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母亲 ,创作者: 张亚凌

  • A+
所属分类:爱国诗歌

我一直觉得我妈骨子里是个很浪漫的人。

记得小时候,我在切面条的时候,妈妈总是把我叫到案板前问,凌娃,你想吃什么面条?我呢,脖子歪,脸歪,我妈就照我说的剪:三角形,菱形,正方形,长方形……随便我说。我爸总是埋怨我妈,说大人不像大人,你就陪她玩玩,一顿饭吃的一塌糊涂。

我爸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我的参与,我做梦都在胡说八道,才俏皮的吃完了无油无水无菜的杂粮面,吃的有味道。

妈妈用小米粉、玉米粉、红薯粉蒸的时候更民主。只要我们兄弟姐妹没事,我们就可以上案板参与。把各种豆子洗在一边。随意捏一下馒头的形状,就可以放上自己喜欢的豆子了。妈妈只是强调自己捏的馒头是自己的,要吃,不准骗。

已经约定好了,各种不太喜欢吃的包子,我们都会毫无怨言的吃。但是,只是因为里面包着几颗豆子,而且是自己包着的,吃的感觉就好多了。

想想看,在几个箅子上,有各种不同的包子,谁会这么开明呢?只有浪漫的母亲才会想到用各种方法刺激孩子的味蕾,来激起孩子的食欲。

妈妈的浪漫当然不止于此。

想想看,当吃一个苹果像过年一样隆重的时候,院子里的苹果树上的苹果数在妈妈的复读里已经算清楚了,我们绝对没有机会去偷。

摘苹果是我妈妈自己做的事。在高处,我妈会站在梯子上小心翼翼的摘下来,从来不会不小心磕掉一个苹果。然而,我妈妈总是在树上留一个苹果,说是给鸟吃的。

树上有很多苹果,但一条巷子里至少有20户人家,每家送两个,留给我们吃的也不多了。自然不会空手而归。我们只用一种口味的苹果来换取多种口味。

呵呵,人吃不饱,留给鸟吃。一棵苹果树让我们尝了很多。都是妈妈的浪漫。

记得那年我要出去读书,我妈送我和我爸去村里。我们准备走的时候,我妈拦住我问,你忘了什么?我想了一下,什么都没想到。母亲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钥匙,背后挂着一个小绒球。我妈说,拿着我家门口的钥匙,我家宝宝会觉得像在自己家一样散漫。

父亲撇着嘴不屑地说,玲儿上大学的时候还在和伊娃玩。我们得快点。

“想家的时候看钥匙,门被推开。”我和爸爸走了很长一段路,妈妈还在提醒我。

更别提想家了,我会把钥匙拿出来。看着它,我恍惚地进了屋,来到屋角,思乡的难受感慢慢被冲淡。

我一直认为给我钥匙是我妈妈做过的最浪漫的事。

妈妈真是个浪漫的女人。田地被分成家庭。人种庄稼,都是一边磕一边种。妈妈想在地面前种一片向日葵。只是一张好看的图片。——没熟就被路人捡走了。父亲嘟囔不划算的时候,母亲说,我看着芽拱出地面,看着叶子变宽变大,看着向日葵盘好几天。人家图个口惠而实不至,还是我识货。

看看妈妈,计算得失真浪漫!

说实话,多亏了妈妈的浪漫,我才快乐的长大。

我记得30多年前去过市场。八毛钱一碗好吃的米粉,娃娃们围着吃,大人乐呵呵的看着,不吃就香。我妈把我拉到书摊,大方的给了我20毛钱,告诉我,好好看看。

我妈相信“我的口瘾一过就会消化,眼瘾一过就会留在心里。”别的妈妈给孩子带回来吃的,大部分都是给我带笔记本,笔或者书。30多年前,连吃饭在关中农村都是个问题,但我妈给我订了一本杂志,让青少年看。

巷子里其他女人不理解我妈,说她“活不了”,但我知道浪漫导致我妈今天站在“”,但那是“明天”

我喜欢妈妈的浪漫。我今天喜欢写作的原因大概是为了继承她的浪漫。我想把它当成一种财富让孩子传承下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