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 ,创作者: 石语

  • A+
所属分类:百味人生

老姨夫说,你看,这两个都要臭了。

老叔说臭臭的,意思是关系恶化了。气味的反面是香味,说明关系特别好。关系好不是坏事,但是太好了。如果不在乎对方,可能会变得更糟。

老九所说的两家是指村里的张家赫王家。张门是铁匠,王门是木匠。两家人的关系比较平淡,就是在街上见面打个招呼,问吃饭了没有,连浇花之类的话都没问。村里一次要建几辆小货车,使得两家关系密切。当时村里都是人在干活,一天的活算一天的工分,到了年底,钱和饭都是按工分算的。但是过了几年,队长发现这样做的弊端:大家都在混日子。一笼头,李鞋匠竟然干了8天。当船长焦虑时,他看着他这样做。李鞋匠并不着急。他花了将近很长时间磨剪刀和铲子。船长问他,他自信地说:“你磨快了刀,就不会错过樵夫了。你磨不了,我怎么干活?”从痛苦的经历中吸取教训后,队长有工作了就会承包出去。虽然价格不好把握,不确定的话有时候也贵,但总比兼职好。我老姨夫总结了这两种工作:内工(按天办事)不要脸,不想死。

我们回到张铁匠和王牧江的话题。他们合伙为团队做了五辆小马车,只用了两个月就完成了。车厢的铁架和车身刷了3遍清漆桐油,远远就能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车头和车架上的铁箍厚实结实,更重要的是刹车的设计采用了当时最流行的闭合式。绳子一拉,轮箍就被锁死,蛮力骡子就停了。这个工作让两家人从500块钱赚到了钱,另一家人从250块钱赚到了钱。铁匠张用这笔钱在他的主屋东侧建造了三座大瓦房。

随着这五辆小马车的开始,这个村子和邻近村子的生产队只要有这样的工作就来找他们俩。这两家很快就成了村里的龙头户。

合伙做生意,两家关系变得香香的。今天张铁匠带了一只兔子,请王牧江过来一起喝一杯。明天,王家炖了一只老母鸡,请铁匠张尝尝。张婶进城买布,也给王婶带了一块;王婶割韭菜,想送给张婶。后来想了想,她干脆把饺子馅调好发给她……。张家的孩子建青比王家的孩子大五六岁,但因为两个大人的关系,这很有趣。过了一段时间,王家的孩子晚上住在张家。

老姨夫说两家要臭了,两家关系还是香的。过了几天,舅舅的话实现了。

那天我正在吃饭,听到街上有人吵架,大家端着饭碗出去看。在20世纪70年代,在街上吵架在我的国家很流行。有的人对着对方吼,有的人对着对方吼,很热闹,经常引来很多围观的人。这场争吵是张阿姨和王阿姨之间的。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王阿姨说张阿姨欠她30块钱的钱,张阿姨说她上次在县城给你买的布已经花了35块钱。你有胆子向30块钱要钱吗?王阿姨说我不是给你买了一袋化肥,一袋饲料和三瓶半农药吗?张阿姨说你孩子整天在我家吃饭,我去年春节给你带的年货你还没付钱。

说着说着,两个男人就打起来了,一起在地上打滚,直到两个男人过来对着自己的女人喊,打完了。

后来两个臭了。走到街上,看到低着头假装没看见对方。两个家庭的孩子现在都没有反应,在学校见面也无动于衷。

半个月后,铁匠张早上打开门,看到门口有一个铁锅。他知道这是过去从他在王木江的家里借来的。他一声不吭,提着锅回家,转向铁匠的炉子去打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