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 、发布: 杨素凤

  • A+
所属分类:感动心灵

在学年开始的时候,学生的标准发型就贴在公告牌上,大部分学生都是按照要求剪头发的。然而,一些追星族充耳不闻,不时出现一些奇怪的发型,与班主任和学生办公室的要求进行了一场不屈不挠的较量。

张老师的班上有一个小而英俊的男孩。他是一个很好的电脑玩家。教室和办公室的电脑死机,他两个鼓槌就能正常工作。他仍然是一个优秀的运动员。体育课和运动会是他展示才华的好机会。他身边有很多粉丝,有点众星云集的感觉,但他就是不喜欢学习。他在物理、化学和英语课上睡得很快,从来不写作业。老师跟他打两年没用。下课了,他还活着,还活着,还笑着,班主任可以支着耳朵听他上课。

暑假期间,吵了十几年的小残父母离婚,小残被判给了母亲。为了表示愤怒,他留了一个既不像贝克汉姆也不像周杰伦的发型。老师和他谈了很多次,希望他能按照学生处的要求,弄个标准的发型。表面上,萧灿只答应了诺诺,他却置之不理。周二,班会召开了。学生处一行查了每个班的gfd。小残发型不合格,被学生处通报批评拒绝。张老师的绩效工资将从当月的班级考核中扣除。张老师很生气,批评小灿,小灿有几分真诚和担惊受怕:“老师,下午放学我一定去理发,您放心。”小灿答应了,张老师信了,没说什么。

第二天早上,我忙着上课,备课,国培。张老师没理小灿的头发。下午做眼保健操的时候,突然发现小灿的头发没有剪掉,中间高高凸起的部分被染成了金黄色,就像头顶的向日葵。张老师勃然大怒,让小灿出来。小灿没动。小灿比老师高半个头。他热爱运动,锻炼了他的钢铁手臂。只是在小残被拉出来的时候,小残食言的时候,张小姐伤心欲绝。几年前,她会从抽屉里拿出剪刀,剪下他倔强而骄傲的金发。但是现在的学生和过去不一样。他们总想维权,想自由,有的公然喊出口号:头可以破,头发不能掉,去和家长老师竞争。

张老师憋着气,和蔼地说:“小灿,你怎么不守信?”你是男人吗?

小残脖子被堵:为什么我不是男的?

张老师依然淡定地说:“人言而无信,吐唾沫是钉子。你昨天为什么答应我?”

小灿强词夺理:我不想讲道理。

张老师说:别闹了。你不是理发店里的理发师。学校有学校的要求。毕业后,你是社会上的年轻人。老师不在乎你喜欢什么样的发型。如果你没钱,老师会给你5块钱,给你一张通行证让你处理掉。小张努力保持冷静,讲道理。

正在这时,校长走过来,看到了小灿的头发。他怒不可遏,大叫道:“赶紧处理掉。开学几周了。你的头发怎么还扎着?”

小残的眼神飘了开去,校长把他拉过来:走,去理发!

小灿弓着腰,双手抓住教室门口的栅栏。校长就是不肯放手,学生们就探出头来看现场。几个值班老师走过来,几个人上去才把小灿的手掰断。

小灿跟着校长和周老师,教室又安静了。张老师去了另一个班,他总是不放心。下课后,他匆忙赶到教室。小灿怪异的发型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平头被一群男生围着,有的人笑着笑着摸他的头发。

张老师悬着的心终于落到了地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