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石臼白纬玲到食品银行 :发稿人: 朱幸福

  • A+
所属分类:处世之道

家乡门前有一块绿色的方石,方石中有一个半圆形的石坑。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是我们边吃边聊。后来父亲告诉我,这是我们祖先传下来的石臼和糯米。使用时,先将米放入石坑中,用锤子不停地砸,直到米裂成米粒和谷壳,再用筛子过滤,留下白米。我爸说这糯米也很讲究,清淡,米打不开;沉甸甸的,米会被砸碎,夹在谷壳里而浪费掉。从早到晚,连一担米都不如。而且这种米很粗糙,吃的时候会磨破嘴,剩下的小石头还咬着牙齿。

后来农村通了电,各大队在变电站旁设立了粮食加工厂和小碾米厂,家家户户告别了糯米的历史。把大米挑到加工厂,倒进碾米机的小桶里。随着机器的隆隆声,雪白的米粒自然与金黄的谷壳分离开来。一般只要磨两次就看不到米中的几粒,只需要十几分钟就能磨出一粒,比糙米方便多了,而且出米率高,米粒光滑。当时全大队几千人只有这个小碾米机,有时候一天大部分时间都要排队。万一停电(经常发生),会延迟三四天。有一次碾米机坏了,十几天都没修好,心急的父亲忍不住重新操作石臼来养米应急。当农场忙的时候,我父母忙于农活。十三四岁的时候,我带着四五十公斤的大米去大队的加工厂碾米。从家到加工厂有三英里多,都是小公路。大米路上至少需要三四次休息。万一连续下雨,穿着胶靴在泥里走就更难了。父亲叹了口气:“我家门前什么时候有个碾米机好?”

20世纪80年代中期,小型粮食加工厂悄然出现在邻水和鲁林的腰道口。几乎每个大队都有四五个,分散在人口密集的村庄,大多数都转到了大功率的碾米厂。效率是大队小碾米厂的一倍多,更重要的是离家更近。

新世纪前后,农村发展日新月异。电话、有线电视、互联网、水泥路、碎石路等。都传给了每个村庄的每个家庭。信息发达,交通便利,碾米用船、滑板车、拖拉机运输,省了不少力气。但随着外出务工的年轻力壮的农村劳动力增多,留在家里的老老少少依然有碾米的困难,于是就有了移动加工厂:碾米机配拖拉机,移动加工厂配拖拉机。

党的十八大后,美丽乡村建设全面启动,许多偏远乡村和空白村进行了调整,修建了整洁美观的农民住宅区,公共设施不断完善,三轮车、电瓶车、面包车、轿车走进了老百姓的家中。已经被取消的农业税,让我们多年未满的粮仓,年年都满了。我说:“卖点米,堆久了会发霉,老鼠会偷。”但是妈妈总是不愿意多卖:“我手里有吃的,所以不要慌!毕竟生活刚刚富裕,所以要防灾年。”

近年来,工业经济发展迅速,农民也不甘落后。他们相继探索了农业产业化的道路。许多有才华的人建立了大型粮食加工厂,我们通常称之为沙英工厂。一般工厂规模大,有的一天能加工10万斤以上的大米,大米产量远高于小型碾米机,非常适合粮食企业规模化生产。有一次,我采访一家粮食加工企业,看到现代化的粮食加工生产线,我简直惊呆了:进厂后,先把大米晒干或烘干,然后用吹风机把灰尘等杂质清理干净,再用机器把大米和谷壳粉碎脱壳分离。麸皮被加工成饲料,而大米通过一条长长的传送带,这样色选机就可以分拣出小石块、变质的有色米粒和混合的米粒,留下干净的大米装袋。整个过程井然有序,生产出来的大米整齐干净,没有任何杂质。不用水洗就可以煮,也叫“免洗米”。在对这种先进的生产加工技术赞不绝口的同时,我也表达了我的担忧:农民平时在家吃口粮的时候,一次最多能加工一百斤大米,根本喂不上大份沙拉。他们怎么能享受这种高质量的‘大米’?“那你就不懂了!”那家粮食企业的负责人告诉我,“农民在地里收割稻谷的时候,我们粮食企业上门全部收购,大部分稻谷卖给了我们企业,我们加工厂也存在少量的群众口粮,所以要做好账目。当人们在家吃完饭后,可以随时收拾大米,几十磅的大米会用电瓶车和自行车运回家。我们企业的规模化生产、规范化管理、亏损都是企业承担,普通人根本没有任何风险。”听完一段音乐,我脱口而出:“那你们粮食加工企业就是农民的粮库!”

从家门口的古糯米石臼,到大队的固定小加工厂和服务于家的个体流动加工厂,再到今天生产”干净大米的人们的“粮食银行“这是新中国70年农村发展的一个缩影。在这种情况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