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草生活 ;来源: 紫婷子

  • A+
所属分类:纵观古今

1.

阳台上的三盆朱顶红是开放的、精致的、灿烂的、优雅的,就像一个穿着全套衣服准备参加聚会的女孩。

我欣赏它不是因为它的美,而是因为它的生命力强。

10年前的我没有现在这么爱花草,对花草的真爱也不如现在。一盆花的生死不是我一个人能左右的,也是因为我的年龄。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关心事物,怜悯一切生物。

我不记得那一年我是怎么种下一盆朱顶红的,也不在乎它是不是年年开花。我只记得它的花五颜六色,巨大无比。花梗有一英尺长,手指很粗。花蕾绽开后,四朵花相对绽放,所以也有“对红”之称。

在2008年的暴风雪中,广东的天气也异常寒冷。那一年,家里所有的植物都被冻死了,朱顶红很难逃脱。花盆就这么空着被我抛弃了,等着来年春天开花。我需要花盆来种植其他花草,把原来在朱顶红种的花盆倒空,才发现土下有几棵手指大小的朱顶红芽菜。我舍不得把它们扔掉,也不想把心思重新种上。以前,我不知道朱顶红是否适合水。可怜的是,它在水里发芽,吸叶子。这一刻,我爱上了他们!

之后我又把它们种在三个花盆里,越来越重视。我每天专门给他们打包淘米水,喂他们淘米水。他们每年还会送来绚丽的鲜花。

六年过去了,细细的花蕾还在眼前,柔弱的叶子还在向我招手……这个春天灿烂的花朵比往年更加灿烂。

2.

有一年一个同事种了一盆自己嫁接的蟹爪兰,春节前很漂亮,我就无限热情的喜欢上了花。第二年春天马上种了一盆,可惜一年后根烂死了。之后心里一直怀念着蟹爪兰,年复一年的流逝,想着年复一年的再嫁接一盆蟹爪兰。可惜很难找到主暴君的花枝,近十年也没有机会看到蟹爪兰。

终于在2014年春节的时候,同学们的家长帮我找到了四个像宝贝一样栽种,像孩子一样呵护的花枝。他们也辜负了我的期望,成长的很好。

我每天都给它们养淘米水,每晚都给它们浇水。六七月的台风季节,我把其中一盆里的蟹肉兰花全部卷走,看着只剩下光秃秃的花的可怜样。我还每天浇灌和培育其他蟹肉兰花。

另外三盆蟹爪兰依然生机勃勃。不知道什么时候那盆光根发芽了,皇帝的花从身体里出来了。我觉得很丑,就掐掉了小树枝。但几天后,它又长出了一个。我见它倔强,就不再掐它,任它生长。另外三盆蟹肉还活蹦乱跳,枝叶越来越多。学士暴君之花的新枝正在逐渐伸展,不知何时它的花盆里长出了一株不知名的幼苗。不管是什么,我还是浇了。这无名小苗还不错,枝长叶嫩,别有一番风情。

十月,蟹肉的叶子上长满了小斑点,是花蕾!我喜出望外。每次回家第一次跑去看他们。我看着它们的时候,总是想象着像一盆盆火一样的花灿烂地盛开着,烂掉了,总是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

14年冬天不冷,12月蟹爪兰开放。

那是华丽的,那是美丽的,那就像一个穿着红色巴黎连衣裙的女孩,所以我看不够。

广根巴帝花枝的新枝斜着穿过顶端,仿佛为不知名的小草撑起一片天空。无名草也随着蟹爪兰开的节奏开出小黄花,几十朵都开满了。虽然每朵花只有一颗钉子那么大,但它们如此英姿飒爽,并不因数量多而不甘示弱。站在旁边,我常常想:一定是暴君的花枝觉得自己没有保护好嫁接在身上的蟹爪兰。为了不让我师父失望,他拼命把他所有的好东西都奉献给我!

是的,花草也有生命和感情。不然怎么解释?

3.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心越来越软,遇到什么事情就渐渐失去了愤怒,这可能和我对花草越来越喜欢有关。

我不能忍受别人扔在垃圾桶边的垂死的花;别人折下来的花坛树枝,我都舍不得。当我回家好好照顾他们的时候,他们永远不会辜负我的期望。越长越好,越漂亮。

我家有一盆吊兰,每年都会连续分枝。每次都想尽办法把家里的锅碗瓢盆找出来,用来做吊兰的枝干。因此,在我的花架上,你会看到茶壶、茶杯、大碗、炖菜和更多的塑料罐。这些小花草在不同的器皿里有各自的姿态和魅力。

虽然我喜欢花,但我很少去花店。花店的花很漂亮,但是花店买的花养起来死的快。原因是它们以前在温室里生长。一旦它们离开温室的温度和湿度,有了足够的肥料,它们就会很快死去。看着一盆美丽的花死去并不容易,所以我只养一些容易养活的花。

人生如花草。

你以前的荣耀,你以前的美丽,就像那朵美丽的花。

人生中,每个年龄段都会有一个开花期。春花盛开,夏花灼灼,秋花美,冬花超脱。朋友们,请把握好各个年龄段的花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