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马池的叫声 ,网络写手: 李迪

  • A+
所属分类:网络日志

读周作人的《饮茶》,从喝茶到吃茶,写的是江南的豆腐干。上面还写着:“每天都有人支起炒锅沿街卖。字是:‘辣酱,炒芝麻,抹红酱,辣酱:周德和、葛五香炒豆腐干。’”我心里感受到了霍金音调的魅力,让我想起了另一种遥远的霍金声音。嘿!几十年了,就像昨天的声音:“打酱油打醋,谁要味精?”

这是七八十年代郑州饮马池胡同的一次普通叫卖。我一直觉得饮马池整个胡同的口语都比较一致,大概是生活在一个社区的结果。一条长巷里只有福寿街一个出入口。每天院子里都有很多人互相熟悉,形成了一种以郑州方言为基础,夹杂着世界各地口音的说话风格,产生了很多生动的地方词语和句式,成为一种特定的言语系统。

院子里的人更近。《大红灯笼高高挂》里有一个情节,铁梅躲在邻居家,躲在她家内墙上开的一个黑口里。感觉就跟银马池巷发生的事情一样,因为每个邻居家的墙都是用高粱秆做的泥墙刷白的,邻居能听清楚一点点动静,所以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

有一次,刚刚参加工作的猫哥,半夜两点坐火车出差回来。钥匙打开时,他只听到邻居商阿姨喊:“是谁?”他连忙回答,这是作罢。也让他内心很踏实,老人自己看着门。其实当时巷子和窄窄的福寿街之间来往的人很少。除了乘客,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汽车,只有几辆公共汽车,如1号和2号,没有经过这里。汽笛声,火车声覆盖在这里,治安很好,通常家家户户都开门。

在院子里,每天黎明前,都有各种各样的动作,比如扫地、聊天打招呼、广播、打水。院子外面是脚步声和嗡嗡声。巷子南端的老住户,一个叫花牛的年轻女子,是个善良的傻子。她走过我们家窗户的时候自言自语,有时候走进我们家大院对着一个孩子喊:“你妈回来了!”果然,很快出现了一个大人的身影。她结婚的时候,巷子里的人都去了她家,进不去。非常热闹。

在孩子们的心里,听着外面巷子里传来的声音,他们心里有一种不同的安全感。这种安全感是一种孩子的直接感受,应该来自于这里商业资本的厚重历史积淀。“不知道自己身世的孩子”!

我喜欢听收音机。我家的收音机固定在北墙上,靠近光滑的高粱茎做成的小方形屋顶。广播绳一拉,广播响起,唱着《雁南飞》、《北京颂》、《阿瓦人唱新歌》、《红灯记》等。、以及广播天气预报和新闻等。

打酱油打醋的大叔口音是地道的郑州话。每个最后一个月,都会在最后或下一个晴天,由远及近。

我记得叔叔是个瘸子。我马上就能学会他的姿势。我左腿斜向前弓,支撑左腿。平音“音”高长,然后酱油、醋、bam减少,最后一个字低到听不清。是“ bam ”还是“ Oh/[ “谁要味精?”强调四个字,最后一个字上去。而“ ”这个词开始前的停顿,像是又吸了一口丹田气,很有韵味。他三轮车上的调味品是毋庸置疑的。他们是正品,打了,散装称重,虽然现在不重视。光说声腔,真的很有音乐性,用腔传达感情。

除此之外,银马池还经常游荡“磨剪刀卖菜刀”。几声之后,它往南端走,或者随意拐进一条很深的巷子,然后就听不见了。一个小时后,声音又由远及近,飘到窗下,拐了个钝角的街角,往福寿街走去。剪刀研磨机的衣服和家伙和《红灯笼》里的卷笔刀一模一样。此外,像李昱和一样带着红灯、戴着帽子、穿着制服的铁路道岔工人经常在下班后经过小巷,感觉《大红灯笼高高挂》里的故事发生在郑州火车站附近。

由于饮马池的地理位置,改革开放后,随着郑州火车站的快速扩建和郑州经济社会的发展,不可能保持安静。

其实2000年后,位于火车站东南角的饮马池,就像是被不断扩大的客流冲走的大堤,只保留了街名,如今真正成为了突如其来的客流潮的“河道”,显示了改革开放以来郑州的巨大发展。

毫无疑问,幸福感大大增强了。我们这一代人的幸福,是建立在坚韧不拔、能吃苦、知能兼备的父母的积累之上的。就在社会大风暴之后,他们的爱国热情、创造热情和劳动热情在生成,是对我们这一代人最好的教育。如今,社会的中坚力量基本上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个人生活的道路不是说没有痛苦,而是说在改革开放的大环境保护下,个人的挫折可以得到安慰。这是最好的时机。

人也在变。老郑州越来越漂亮的时候,总觉得小巷的声音没有走远。

突然想起豫剧里的一句话:“碧水上青天”,发自内心的感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