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故事 ,秋元里奈

  • A+
所属分类:感动心灵

过年的味道——奶奶的爱

文/何何专家

快过年了。这时,我想起了去世12年的奶奶。奶奶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因为她的爱只是给予,不求回报。她只是想让你过得好。

奶奶经历了战争,经历了很多孩子,经历了三年的自然灾害,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经历了人生的很多坎坷,但她从小勤俭持家的好习惯,养育了10多个儿孙。这与她一生信仰基督教密切相关。因为信仰,当内心处于最困难、最无助、最不宽容的时候,你可以求助于耶稣基督,把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托付给耶稣基督,你的内心就会平静,当你心平气和的时候,你会对每一个孩子和成员都非常友好。

特别是过年的时候,我们会尽量准备丰富的团圆饭,里面有丰富的新鲜蔬菜,由几道过年必备的压轴菜组成。通常会有蒸火腿、焖猪蹄、炒猪肝、焖鱼、焖肉、蒸鸡等。还会有炸饵块、煮饺子等必备主食。我奶奶会在过年前一个月开始准备年货,因为那时候生活简单,没有现在这么富裕。我会跟着她做所有的准备,从各种原材料的收集和购买,各种菜品的准备,到各种菜品的搭配。准备过程充满了温暖和甜蜜,每个人都在等待那一天的到来。总之,只要全家人能一起吃顿团圆饭,奶奶的真爱和心血就能代表过去一年平静完整的生活,让全家人有凝聚力,万众一心,面向未来,祝愿来年风调雨顺,奶奶对家人的爱就蕴含在这丰盛的食物中。

大年三十一大早,我会帮奶奶把所有的小盘挑洗干净,把饵料块切好,拌好面,把生肉切成2寸见方的块,放在大一点的盆里,加入鸡蛋,把灰色的面拌均匀,放在油锅里炒熟备用。我奶奶会帮我做其他的大菜。

当所有的菜都准备好了,全家人围坐在一起吃团圆饭。每个人都称赞我帮助了我的祖母。其实我觉得这些事情很简单。

我也很高兴能和奶奶一起准备年夜饭。因此,我学到了很多烹饪技巧。是我奶奶教我随时用自己的双手打扫干净整洁的家,随时用手边的材料做一道美味的饭菜。温暖你的心和胃。首先,人要有做饭、打扫房间、打扫家务的能力,然后才有生存和适应社会的能力。这时,我想起了我的祖母。她从不抱怨生活艰难。任何时候,她都可以教我做一顿简单的饭和一顿美味的饭。有了奶奶的美食和真爱,长大后每天做家务做美食都不觉得累。因为你是在为自己和最爱的家人做事。幸福很简单,有时候就是简单的一顿饭。有时候只是一家人一起吃饭。聊一聊,聊一些简单的话题。

所以,我不会看无聊凌乱的韩剧。如果你是一个什么都做不了的年轻女士,每天喝着咖啡聊着恋爱,那么你永远等不到你的真爱。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白马王子。你必须能做灰姑娘能做的所有家务,做一道好菜,有一技之长,才能在这个社会上有一席之地。只有有了合适的男朋友,才能拥有实力相当的婚姻,才能开始有自己的生活。这样有了孩子就不会受委屈,手慢脚乱。

最重要的是好的食物,这也代表着一份爱,这样才能给你满满的满足感和安全感。我不需要寻求帮助。我总能为自己创造一份温暖的食物。打造一个舒适、整洁、干净的家。总之,那是你自己的世界,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家。

奶奶的爱陪伴我成长了很多年。她教会我,与其要求自己,不如寻求帮助。她经常教我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我总是被教导与他人分享食物和真爱。

是的,幸福是什么,其实很简单。也许是为了收拾家里,做一桌好吃的,一起吃饭。我们不会一起抱怨和争吵。一起吃一顿友好和谐的饭。在享受美食的时候,学会有一个感恩的好心态。就像外婆在每一次年夜饭前的祈祷一样,感谢主经过一天的辛苦,赐给我们的美味,让我们有一颗永远感恩的心。

奶奶的樱桃树

文字/林珊

三月的春天,春暖花开。微信群,朋友圈,讨论去哪里赏花,和人拍照,都很热闹。早春,前者一定是桃花梅花和樱花。在我的印象中,桃花是红润的,梅花是白色的,只有樱花介于桃花的红色和梅花的白色之间。比起桃李,我对樱桃有着独特的感情,更不用说偏爱,而是因为在童年,最天真浪漫的记忆是初春的樱花,初夏的红樱桃,还有奶奶慈祥的笑脸。

在农村长大的孩子都知道,三月份天气由冷转热,是去山野游玩的最佳时间。早春的阳光是如此温暖。与侃侃相连的田地就在我祖母的老房子旁边。我比我大一岁的表弟和我一样。最喜欢玩的地方是地面旁边的大石头。这块大石头不是自然形成的整块石头,而是菱角分明,是手工切割后留下的。当然,直到长大后,我才知道这个规则石的形成。那时孩子们知道如何到达那里。总之,我知道这块大石头很好玩。石头有近1.6米长,但对于孩子来说,我们只是敬畏的成年人的身高。石头的侧面有几个坑,我们只要踩上去就能爬上这座“石头山”。我还记得第一次爬上去的情景。我的表弟比我大。他已经爬上去玩过很多次了。每次在下面玩,看到他在上面就觉得有点不服气。我不知道哪一天带着勇气来了。我想我必须试试。我用力抓住石坑,用脚踩在石坑底,蹬了两步。最后用尽全力爬上去,自己也没想到。从那以后,我觉得我开辟了一个新的玩耍的地方,我很开心。但是石头不仅是我们玩耍的地方,也是奶奶晾晒东西的好地方。早春的阳光很难得,家家户户都会拿出可以晒的东西。奶奶喜欢晒萝卜干、榨菜、大头菜。每当她在石头里弄干东西的时候,她总是会打电话给我们,激烈地说:今天不要去石头,谁把东西打翻了,谁就会被打屁股”。转身后,她给了我和表哥一颗糖。我们心里知道奶奶不会打我们,因为每次犯错,只有我妈会。但幸运的是,我不是一个麻烦的孩子,除了“石头山”还有其他有趣的地方。

石头山旁边长着一棵樱桃树,据说是我爷爷种的,但是我爷爷在我5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我对爷爷的记忆很模糊,记不清爷爷有没有跟我说过种樱桃树的事。这棵樱桃树有自己的特点,树干笔直,第一根树枝高得连石头山都直。所以,征服石山后,爬上樱桃树的第一个岔口是我的目标。我和表哥为了开辟新的玩耍场所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但是爬树也很费力,就是每次爬上去再穿梭下来都很费力,磨裤子感觉也很费力。阅读和学习知识真的很重要。受当时刚学的小学三年级课文“ Ravens喝水”的启发,我从Stone搬了一些砖头来提升自己。以后爬树杈岂不是很容易?

初春的时候,樱桃树默默地看着我在树下玩耍玩耍,它也默默地开了许多微红的小花。当时没有手机拍照记录,所有美好的东西都印在心里。当我闭上眼睛的时候,我总是记得在大石头旁边有一棵开满红色樱花的樱桃树。四月,樱花盛开的时候,奶奶一本正经地告诉我:不要摘樱花。如果你掉了一些樱桃娃娃,你将得不到任何水果。我相信奶奶说的话,在我的记忆中,樱花每年都会盛开。我去奶奶家,我们兄弟姐妹都没有摘樱花。也许我们也想保留最完整最美丽的樱花,但我想我们想要更多的樱桃吃。

在樱花凋谢的同时,樱花树的绿叶一片一片的冒出来。我也看到樱花下的绿色小精灵,因为它们会慢慢长大,长成闪闪发光、红润的樱桃。那时候,每到五一,我总是去外婆家,因为那是樱桃成熟的季节。我妈妈受不了我。大一点的时候,我不在乎妈妈是否同意。那时候我跟着表哥去外婆家爬树,放学吃樱桃。

在树上吃樱桃简直是一种享受。爬完树枝后,我们都被红樱桃包围着,我们不在乎先吃哪一个。我们就像掉进米缸里的老鼠,不停地吃啊吃,懒得用手去摘,直接咬。吃的不多,嘴里酸酸的,但过程极其开心。奶奶总是在我们去爬树摘樱桃之前告诉我们:小心,不要爬得太高,我会叫大人给你摘。后来听妈妈说,每年樱桃成熟的季节,外婆都会盯着樱桃树。我奶奶善良,不让路人挑吃的,但她会说:挑边上的,中间的留给家里的孩子。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每年都可以在中间采摘美丽、饱满、美味的樱桃。

但不是每一年,我都能这样享受。记得有一年,樱桃又熟了,我吵着要去外婆家吃樱桃,可是妈妈说:“今年不能吃樱桃了,樱桃也没结果。半个月前的风把小果子都吹走了。”我当然不相信。我以为我妈妈不会找到撒谎的好理由。不由分说,我还是去了外婆家,结果可想而知。樱桃树长满了绿叶,却没有一个“红点”。我们这些孩子只是眼巴巴地看着樱桃树,充满了失望和委屈,我们的小表妹哭了。奶奶是最善良的。这时,她拿出了室友们过年送来的樱桃罐头。这可乐坏了我们的孩子,马上给他们吃。她仍然吃着往年的樱桃味。

后来家里的孩子渐渐长大,学习的地方也越来越远。去奶奶家的时间越来越少,奶奶渐渐老去,记忆中的樱花也渐渐凋谢。上了高中后,我对学习很紧张。我记得我只有在寒暑假的时候在外婆家玩得很开心。寒暑假期间看到的樱桃树只有两个场景:夏天的樱桃树郁郁葱葱,散落在树叶上。有卷叶辊的卷曲叶片。这时,樱桃树和其他树没有什么不同;冬天,突兀的樱花树树干立着,枝干朝四面八方射来,阴沉的天空下,萧肃死气沉沉。那时候的我,是一个迷失的少年,在城市的喧嚣中安静地学习,回到宁静压抑的乡村,实现自己的人生。这样的场景多少触动了我的心,明明感觉记忆中的樱桃树渐渐没了,却又无可奈何。

奶奶一直很坚强。读高中的时候,她已经快80岁了,但还是一个人住在农村的老房子里,经营着房前屋后的地块,养着鸡鸭。她想养猪,但在孩子们的强烈反对下妥协了。奶奶也是村里强壮老人的代表。也有人说她生活乐观,从不问孩子该怎么办。毕竟岁月不饶人。上大学的时候,外婆的耳朵逐渐变得不那么聪明了。她说话的时候总是听到错误的话,所以我们笑了,她没有生气。大三的时候给家里打电话,妈妈说我奶奶腿脚开始有点不舒服,右腿膝关节疼。她的孩子们开始劝她不要一个人住在乡下。我叔叔在乡街买了一套房子,离我妈妈很近,可以照顾好她。大学毕业的时候,奶奶终于离开了坚持了几十年的老房子,住到了临街楼。我没有亲眼看到我奶奶是怎么把东西从老房子里搬出来的,但是我可以想象,我奶奶当时一定是相当不情愿的。前年,毕业后第二年,元旦后,冬末时节。奶奶快不行了,我及时请假,连夜赶回奶奶的老房子。毕竟奶奶生病前说过很多次,一定要回到农村的老房子,孩子也实现了她的愿望。在那个冬末的夜晚,在大部分孩子回来后,我的祖母平静地离开了,没有任何痛苦和记忆。

下班后生活更忙,假期又那么短。去年春节我回了外婆家,因为老家有个叔叔。我去看了奶奶住的空空如也的泥墙房子,满是荒凉和废墟,很久没人住了。石头旁边的樱桃树已经长得有点厚了,依然是冬天枝头四通八达的突兀树干的景象,充满了苍凉和萧肃。

今年春节,我带着新婚妻子回外婆家看一看。我奶奶住的泥墙房子还很破旧,泥墙的一边被一根粗树干顶住了。我觉得今年夏天我受不了一场大风暴。我叔叔在我奶奶的老房子里建了一个羊圈。萌萌有两只小害群之马。我老婆被我侄子拉去逗小羊,我却担心房子会丢砖丢瓦。我进去给小羊拍照,然后带我妻子出去。还在往石头山走,眼前的一幕让我震惊。地上只有一个树桩,樱桃树在那里生长得很明显。明显锯掉了,四周都是木屑。我的心怦怦直跳。这不是真的,是吗?看看旁边的田野,就是樱桃树的枝干,被砍成无数块,横七竖八地躺在那里。当我陷入樱桃树的无限记忆时,我叔叔的小孙子豆豆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上了“石头山”大喊:哈哈,这棵树前几天才被砍倒。他们说他们将种植核桃树。我立刻回过神来,问:豆豆,他们是谁,为什么要砍这么好的果树?豆豆回答说:“村长说,砍、种核桃树可以卖钱。果然,我在附近的地里看到一棵半米高的核桃树,稀疏地种了好几棵树。妻子问,这就是你说的爬上去吃樱桃的樱桃树吗?我说:是的,但是它已经不存在了。我问:豆豆,你知道你缺好东西玩吗?豆豆用清澈的眼睛看着我,就像我小时候一样,突然跑回家。

奶奶屋檐下的红辣椒

文本/鲁珉

奶奶家在鄂西的一个小山村里,村前小河悠悠地流着。小河岸上有很多柳树和枫树,还有茂密的茅草,肥沃的土壤,河水的滋润,都充满了生机和活力。

在我的记忆中,外婆的小山村是那么的淳朴清新,宁静自然。上小学之前,我几乎所有的岁月都是在外婆家度过的。奶奶家是典型的土家风格,泥墙木楼,灰瓦飞檐。前墙二楼屋檐下是一个木质露台,就像现在的阳台一样。

那是阳光露台,印在我的记忆里很多年了。屋檐下,有些东西一年到头都挂着。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秋收后未脱粒的玉米、长长的干、干白菜和一串串红辣椒。胡椒在晨风中当啷当啷,仿佛唠叨着它匆匆的春夏秋,诉说着山里的往事。

鄂西山区的生活习惯与渝东、湘西相似。在我奶奶的菜园里,总是有大面积的辣椒。秋天来了,蓝天格外高,晴天满是香味,红辣椒在微笑。在这个季节,家家户户都会从幼苗中采摘红辣椒,用线索串起来,串成一条长绳,然后挂在屋檐下的晾晒台上。

那时,我最喜欢玩的地方是我奶奶的露台。有时我抬头看屋檐下的那串红辣椒,用手踮着脚去摸。它们又红又尖又滑,有时候我会偷偷摘一个拿在手里玩。当时我奶奶和我两个叔叔住在一起,他们都喜欢吃辣椒。有时候桌子上的菜只是一盘炒辣椒,叔叔们用它吃了好几碗玉米饭。有时候,我的铁匠叔叔穿着辣椒,蘸着奶奶的豆瓣酱,喝着自制的玉米酒,他的脸会变红,我们的心也会醉。

那时候的冬天好像很冷,特别火脊屋的火好像从来没有熄灭过。玩了一整天的铁叔,晚上总让奶奶多炒一盘,多加点红辣椒,说她吃完就暖和了。夜幕降临时,外面刮起了风,有时还会有雪和鹅毛。奶奶一家人围坐在火脊旁,饭菜放在火脊旁的一张长方形小桌上。像往常一样,我叔叔喝酒,我们吃红辣椒炒培根。

每次这个时候,舅舅都会说:“大侄子,红辣椒,不错,开胃又吃。你也应该多吃点红辣椒,这是山里人吃的好东西。”我依偎在奶奶的怀里,大口大口地吃着。我记得叔叔说过几次话,一直留在我童年的记忆里。

后来上小学,每年寒暑假只能去外婆家。后来,我上了大学,去了工作,住在了城里。我从来没有机会跟着奶奶,看她亲手种辣椒。

有一次寒假,我去看望外婆和舅舅,临走的时候,外婆从晾晒台上拿了几串红辣椒,让我带着,说放假以后一定要多来外婆家。当时心里就产生了一种复杂的情绪。看着老去的奶奶和叔叔们,他们走得慢了很多。他们不怎么吃红辣椒,但还是想着我。秋天,屋檐下还会挂着一些红辣椒,仿佛在说屋檐下有红辣椒的时候,就会有奶奶。

刚才外婆家二楼露台上没有红辣椒串,因为外婆已经离开我了。但每次看到红辣椒,就想起在外婆家的童年。那种幸福和温暖,就像红辣椒的红色,深深地印在我柔弱的心里,永远不会消逝。

奶奶的香椿

文字/游刚

那是一个周末的下午,我匆匆走在街上。“ juner!”有人拦住我,直呼我的名字。我很惊讶,是六婶!刘阿姨背着背篓站在三月的阳光下汗流浃背:“我没有你的电话,就在街上溜达,就知道能遇到你!”

我忙着抱六姨的篮子,想接过来帮她一把。“篮子会弄脏你的衣服。这是奶奶专门为你准备的香椿!”六姨说,“你从小就爱吃这个芽,我奶奶整天念叨个不停,让我给你拿来!”我小心翼翼地将包裹在六姨的篮子里摊开,一股久违的香味扑面而来。那是一大袋切得很细的香椿,但却像在树上一样鲜嫩。

在家乡茂密的山林里,到处都是高大的香椿树。每年春天,一层新的绿色悄悄挂在香椿树上,孩子们和男人爬上树采摘香椿。外婆家没人会爬香椿,只有外婆和六姨会。我爷爷在六姨出生后的第二年去世了。当人们忙着采摘香椿时,奶奶和刘阿姨用一根长竹竿敲打香椿上的芽。

奶奶会把敲过的香椿小心翼翼地切开,摊在太阳底下晒干,然后装进袋子里,送一个袋子给几个女儿。其实我家几个阿姨都住在农村,可以摘香椿,但是我奶奶坚持只有她家的香椿最好,因为每一个花苞都是她精心挑选的。用奶奶的香椿和肉片炒香,吃起来香脆;和猪肉一起炖,汤汁香甜可口,回味悠长。奶奶的香椿是我们最美味的食物。

现在我离奶奶很远,整天在城里跑来跑去。70多岁的奶奶想起了我,让六姨送一大包香椿进城。六姨不识字,也没去过我家。我不知道我在街上徘徊了多久,只是因为相信我会在街上遇见你。

我拉着刘阿姨的手,眼泪模糊了。我仿佛看到祖母颤抖着站在香椿下,费力地握住竹竿,一次又一次地敲打着嫩芽。我奶奶旁边,到处都是香椿,那么鲜嫩,就像我奶奶和六婶逝去的青春。

我炒了香椿,然后向刘阿姨敬酒,祝福她奶奶像家乡的香椿一样绿,祝福刘阿姨像家乡的香椿一样绿。刘奶奶和刘阿姨,就像家乡的香椿一样,在三月奉献了最美味的嫩芽,把最好的年华献给了农村,送给了我们。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