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土豆 |笔者: 朱金贤

  • A+
所属分类:感动心灵

简单的早餐后,父亲带我去旅行。他要去乡下卖土豆!这条路崎岖不平,布满了砾石。不注意,就会磕磕碰碰。父亲提着一袋100多斤的土豆走在前面,脚步沉重却稳稳的。他旁边的小毛驴拎着两袋土豆,很聪明的听着叫声。

中途遇到一片缓坡的丛林,是休息乘凉的好地方。父亲把袋子放在背上,请人帮忙卸下驴的背包,然后靠在树上。我看到他脸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在皱纹里徘徊。他黝黑干裂的脸在汗水下显得慈祥而沧桑。

我又出发了。路漫漫其修远兮。我一直在走下坡路,但我从未看到谷底。太阳急了,透过薄薄的t恤,全身焦灼而痛。我和父亲,就像茫茫大山中的两片落叶,在饥渴中寻找命运的根。父亲举起手,擦了擦额头的汗,说:“快到了,已经可以看到天生桥了。”我低头一看,不远处有一座电缆桥。四根生锈的电缆挂在四根石柱上,中间是一块摇摇晃晃的钢板。行人走上前去,发出噼啪声。桥下流水声震耳欲聋,穿透大地的寂寞。

过了天生桥,路转上坡,我们走得更辛苦了。父亲气喘吁吁地说,如果村里有公路,卖个土豆就没那么难了,他重重地叹了口气。还好离老家不远。我们可以听到牲畜的叫声和小贩的叫卖声,我们的脚步在疲劳中重获力量。

到了乡下,父亲在街上找了一棵树绑驴,然后找了一个干净的空地卸土豆,坐在买家旁边。当我环顾四周,有相当多的人在卖土豆。他们的鞋子上沾满了泥土,很可能是从几十里外的山路上来的。等了好久,终于来了一个买家。他们环顾四周。逛了一圈,他们看上了我的土豆。

“多少钱一斤?”

“十五美分。”父亲说。

“太贵了,最多12美分。”

“这是一个又大又香的开花土豆,物有所值。”父亲很坚定。他心想,如果再等一会儿,一定有人能付得起这个价钱。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买家来了又走。很多时候,父亲的想法并不总是得到他想要的。土豆已经回街上了,要卖最低价,而且还要一边读书一边交生活费!偶尔运气好的时候遇到大客户,把土豆都买了。三袋土豆,将近三百斤,能卖三十到四十块钱。饥饿的父亲舍不得吃喝,就给了我十块钱生活费,用剩下的钱买了些生活用品,又赶着驴回家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