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盘 ,文章作者: 灯下的浅蓝

  • A+
所属分类:处世之道

月来客栈位于黄土驿路,为来访官员提供住宿。掌柜的是一个留着灰色山羊胡子的瘦子,坐在柜子里管理账目,有双手计算的绝活。一天,黄昏时分,一位客官骑着一匹绿色的骡子来了。它披着深黑色的亚麻长袍,穿着藏青色的织缎大衣,肩上背着一个沉甸甸的绿色皮包。掌柜的笑脸迎进,吩咐那人从肥胖的大骡子上卸下行李和马鞍,牵到掺有草料的槽头。服侍客官吃饱喝足,送到厢房休息。

那天晚上是16号,月色清朗。客人们关了灯睡觉,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睡。起身,坐在方桌旁,靠着窗棂喝茶赏月。这时候,所有的房客也都睡着了,整个大院静悄悄的,只有隔壁的帐房灯火通明。突然传来“噼里啪啦”算盘的声音,如夜晚突如其来的雨声,似乎很匆忙。客官捧着茶杯,赞叹地听着,突然看到身边有什么东西在动。他看着桌子上的行李松了,几串铜币慢慢移动,像蛇一样从里面爬出来。落在地上,又打着快速的算盘,向缠绕的门爬去。客官忙着把铜币捡起来,放回行李里,捆起来。隔壁的算盘突然停了。过了一会儿,“叭叭叭”,清脆明亮又响了起来。包袱皮又慢慢松开了,铜币还是爬了出来。客官“扑哧一笑”。这次他刚到桌角,用手一按,又塞到包袱里,隔壁算盘声就扔了。很快又响了,就这样重复了三四次。但听着隔壁一声长叹,算盘停了“叭”。灯灭了,整个晚上什么都没发生。

第二天早起上路。结账时,骑骡客特意盯着掌柜的算盘。那是一个大家伙,有着一个古老的紫檀木框架,四角包着黄铜,木珠打磨得乌黑发亮,被店主长长的手指像鹰爪一样拉了出来,滑动碰撞,发出一个金色的石头。付完住宿费,他和老掌柜相视一笑,鞠躬上路。

这是爷爷讲的一个故事。他和朋友远赴山西太原挣钱的时候,不骑车,也不想租车。反正他们力气用之不竭,经常去十天半。难免会在客栈停下来,了解一些新鲜的故事。爷爷是讲故事的高手。每个人都在路上送别妻儿,旅途又累又闷,愿意替他提行李,换取他讲故事。他可以一劳永逸地继续写《水浒传》之类的小说。我在省外挣钱。年底买了大骡子,一路骑回家“ ”。进门后,我意识到了骡子,把它卖了。当时事情比较平静,路上风险也比较大,也是一种带钱的方式。

上个世纪中叶,声音令人揪心的舅舅在生产队当会计,留了两根辫子的母亲在队里做文员,会算算盘。小时候,我没有任何玩具。不知道从哪里找到散落的算盘珠,上面盖着一层很薄的透明纸,放在嘴唇上吹“嘟嘟”,可以玩很久。妈妈让我们姐弟俩猜谜语:“一屋两户,院子里孙子孙女多。多则少则少,少则多”成反比。答案是算盘。算盘的形状像围城一样长,四周是木架,有许多直柱贯穿其中,俗称“ file ”,其中间隔一根横梁。用细绳串珠,私下里。横梁上有两颗珠子,每颗数五颗,横梁下有五颗珠子,每颗数一颗。所以,少得多,少得多。定位后,五指拨珠的计算可以随意加减乘除,灵巧快捷。它是打结和规划后最广泛传播的计数工具。

以前不管卖什么,店里的徒弟都要先学这个技能。熟记公式,手指拨准,练到最后得心应手。当你看到数字的时候,你不需要去想,去看,去摸,去手,三位一体,下意识的拨珠完成计算。类似现在操作电脑的盲打。骄傲是一件很辛苦的工作,因为算账绝对没有错。

我是学金融的,算盘是必修课。那是一个小巧精致的不锈钢算盘,不仅把上档的两颗珠子简化为一颗,还把珠子从老式的扁圆木珠变成了飞碟一样的深棕色硬塑料珠。指尖一触,轻巧省力,声音更轻,清脆悦耳,弹奏流畅,有“的效果,就像把大大小小的珍珠倒进一盘玉石里”。右手完成计算后,低压待机的左手按下liquidator并点击“ ”,然后将其定位在一个整齐的方块中。因为算盘小,女生的手指尖操作起来非常方便,被男同学羡慕。算盘老师是个中年妇女,蒙古族。她身材匀称,高挑丰满,皮肤油腻白皙。用手指拉出挂在黑板上的教学算盘,转脸讲解。教学用大算盘绿珠戴在有毛刺的锉刀上,推上去不会掉。她说“ dial ”的时候,总是念成“B7”。两片粉嫩的嘴唇向两边张开,搭配着那双眼睑微黄的眼睛,细细的弯眉,略松的发髻,一种内敛的诱惑。我想象她和其他蒙古女人一样,骑着马,以矫健的姿势飞奔。想象她弯腰给自己威武的蒙古老公煮奶茶,在毯子上打滚,生下一群漂亮的孩子。而现在,一个在凯尔没有骑马就失去了草原的女人,只能懒洋洋地站在平台上面对着一群羊一样温柔的学生,用肉涡把算盘珠拔了出来。

体育课上也学了“算盘”。未来的职业风险要求我们在对付劫匪时,能够以算盘为武器进行战斗和防御。一两次,我们就走了。

同样的小计划,在不同的手中会发出不同的声音。我不耐烦了,拨珠声快如炸斗。最后我反复按清盘人“唧唧”尖叫。同桌的蓝蓝性格沉稳。拉“的时候,她扣扣”,不慌不忙,速度均匀,准确度高。上弦时,她轻轻一响就稳稳地停住了。不可避免地,物理属性会随着主人的气质而变化。

毕业后去银行工作。当初所有的书都是手工保存的,每个人桌上都有一个算盘。有空的时候努力练习“ 100张传票”。一个条状的小本子,左手翻页,右手拉出珍珠。翻完一百张“ ”,看时间,做笔记,记下数字,检查总数是否有错。然后再清除,继续练习。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出一英里不差的准确度。虽然当时有计算器,但是没有算盘快。如果你点击一个着急的人,有时会按错号码。算盘用久了,手指头都飞了,是银行员工通关必备的技能。即使在计算机普及和机器用于会计之后,算盘仍然是不可或缺的辅助工具。

我家孩子在幼儿园也学过算盘心算。他们用的小木算盘更轻更小,白白胖胖的小拇指拨弄着珠儿,认真,数花如数,有一种孩子气的趣味和可爱。但是没用。上了小学,作业忙,学的东西还给老师。现在一问,眼睛一片空白,却不知道还有一个汉,不管魏晋。

后来,连我都抛弃了算盘。我天生对数字不敏感,错学了金融,但没有经济头脑和兴趣。虽然熟能生巧,你可以用你的算盘,也可以用流水,但是人是没有动力的,出了事也不会“算”。你不能小心翼翼地生活,也不能聪明。这样的人既不能成为一个好会计,也常常纠结于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后来我干脆考研辞职,转而教语文。据我观察,热爱写作的人都热爱自由。这样的人总是会回归自己的利益,哪怕付出很大的代价。

甚至当我当中学老师的时候,听到算盘的声音就忍不住痒。无论是算盘还是电脑键盘打字,长期的手指运动已经成为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习惯,以至于走在路上,感觉无聊的时候,总会有一种兴奋和想要拔毛跳舞的欲望,像醒来一样,像上瘾一样。

《十驾斋戒新记》中的清代钱大昕:算盘说:“古人算计着筹钱。今天,他们用算盘,用木头做珠子。不知道是谁做的,从哪一代开始都没试过。在洮南村,《滴农录》有走在盘上算珠的比喻,元代就有。”元代陶宗彝《南村滴农事录》第二十九卷《朱静》中,奴才说:“樊娜仆,初来时摔珠,自动一言不发;良久,说珠算珠,拨就动;很长一段时间,日本大佛站在球顶上,字一整天都站着不动,即使拨了。”叫“朱三歌剧院”。把一个一直偷懒的老仆人比作拨号后移动的计数珠,真的很搞笑,也很贴切。

古语中有“铁算盘”和“如意算盘”之类的词,指的是那些心计精明,处处深思熟虑,想清清爽爽的人。其实算盘也可以用来算命。先生根据一个人的八字,加减,打算,就能说出他的生死。铭文名称中有“占卜符”,与算盘占卜有关。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爷爷故事里的红木老算盘,吸收了关于月华的日本精髓,在亿万次的计算中,被人的血和血脉所感动。被练过,变成了酷儿,更有招财的技巧。听完故事,我并不讨厌店主的贪婪。我只觉得他偷偷摸摸收钱的行为很搞笑。不要半夜睡觉,瞄准铜钱串,价值不大。比起偷金银的贼和强盗,只能算是胆小的人做的小恶。

算盘被认为是一种在民间辟邪的东西。古代小孩脖子上挂着驱邪“还有算盘”。有一次,算命先生为弟弟看时间,建议买个算盘,挂在钥匙扣上。后来买了一个一寸的微型算盘挂起来。那个物体很小很精致,珠子很多,但是拉的时候需要用牙签,连尖尖的手指都很笨拙。《聊斋志异》里鬼和狐狸勾引晚上看书的密会学者,所以晚上算账的会计先生就没有这种好事了。看来事情不幸被避邪的算盘给堵死了。

我叔叔年轻的时候,作为队里的老会计,经常要去大队本部开会,有时候回来很晚,晚上都忍不住走。斜坡上有一段小路不干净。没有风的时候,经常会有起沙扔石头之类的窃窃私语的声音。我叔叔胆小,经常胆小。后来别人给他看他背上的算盘。那是一个老式的红木算盘,又大又重。大踏步走的时候算珍珠碰撞“喷”听起来像隐藏的武器。果然一路平安,没有打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