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一生的实践 ;本文作家: 冻凤秋

  • A+
所属分类:纵观古今

爱情似乎触手可及。比如我们生来就是享受长辈无私的爱,在人生的道路上会遇到朋友的爱和支持。我们在年轻的时候享受爱的滋味,然后当我们成为父母的时候,我们自然而然地爱着我们的孩子。

爱情是很难完成的,比如对方是否喜欢爱的方式,对爱情的需求是否掺杂了太多的自私和贪婪,相爱的双方是共同成长还是互相折磨,爱情的内容是局限于自我的某个角落还是被抛向更广阔的世界。

关于爱情的困惑、思考和争论从未停止。

也许,比谈论爱情的意义,担心爱情的错误,或者寻找爱情的出路更重要的,是每个人的精神成长。

我们的一生,都需要在爱中实践。

7月17日,应《河南日报》中原风读书俱乐部邀请,知名专栏作家、心理咨询师、电台情感节目主持人叶庆成从武汉来到省会郑州,与摩根士丹利时代书店的读者分享他多年的创作经历和人们对中年爱情的感受。

省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奖获得者乔叶听到叶青城要来,非常高兴。他说:“我们已经十年没见了。我要把我的生命献给我的老朋友,再做一次客人。”。

曾经都是知名“美国文学青年作家”,在同一家杂志上互相看文章,在电话里互相鼓励。乔叶是个单纯善良的邻家女孩,那些来自生活的感情清新自然,如春雨无声;叶青城就像一只迷人的小狐仙,用华丽、尖锐、苍凉的话语,穿透人生的悲欢,如闪电,唤起共鸣。

后来,“两片叶子”向着不同的风向生长。一个从农村教师到县城再到省文理学院工作的职业作家,在写作的道路上不断磨砺、耕耘、超越自己,逐渐呈现出每个人的气象;一个公务员从省城辞职,在北京当了报社记者,在湖南做了午夜广播主持人,现在成了自由撰稿人。他在命运的曲折中看到了深深的爱和痛苦。

写作在“70”之后改变了两个普通女性的命运,给了她们选择另一种生活的可能。

那一天,叶青城用她特有的声音温暖而坦诚地分享:她从小就有来自父母的完整的爱,她成长过程中最大的挫折就是失恋。当时她认为感情单纯纯粹,她情感故事的主人公似乎生活在真空中,叙事也追求极简主义的原则。后来,作为一名记者,尤其是作为一名情感节目主持人,她接触了更广阔的世界,倾听了更多生活在社会底层和边缘的人的生活和情感,这让她意识到爱情的复杂性和多样性。渐渐地,她在文本中加入了更加充实的内容,对社会生活有了深刻的洞察和敏锐的分析。她说我现在喜欢的是河南的回面式情怀,食材很多,味道丰富,营养均衡。

作为一个母亲,她真的知道如何去爱一个人。怀孕和分娩的过程对她来说是艰难的,经历了各种意想不到的波折。十年后,她不敢把当时的过程写进《三十八周四天》这本书里。之后她会推出一系列关于陪伴女儿成长的作品。她说,我承认我对女儿的爱里有一种焦虑的感觉。这种爱不是无条件的,不是无原则的宽容,但即使我接受你的一切,我也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我爱你,相信你会更好。

她写了一篇《回到中原》,发表在2013年《河南日报》中原风版。那篇文章是关于她陪母亲回南阳老家的。她给妈妈看了第一次发表她文章的报纸,妈妈真的很开心。高中毕业后,母亲离开南阳到湖北工作。是在父亲突然去世后,叶青城才意识到失去爱情带来的空虚和虚假。面对年迈的母亲,叶青城决定重访她居住的地方,在一切都来不及之前为她写一本书。

如今她心中的爱不是激烈,而是长久,一点一点释放,就这样慢慢流淌。

经过20年的创作,叶青城发表了十多篇散文、三部小说和翻译作品《走出非洲》。在新出版的散文集《少爱我一点,多爱我一点》中,她作品中的爱因其宽广的视野和悲悯之心而深沉丰富,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她勤奋执着,像文字世界里的精灵一样飞翔。她曾经说过:只是因为梦的捆绑,我愿意把白天的发生和晚上熄灯后的梦的画结合起来。像粗糙的砾石,被火焰融化成沸腾的河流,然后被疾风逐渐凝聚,最后制成一片片的书面玻璃。

现在,她说,写作让我的生活从混乱中走出来,给了我存在的意义。时间往往创造奇迹。我只是在等待,等待最深的心碎汇聚,然后变成海玻璃般的宝石。

就乔叶而言,写作可能是为了不满足于现状,或者是为了赚取大量稿费。现在,她说:我爱这个世界,好像我爱所有人。如果一切都和人有关,就不会和我有关。又丑,又黑,仿佛我也有一种异样的亲切。我好像是一个活了几千年的人。我似乎熟悉每一个角落,包容每一个灵魂。它们似乎都被我理解,被我吸收,被我亲手介绍,成为我生命的分枝。这种感觉很疯狂。——写作对我的意义是我可以过多种生活……

那一天,两人谈了相识,谈了翻译的得与失,谈了小说与散文创作的区别,谈了写作与金钱的关系,谈了阅读的深度与广度,谈了爱情的轻与重,始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叶青城的回答又快又坦率,犀利又深刻;乔叶的话简单明了。

他们和读者一起静静地听着朗诵艺术家肖月优雅而深情的朗诵,他们的文章——“给星星烙印”和“两种幸福”被他们的声音赋予了更多的意义。肖月精心准备并在印刷的文章中划分节奏。你一开口,清亮的声音就会把你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带给人一种不一样的享受。

他们和另一位70后女作家周瑄璞坐在一起,听她说文学是她的全部,文学塑造了她,改变了她的命运。继陈、之后,她以极大的耐心和毅力完成了一部厚重的史诗小说《朵云》,引起了文学界的广泛关注。

他们都问自己,写作难吗?但是,什么事情不辛苦呢?

沉迷其中,因为有爱,有极大的乐趣。

就像叶青城曾经表白的那样:灵魂有翅膀就能翱翔,稿纸就是苍茫的天空。谁说绿叶不可落?

就像现场的声音“冯花粉”:站着听“爽野”的精彩对话也是莫大的快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