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清泉 笔者: 李梅

  • A+
所属分类:处世之道

雨已经下了好几个月了。太阳一露出半张脸,各种花草就迫不及待地红了绿了。好像不把头伸出来深呼吸一下,就会后悔自己整个冬天都在压抑自己。

有猪苗、播娘蒿、茵陈、蒲公英、灯笼树……争抢发芽、夺叶。它们紧贴着褐色的大地,是一夜春雨织成的绿色锦缎。争艳的是迎春和红梅。黄色的春天迷人而柔软,像一根下垂的辫子;红色的梅花热烈奔放,像一片片红色的云落在枝头。刚进入三月,春天就让我们措手不及。

眼睛因为这个生机勃勃的春天而变得饥饿。周末,我迫不及待地想享受这场视觉饕餮盛宴。温和的春风怎么会没有风筝呢?爱鸟的放老鹰和沙燕,喜欢人物的放孙悟空和白雪公主,崇尚简约的只放瓦片。他们相遇、交谈,偶尔还会纠缠在蓝天里。我一直怀疑他们是在开会讨论要不要改回美丽的名字——风筝。

看着盛宴,肚子像是有些嫉妒,嘀嘀咕咕地叫了起来。别担心,春天怎么会对你不好?拿回风筝,拿起铁锹,全身心地投入广阔的田野。荠菜是嫩的,或者藏在麦田和菜地里,或者招摇地放在路边。只要你有一双雪亮的眼睛,它们就会不带留恋地离开地球,跳进你的篮子里。精挑细选网,洗好,放入沸水中煮开,沥干拌匀,咬一口,吸一口春香;或者剁碎,加入肉末、葱花、粉条包在饺子里,咬一口。还有一种我最期待的美食。叶子比荠菜还宽。因为表面皱得像荔枝壳,所以叫荔枝草。它在我的家乡俗称赖宝科和蛤蟆草。它是一种野菜,也是一种草药。枯叶去粗根洗净切碎,加入鸡蛋,与面粉混合摊薄煎饼,或者直接炒鸡蛋。味道清香微苦,因此荔枝草无疑是油腻胃的最佳选择。

跑了一整天,心美了,身累了,抱着被子躺着。稍冷的春夜似乎比冬夜明亮、明亮得多。没有凌厉的风,没有嘈杂的昆虫,除了安静还是安静,这个温柔而隆重的夜晚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最后,一个熟悉而模糊的声音忽远忽近,断断续续而不愉快。但这偶尔的啁啾声让这个春夜生动起来。那是北方大雁的歌声。经过一整个寒冷的冬天,他们带着春天的卷轴再次飞回来了。无论他们经过哪里,都是春天的帷幕,缓缓打开,里面有令人愉悦的色彩。他们回来了,春天真的回来了。

有了这半夜雁鸣的声音,今天的春游算是圆满了。闭上眼睛睡觉,我听到自己说:吻春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