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一生磨豆腐 |作者: 高建新

  • A+
所属分类:感动心灵

老人说:“划船、打铁、磨豆腐,这是天下三大苦差事。”我年轻的时候很幸运的磨过豆腐。

临近年底,农民忙着过年。该准备点年货了,不然怎么对得起自己?然后,先做豆腐。如果你准备好了,可以先吃几顿饭,满足食欲,满足渴望。

把秋天收集的几十斤黄豆拿出来,洗干净,像胖宝宝一样泡着的时候,我妈会让我去摘“肥豆”、柴火、豆腐块,拿几块钱的加工费出发。

背着一个很轻的负担四处闲逛比在公园里散步更舒服。来到一个农家豆腐作坊,很多熟悉的邻居已经在排队了。排在前面的阿姨或者叔叔去年都在我后面。他们今年是怎么超过我的?唉,明年早点赶上吧。

终于轮到我了。管磨的老头问我:“是磨还是磨?”我知道他的意思,我故意逗他:“老头,应该是黄豆磨的。是要把我磨成豆浆,还是要把黄牛磨成肉松?”

“小鬼,看来只能吃了。”老人一点也不生气,说,“我问你,你推磨还是让牛帮你推?”

“我想推自己,就不花钱了。”

“好,让你玩。”老人笑了。

我开始磨,像60米赛跑一样,推得很快,但只推了一百圈,就感觉推得越来越重,气喘吁吁,额头冒汗,上气不接下气。这时候我才觉得推磨好玩。老人坐在那里笑着。我说:“请黄牛推。”老人拒绝,说:“不推就得推,会让你吃亏。你还好看吗?”后来我的脚好像被铁链捆着,越推越慢,腿脚很快就软了。

老人看到了,就过来帮我磨,说,“儿子,今天你来磨豆腐,我先揍你一顿,让你明白一个道理叫‘一顿饱饭很好吃,但是很难说’。”我惊呆了。

随着磨盘的转动,从磨盘里冒泡出来的白色花蜜被装在一个大木桶里。听我妈说,泡豆子很讲究,豆子少不泡成浆,泡太久也不好。那什么才是刚刚好呢?妈妈说,只要你掰一颗豆子,看到豆瓣里没有像酒窝一样的凹进去的部分就好了。再泡一下就变成豆芽了,就不能出浆了。

将磨碎的生豆浆放入锅中煮沸,然后倒入罐中。“点花”,即在煮好的豆浆中放入适量的盐水,少放,豆浆不凝固或太嫩;豆腐吃多了会老得不好吃。这“花”手法就是做豆腐的秘诀。

在后来的岁月里,我一直没有忘记“泡豆”的知识和“点花”的诀窍,也越来越明白它们的深刻含义,那就是一切都要有分寸,要恰当。传统文化讲究“中庸”。不是“不偏不倚”,也不是“妥协”,而是辩证法。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尽可能避免走极端,所以少走了很多弯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