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椒变红的那一天。 |网友: 李林

  • A+
所属分类:网络日志

湘南正月,又湿又冷,灰色的天空,黄色的土地,总让人觉得有些无力。这个时候,如果你来我们国家走走,看到木窗棂里金黄色的玉米棒子,屋檐下墙上的红辣椒串,一定会让你心里暖暖的。风像一只轻盈的蝴蝶,绕着红辣椒飞舞,红辣椒像一朵盛开的花在屋檐下飞舞。

那串辣椒是用粗红的手指用事先搓好的绳子一根一根捆紧,或者用大针棉线从辣椒的小柄上穿出。在农村,那串火红的辣椒是人的对联,是农村一道迷人的风景线。红辣椒不仅能驱寒,还象征着盛世。

红辣椒不是天生的本色。春雨过后五颜六色,夏后火红,秋霜之后滚烫。家乡有句话:“贵州人不怕辣,四川人不怕辣,湖南人不怕辣。”不辣不辣,湖南人爱吃辣椒,全世界都知道。

这么多年来,辣椒已经成为一种文明,深入人心,流淌成一种霸气的精神。在我们农村,辣椒是必不可少的蔬菜,可以不用油,不用葱和姜,不用味精酱油和辣椒。“一个麻辣火引起百年大火,难得的事往往靠一个辣椒。”它的浪漫气息不亚于朱自清《桨声光影》里的秦淮河。出门带一束红辣椒就像从老家带一撮土,你永远忘不了自己是吃辣椒长大的孩子。

小时候对辣椒有一种特殊的感觉。秉承外婆和妈妈的勇敢和热情,敢爱敢恨,持之以恒,连最辣的辣椒都敢吃。由于季节的限制,不可能一年四季都吃到新鲜的辣椒,所以我妈就想尽办法延长辣椒的保存期。鲜辣椒密封在塑料袋中,放在鱼塘底部,或与鲜辣椒一起储存在草木灰中,两者都可以延长辣椒的保质期一个月以上。冬春时节,鲜辣椒被掰断,屋檐下一串串珍珠龙舌兰般的辣椒成了家人热切的期待。虽然缺乏甜味,但有点辣。风干后的辣椒坚实结实,微风一吹,辣椒相互碰撞,成为农村最简单的风铃。

从小就嗜辣。我家叫它“白水菜”,自然淡而无味。桌子上的红辣椒酱或油炸辣椒肉干是必不可少的一餐。从外地新来的人,一定要经过大汗的洗礼,直到鼻肺冒烟,头发竖起,血液沸腾,大部分人最后拍拍手。胡椒是治疗胃病的良药。再疼也没关系,不会疼,胃也很结实。胡椒可以驱寒。在潮湿寒冷的季节,几个辣椒就能让人保暖,不用担心清鼻子。

每年除了浸种育苗,种辣椒都成了家里的一件大事。从辣椒串中挑选一个种子饱满的大辣椒,用剪刀剪下,在温水中浸泡一夜,即可种植。辣椒苗生长的土地必须由母亲精心安排,每一个花生大小的土埂都必须用手碾碎,覆盖一层干苔藓,既透气又保暖。从出土的辣椒苗到移栽,母亲像照顾婴儿一样细心。辣椒苗很容易移栽,可以种在屋前、屋后、田埂的山坡上。从开花到长成手指大小的辣椒,直到端午“ ”才能品尝到新产品。翡翠青椒配第一只刚开棚的春鸭(一群家禽中第一只被宰杀的家禽叫“开棚”),醋鸭血炒,是湖南菜单上最正宗的等离子鸭。

辣椒品种繁多,从可以直接当蔬菜吃的甜椒、角椒,到朝天椒、野辣椒,都是湖南人的最爱。家里有句俗语:“不把辣椒补上,两头受罪。”人之所以嗜辣,其实与辣椒的开胃功能密不可分。在农村,随处可以看到孩子们一边吃辣椒一边哭。即便如此,他们也从未停止吃辣椒,因为人们变得越来越受欢迎。

辣椒的吃法有很多种,有干辣椒,剁椒,辣椒灰,辣椒酱,辣椒油。辣椒可以煮、炒、蒸。那些香喷喷的热腾腾的,从舌尖流到胃里,蔓延到每一个毛孔,融化到血液里,就是生命的火焰。辣椒不仅仅是一串繁华的日子,更是一串人的毅力和毅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