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芦苇穿越 、撰稿人: 费城

  • A+
所属分类:处世之道

十里芦苇渡,似一片芦苇海。沿着过河的长堤,四面都是芦苇。微风吹过边境,芦苇的细叶一起旋转。渡口的另一边,绿油油的田野和洼地伸向甘肃,熏人的西南风沾着水珠,一路吹着沿海田野里稻穗的清香。

那些住在河岸上的孩子,一路上追着从芦苇丛中飞出的麻雀。从渡口到水岸,他们挽起裤腿,光着脚,踩在河堤上柔软的沙滩上,折起一根芦苇秆做芦苇哨,一路欢呼。

透过层层芦苇叶的覆盖,可以看到摆渡汤一年四季快速流动。在浩浩荡荡的芦苇丛中,三五个小孩光着脚坐在柔软的芦苇墩上。他们已经收集了许多芦苇叶,每个人手里都有几片芦苇叶,像变魔术一样缠绕了七八次。很快,一个芦笛似的笋壳在自己手中脱颖而出。孩子们把芦苇哨子放在嘴唇上,鼓着腮使劲吹,一声悠扬的哨子瞬间飘过芦苇……

家住渡河岸边的阿胜,是一个擅长吹芦笛的孩子。每到日落时分,他都喜欢独自去渡口吹芦笛。悠扬的口哨声在无边的暮色中显得有些宁静和遥远。

有一天,我求阿生教我吹芦苇做的芦苇哨。阿胜说,要学吹芦笛,首先要学会拍笛子片。他顺手从芦苇中折出几根新的芦苇,拿出一把刀把芦苇杆切成几小段,然后把芦苇杆里的白芦苇衣的两头拧成细线,搁置几个月,直到芦苇杆被风吹干,再把里面的芦苇穗拔出来,剩下的芦苇衣就可以做成笛膜了。

我从阿生手里接过芦笛,试着吹了吹,但没有效果。阿声纠正了我的口型和持笛姿势,但还是没说到点子上。哇,我真是个笨手笨脚的人。我吹不出完整的笛子,直到我把嘴吹酸了。

阿晟从我手里接过芦笛。他把小笛子孔贴在薄薄的嘴唇上,六个小手指在六个小笛子孔上灵活地飞舞。一串行云流水、悠扬婉转的笛声从小小的芦笛里流淌出来,太美了。

阿盛从口袋里拿出一小袋白色的笛膜,挑出一片薄薄的透明笛膜,对我说,贴笛子孔的时候,不能绷得太松,因为容易漏,也不能裹得太紧。不松散,恰到好处,让吹出的音符发音清晰,哨声响亮。

我又拿着阿生的竹笛,敲着脸颊,帮我使劲吹,却只听见“呼噜声……呼噜声……”在芦管里。阿声抓起我手里的竹笛,说笛膜被你的口水打湿了。他拿出一张新的笛膜,贴在嘴上。他只是轻轻吹了吹,笛声婉转。曲调依然饱满,就像大自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