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可以归结为“白鹿” ,来源网友: 宋鸿雁

  • A+
所属分类:百味人生

一直想去白鹿原和陈故居看看。我想了很久。自从老陈在沈冰的春天开着鹤西去之后,这种想法就变得越来越强烈。如果你想去,你害怕去。当然,你最怕碰到现场。

陈老师“的作品《白鹿原》”是我读大学的时候读的,读的时候带给我内心的震撼是如此强烈——以至于不信的作者陈就生活在我们关中大地上。参加工作后才知道,他住的村子离我现在生活工作的龙首园不远,开车只有十几公里。

今年正月,我又一次读到了陈的《找到自己的句子》——:写笔记、记忆和想象一条河等。他写道:“我家住在白鹿原北坡根下,出门去原路。”他说:“这是我家门前流淌的一条小河。这条河的名字叫灞河。”看完陈先生的文章,参观故居的想法越来越迫切。我想看看他故居后面的白鹿原,他家门前的灞河。

元宵节后的一个周末,寒意稍减,雾霾稍淡,有微风。阳光不时从云层中漏出,让我觉得有些温暖。我终于来到了白鹿原下的陈故居。我的心里充满了兴奋和期待。

根据地图,开车到灞桥区西江村,陈故居就在岔路口前。街上很安静,偶尔有村民走过。一棵高大的梧桐树守着门。后备箱就像陈手里的笔,手里的烟。剩下的枯叶零星地挂在树枝上,与门前的青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竹子直立,竹子是绿色的,竹叶是绿色的,好像刚刚过去的寒冷冬天对它影响不大。

竹围朱砂铁门略显陈旧,门口石狮凶猛,为已故主人看家护院。左门扇上有陈的个人肖像照。他的脸上布满了沟壑,带着平时的笑容和表情,他心爱的雪茄夹在手指间。画像上,他穿得和以前一样朴素,是关中老农的形象。只有他睿智坚毅的眼神,才能把他和白鹿原下的村民区分开来。

右门扇上有陈的经典语录,其中一句写着:“不知道别人知道什么,但知道自己在家里知道什么;在家做好事刻在自己心里,做瞎事也刻在自己心里,无法抹去;其实天知道也知道,写在天上,刻在地上,是抹不掉的。”这是他的一言一行,所以他成了资本家。他的另一句语录也相当耐人寻味:“一顿好饭撑不了三顿,一个好衣架撑不了半个月,但一本好书可以撑一辈子。”多好的演讲啊!他离开了我们,却给我们留下了一本可以看一辈子的好书。

正门左侧的墙上,陈的散文《青海高原上的一棵柳树》中有一句经典名句:“一棵柳树长得这么粗,经历过多少次高原风雪的致人死亡,经历过多少次冻死骨的病愈;经历了多少铺天盖地的雷电冲击,树枝被砍断,新的又被拔掉;毫无疑问,它被一次又一次地摧毁,但它可以一次又一次地复活。多么顽强的精神。”我觉得用这一段来形容陈非常合适!

右侧墙上是徐霞客在陈书法中的名言:“千年香草春烂漫,人如梅花清。”美兰竹居有“四君子”的美誉。门栽竹,干净淡泊,是谦谦君子;心藏梅花,一身傲气,是为远大理想。陈被称为“长安城一等君子”,他的出类拔萃的竹子就是他的化身。他花了六年时间写完《白鹿原》,写完最后一个字。不就是竹的气节和梅花的傲气显露出来了吗?

我多么想绕着院子走一圈,看看陈种下的木兰花,又摸摸他办公桌上写的小圆桌和矮凳。可惜铁门挂锁,我进不去,只好沿着村道走。村里的道路干净整洁,家家户户门前都有竹子迎客。在陈故居的隔壁,有一位面色暗红、沟壑纵横的老农。当他谈到陈,他的钦佩和钦佩溢于言表。闲暇之余,我问:“你觉得陈先生在村里留下了什么?”老农看着陈故居前的竹子,深情的说:“所有的竹子都是在忠实的生活中种植的,村里家家户户的竹子都是从忠实的家园移植过来的。别人虽然走了,却带着常青的竹子离开了整个村子!”竹子从陈故居前蔓延至全村,成为村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看着村里的竹子和绿色的眼睛,我的眼睛不禁湿润了。

屋后白鹿原让人仰望,屋前灞河不断流淌。人已逝去,清如竹。与《白鹿原》相比,小说《白鹿原》是另一座巍峨的大山。有人说陈是“白鹿”自己写的。相信吧!如果不是,他怎么能创造出神话般的白鹿原?

白鹿之下,白鹿不会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