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乡鱼曲 ;投稿来源: 吕继斌

  • A+
所属分类:百味人生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渴望内心的平静。常常,在梦里,我回到故乡,回到青翠的湖岸浅滩,浩浩荡荡的芦苇林,碧波荡漾的小河,去回忆和寻找我童年的足迹和快乐。

乐安河的一条支流像一条腰带一样环绕着我们的村庄。这里是孩子童年的乐园,这里嘈杂的水充满了整个童年的夏天。放学后,我们经常把书包和内裤一起挂在岸边歪脖子的柳树上。我和四五个朋友,斋藤优子和雷子,一丝不挂地在岸边排着队,一头扎进河里,潜到几丈远的地方露出小脑袋,不知疲倦地在水里玩耍。直到夜幕一个个降临,我们才爬上岸。

也许是因为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天性,童年的许多欢乐都与钓鱼、捕虾有关。那时,穿过村子后面的一片小树林,你来到了方圆有几十亩水的松竹水库。水库春夏季水深,有鲫鱼、草鱼、鲢鱼等多种淡水鱼。我和朋友去竹林里采了一根细小的竹子,在竹子的一端绑了一根长长的尼龙绳,另一端绑了一个刚从小贩的箱子里买来的鱼钩,拿了一个小罐子蚯蚓,就完成了一个简单的捕鱼工具。我们坐在岸边,举起杆子扔了出去。不一会儿,我们就能钓到几条三五英寸长的小鱼。这种鱼有一个白色的腹部和一个黑色的背部,就像梭织布一样。它喜欢成双成对地寻找食物。家乡人管这种鱼叫“梭鱼”。这种鱼经常成群结队,不怕人。只要你把诱饵扔过去,它们就会像飞蛾一样追过来。

当时农村学校放学早,作业也不多。每天放学后,我都会去墙角或者废墟里,打开几块碎砖瓦找蚯蚓,放上半盆蚯蚓,把简单的鱼竿扛到河边,然后坐在岸边,等着鱼儿上钩。如果你把鱼竿提起来,把鱼饵挂得足够快,每次就能钓到半筐鱼。回家把鱼篓扔给我妈。我妈赶紧把这些“长枪”切开洗了。在沸腾的菜籽油锅里,院子里充满了鱼腥味。

小时候钓到的鱼虾成了家人集体记忆中最美味的食物。二十多年过去了,每次回到家乡,妈妈都会经常提起那令人难忘的鱼腥味。

最有意思的是“醉鱼”。在我们水乡,田里的一种杂草叫“密蒙花”。初夏,大人们把新鲜“密蒙花”洗净晒干,用面粉揉成小“饼”,这是醉鱼必备的,每次去醉,只需要带一两个饼“ ”和一个小鱼篓,就可以满怀希望地出发去水沟或鱼塘了。找一个鱼多的地方,把“饼”碾碎,均匀撒在水沟或鱼塘的水面上。我将在一个凉爽的地方休息。过了一会儿,大大小小的鱼一条条竖起白色的肚皮,浮在水面上。我立即下水,拿起鱼篓。像秋风扫落叶,我很快就装满了小鱼篮。事实上,密蒙花没有毒性。吃密蒙花就像喝多了的酒鬼。那些还没来得及收拾的鱼在鱼篓里,当药劲过了,它们突然清醒过来,甩着尾巴迅速潜到水底……我经常满载着篮子回到家里,却忘了返回。

秋冬季节,田里、沟里的水很稀,是我们挖鳝鱼的好时机。在田野的泥泞中,有经验的人一定会找到鳗鱼藏身的线索。当你在泥里发现一个拇指大小的洞时,很可能里面藏着黄鳝。只要用食指沿着洞的方向向下伸,当手指碰到滑滑的东西时,张开拇指、食指和中指,形成鹰爪,快速有力地攻击。一条又粗又壮的鳗鱼成了你的猎物。有一次,我挖了一个洞,突然手指被严重咬伤。但当我以为是一条更大的鳗鱼时,我忍住剧痛,把它拖出了淤泥。乍一看,原来是一条七彩水蛇!我吓得直抖,胳膊抖得厉害,手指都脱不开了。甩开它的纠缠,我忘记了鱼篓,甚至连滚带爬地从泥里爬出来逃上岸。到现在,我的手指还依稀留下被水蛇咬过的疤痕。

雪绒花和肥鱼相映成趣,绿草碧波唱渔船。童年的记忆和童年的乐趣像一把刀一样烙印在我的生命中。每当踏上故乡的土地,我都会闻到故乡泥土的芬芳,哪怕是淡淡的湖中飘来的鱼腥味,心中都会浮现出一幅碧波绿草的水乡画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