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年我搬了几次深圳 写文: 学者饭小雷

  • A+
所属分类:感动心灵

在深圳的那些年里,我搬了几次家。记得有一次刚搬回家,突然觉得有必要修剪一下头发。刚在楼下看到一家理发店,就就近解决了。理发店的灯光太暗了。一个看起来像店主的中年人懒洋洋地坐在收银台里。另外还有几个裸女希望把整条腿都伸出来,但是顾客很少。我也没多想,觉得不排队也能省点时间比较好。

我进去后,一个看起来有点素的女人走过来,叫我坐下。我告诉她我的头发有点长,可以稍微修剪一下。女的也不怎么说话。她不一会儿就给我剪了头发,然后对我说:你可以扎个马尾,随意披在肩上。我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新发型,也就一般般,就掏钱走了。后来听一个老乡说,其实这个理发店只是个剪头发的幌子,只是偷偷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难怪我走进去之后,看着店里那些人,不知怎么就觉得气氛有些不正常的味道。

对于这些人,我懒得说什么。一直以来,我都是真心尊重那些用真本事开店赚钱的人。我认识一个叫星期三的理发师。他是个有真本事的人。星期三是我弟弟的高中同学,他爸爸是一个熟练的老剃须刀,给他洗头,理发,刮胡子,割耳朵。经过一套全方位的服务流程,客户瞬间精神焕发,倍感舒适。星期三是我父亲的事。他不高不胖,眉细眼秀,但眼神清澈灵动,脸颊微有雀斑,手小,手指修长。听老人说,这种手型的人大多是做技术活的匠人,匠人独具匠心。

周三获得了父亲传授的剪头发绝活,确实是个技术娴熟的理发师,完全配得上“智谋”这几个字。早年,我老家的街上有一家小理发店。在他这一代,如果只靠父母教的理发技术,是跟不上时代需要的。理发师也必须染发,制造负离子,否则会被淘汰。为了不落后,他经常去大城市成都深造,让自己的理发技术既有传统风格,又有与时俱进的新时尚。所以他很受很多人的欢迎,男女老少都有,生意也很好。

周三的妻子,一个小而精致的女人,大眼睛,高颧骨,剪头发的技术很好,可以算是他的得力助手。她特别擅长给怕剪头发怕哭的孩子剪头发。她的动作轻柔迅捷,表情和蔼可亲,在孩子还没来得及哭的时候就迅速完成了剪头发的任务。夫妻俩一起唱歌,互相配合,使得理发店非常热闹繁华。他们还有一个聪明活泼的儿子,长得跟父亲一模一样,过着幸福的生活,令人羡慕。

我在老家的时候,经常周三和嫂子去理发店。小姑不喜欢卷发,只是喜欢把额上珍贵的刘海烧掉,玩一个独特的造型。有时候,我只是和她一起去。因为人多,大部分时间都要耐心排队一段时间。在等待的同时,我们静静地看着周三理发时娴熟流畅的动作,看着剪刀、梳子等理发工具,不断变换手指间的方位,在顾客头上上下左右旋转,整个理发过程仿佛一气呵成,干净利落。即使你没有剪头发,看到他剪头发的精彩表演也是一件非常赏心悦目的事情!

后来到了周三,他的理发店干脆扩建,向市里开放,生意越做越好。由于顾客比较多,两夫妇根本忙不过来,就请了几个年轻人做帮手和学徒。

有一天,店里来了一个陌生男子,性乱轻佻,公然猥亵其中一个长得不错的女生。女生害怕。很显然,他把周三的理发店当成了那种地方。星期三,作为店主,他立刻用义正言辞警告他,如果他理发认真,就心满意足了,如果他有其他目的,就走错地方,叫他出去。谁知道,这个人恼羞成怒,突然从身上掏出一把刀,恶狠狠的把星期三捅到地上,然后逃了出去。可怜的星期三因为伤势严重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从此,世界失去了一个真正依靠科技吃饭的理发师。我后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