倒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病,更强壮的母亲也不会搬到我们这里来。

为了照顾妈妈,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也会包饺子,就像妈妈以前那样,一个个告诉我:来吃饺子。妈妈倒在桌子上,经常笑着看我们吃饭,他会试着自己吃——但情况越来越糟。起初,我妈妈可以自己把饺子放进嘴里,但慢慢地,她只能把饺子放在空中,眼睛盯着她,只有在我们的帮助下,她才能把它放进嘴里。后来手抬不起来,我妈终于完全瘫痪了。一直以为是易瑞沙的副作用,一次次去看医生,都没有结果。

我们总是对妈妈隐瞒病情,妈妈也从不过问。在醒着的大部分时间里,她经常告诉妻子和兄弟姐妹打包饺子,让他们回来吃。

我不参与,也不反驳。让我妈做她喜欢的事。当时我也发现,一家人幸福地坐在一起,吃着饺子,那是一幅非常和谐温馨的画面。为什么我之前没有体验过?

平时工作奔波,结婚生子,买房还贷,都在不停的想着怎么挣钱养家。也许直到中年,我们对生活的理解才变得更加真实。

饺子是桥梁,亲情是纽带!也许在妈妈单纯的思想里,吃饺子也是一家人团聚的日子!

11月的最后一天,妈妈走了。我忙碌的妈妈终于停下来了。她可能去天堂包饺子了。而且以后还会吃饺子,但是已经没有妈妈的味道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