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关于清明节的文章 天海翼

  • A+
所属分类:网络日志

今天又清楚了

文/于

年年清零,现在又清零。我的澄澈充满了忧虑,二姐的回忆让我心碎。也许写一点文字可以安慰一下忧郁的自己,也许片刻的回忆可以感谢二姐对我们家太多的贡献。真不知道是不是!也许天上的二姐能感受到弟弟对她的感激之情,不然为什么二姐经常会掉进我的梦里,为什么今天她会在笔里看着我?

我二姐年轻的时候差点死过一次。我妈说她几岁的时候,有一次晕倒在灶台旁边,不省人事。那时妈妈还年轻,她只是在恐慌中哭泣。哭声吸引了善良的邻居,邻居闻了闻说二姐只是饿晕了。母亲借了一把米,煮成稀粥,让她苏醒过来。然后她迅速走了几十英里。她去找阿姨家借了几斤碎米。一家人把粥煮成糊状,使劲喝。当时家里有年轻的爸爸、妈妈、年轻的姐姐、二姐和弟弟,还有一个寡居的奶奶,和她这辈子没结过婚的叔叔相依为命。因为贫穷,这个贫穷的家庭不得不分成两个家庭。他们被扫地出门,因为他们天真地戴着“房东”的帽子。这两个所谓的“黑人五大家族”饱受批评、饥饿、寒冷和歧视,始终不能期待黎明的到来。这些事情在我面前不知道被提起过多少次。每次说出来都像针灸一样灼伤我的心。但我愿意听,我也经常给女儿讲这些家族史,让她知道爷爷奶奶是怎么把对抗命运的基因传给阿姨叔叔和我的,她应该怎么继承。

二姐的坚韧,在我认识这个世界后已经深深体会到了。我清楚地记得她和几个朋友是如何在漆黑的夜晚偷偷溜到邻村拎回一大捆大米,然后锁上大门,用菜刀悄悄把小米刮干净的。要穿过多少串零星的鬼火,要避开多少双警惕的眼睛,要听到多少狗叫声。一个所谓的地主后代,可能要承受难以预料的批评压力。但是生活必须继续。姐姐本分的老实只能让二姐挑起担子。她别无选择!我还清楚地记得有一天她一个人去的时候,面对村长家对我父亲的欺负,她把一只钝熊(一种摘米的工具)放在稻田中间,对我大喊“。今天老子跟你拼”。村长一家惊呆了,围观的村民印象深刻。这个女孩像个女孩。我不记得地主身份和极度贫困给这个家庭带来了多少不幸。那是一个我们无法选择的时代,就像我们无法选择这个家庭一样。有一个世代相传的家庭,有一个被地主帽子压了几十年的家庭,是我们的命运。

后来,我舍不得的二姐嫁给了邻村一户不富裕的人家。我姐夫靠种地和钓鱼过着拮据的生活。即便如此,二姐每次在早市卖完鱼回来,总会回家,隔着破窗扔一两条鱼给我们吃一顿丰盛的大餐。每到农忙季节,她都会在完成自己的责任后跑回去帮爸爸妈妈干农活。虽然她结婚了,但她的心仍然留在家里。她也想保护我们免受风雨,尽女儿妹妹的责任!这种和平很快被打破了。在去大姐家过年的路上,二姐从自行车后座摔了下来,七窍流血。幸运的是,她及时救了自己的命。死亡再次从二姐身边经过,但留给她的是无情的痛苦和折磨。她不得不拖着没有痊愈的身体去抚养两个孩子,做家务,在几亩负责任的土地上辛勤劳作。很快,她和父亲母亲在离家几十英里的地方承包了20多亩土地。对于农民来说,土地是唯一的支撑,只有种庄稼才能收获希望!然而,土地对农民的破坏是无法形容的,一点收入就能拖垮一个强壮的农民身体。再说,生病的二姐呢?二姐身体一年比一年差,来回奔波。我必须承认,父母和二姐在国外承包土地的那些日子,是我人生很长一段时间的低潮期和叛逆期。我以一分之差输掉了重点高中,所以我别无选择,只能选择普通高中。进校门后的一两年,整天和一群本地青年混在一起。当老师把这一切都报告给父亲时,父亲怒不可遏,把我所有的高中课本都扔进了承包地旁边的河里。我是家里唯一的希望,却让父母的努力随着自我放纵和美丽的谎言付诸东流!幸运的是,二姐跳进河里捞起书,晒在太阳下,一遍又一遍地安慰我,说服我,激励我。这件事是我人生中真正的转折点。我曾经为它写过一首诗和一篇散文,因为它让一个“少年的问题”忏悔和改变,最终在混乱中变得文明,学会了感恩和勤劳!

但是高考还是失败了,所以选择了军营。农民的孩子只要上大学当兵就行了。大学梦破碎,当兵是唯一的选择。到现在,我还有一张1990年12月离开家乡当兵时拍的照片。我二姐站在第二排中间,眼睛耷拉着,穿着罕见的灰白色西装,头发蓬乱。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也许她在想再也见不到弟弟了,也许她在担心明天的生活!爸爸妈妈三姐妹一路哭着把我和一些亲戚朋友送到了乡武装部。在我登上运兵车的前一刻,二姐从兜里摸索了好一会儿,拿出一张皱巴巴的一百块钱钞票。我不忍心接,但她把它塞在了我的钱包里。“家里不错,但眼下很难出门。家里紧不紧都没关系。你在军队里需要它。”我无法拒绝,因为那几乎是乞求的低沉声音。我知道我的二姐习惯于承担家庭责任。如果她不回答,她会后悔很久。我怎么能忍受?

最后一次见二姐是1996年春节,军校放寒假。二姐总说当时头疼。如果她头疼得厉害,她会吃一些止痛药,然后躺在床上。她不能站或坐很长时间,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回走动。尽管如此,她还是定期来看我。她给我盛了一碗鸡粉,逼我喝了一碗莲藕汤。我要返校的前一天,二姐来看我,我和她聊了聊部队和军校的事情,她露出了难得的笑容。我回家就送她,她不让我送,说“你个傻妹羞辱你”。我安慰她:“你在哪里?二姐死了弟弟怎么这么聪明?你只是身体不好,所以最好敞开心扉。”我安慰她,坚持送她去他们村附近的大坝。分手的时候,我站在大坝上,看着二姐一步一步走远,她心如刀割,我泪如雨下!我知道这都是因为贫穷。二姐去过精神病院,但因为没钱治病,只能开药回家。这些年来,她过得太辛苦,忍受了太多的歧视。她回眸看我的样子会印在我的脑海里一辈子,十几年来一直出现在我面前。有时候是一种质疑,有时候是一种期待。我可以读,但我能为她做什么?

那年5月,我接到哥哥的电话:“告诉你一件事。你应该做好准备。我二姐出事了。”哥在电话那头可能不知道说什么,但他很悲伤,然后沉默了很久。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但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得这么快。“我知道你不告诉我,但是二姐走了。”泪水涌上了我的眼眶。我很惨,但是最后一趟没有送二姐!后来才知道是家里人怕影响我学习,所以故意在一个月后告诉我这个消息。其实这并不是二姐的夙愿。从小她就在我耳边灌输“全家人都在看着你,你要好好学习,为呼吸而奋斗”。这些话一直成为我有所作为的动力。应该说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但当时我宁愿相信上帝或菩萨的存在,相信他们一次又一次地离开了二姐,但这一次,我实在不忍心看到二姐活得太辛苦,最后不得不把她带走。当时,Xi安的天空是灰色的,充满了压抑和焦虑的气氛。我总是感到不安,总有事情要发生。二姐选择在清明前两天用绳子结束生命。做出这样的选择需要多大的勇气!她太累了,太苦了,太无助了,她的生活难以承受。在天堂里,她也许可以轻松地工作,面带友好的微笑,与我们的奶奶谈心……。但现在面对一张合照,我只能喃喃自语给她听,在梦里告诉她我在国外产品经历的喜怒哀乐。我二姐真的放心了,但是谁能给我一个她羞耻的答案呢?

去年春节回家的时候,我去二姐坟前,艰难地找到了她。二姐在一个角落里,小小的地球,短短的纪念碑,和她的气质很像:总是不被世界征服,却又有几分清醒和执着。清风徐来,香在燃烧,我的生命定格在33岁的二姐身上。我一定认出了我的弟弟。我感叹自己一瞬间就过了四十,不用像小跟屁虫一样跟着她要好菜……

长歌的时候哭,那我呢!今年清明节,我哭了二姐,问她在天堂过得怎么样。问她是否还想着弟弟。我想把这篇文章烧给二姐,读给她听,好让她平复我孤独的心!

清明泪湿桃花处

文字/严仲礼

春天的三月本该是花木盛开的季节,但还是阴雨绵绵。是不是故意在酝酿对清明的悲情?

走在路上,寒风凛冽,让人很冷。本该是杨柳的和风,却有一张小小的白纸,漂浮在桃花盛开的世界。

你离开时没有一丝留恋。你知道吗?你的离开给所有爱你的人留下了太多的眼泪和痛苦。这么多人对你的深情,能让你满不在乎的转身走开?你亲手扔掉的那缕白绢,带走的不仅仅是你远离天堂的身影,还有我们对你无限的思念和祝福。

泪水打湿了我的枕头。我无法想象你,过去活泼开朗的你,会和一种叫抑郁的东西联系在一起。我想不通你为什么可以抛弃这么可爱的孩子,爱着你的爱人,拼命离开。天堂真的有那么好吗?四月是春天。你感觉到天堂里遥远的春天的气息了吗?我似乎还能在刘沧河岸上看到你的微笑,你还能在荷塘边听到你温柔的声音,但他们说你已经离开了。

阳光明媚的季节,田野里的油菜花盛开,金色的世界充满了生机。草海之滨不仅是鸟类的天堂,也是人类的天堂。当初是不是不想那么强烈的回家,想把学到的一切都献给她?把它们教给那片热土上的孩子们?为什么短短几年就要抛弃她?因为你,明媚的春天对全班同学来说就像木偶,走在最深处的人就像在茂密的芦苇丛中游荡。一位同学在博文中写道“突然想起方可欣在《天涯》中的台词:‘世界上只有两条路,要么向前,要么向后,但我悲哀地发现,我连原地都待不下去了……/[]

记得你读书的时候,你留着短发,像个男生,身材瘦弱。在刘沧河边的宿舍,我住307,你住306。微笑是你最大的特点。当时你静静地站在阳台上,看着下面球场上打球的男生专注的表情。跳跃在你头发上的星光反射出你身后明亮的阳光,让你和你的世界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在床上睡觉的时候,我经常隔着门欣赏这风景。所以当我的同学哭着打电话告诉我你走了,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和我一样,你曾经那么喜欢文字。我们经常把我们的话记在彼此的笔记本上。你的离开让我与文字疏远已久。或许文字终究是孤独的,无法保暖,又或许是因为有些事情是注定的,比如有一种感觉注定是震撼的;有一种爱,注定是镜中月;有一种等待,注定是永恒的距离;有一种期待,注定是哑巴或忙人。等久了,衣服就宽了,鞋子就薄了。爱一个人的痛苦占据了每一个细胞,承受不了痛苦就放弃了这个世界。我想忘记你,想象我们从未见过面,也从未有过同学。但是,相知相惜的那份已经根深蒂固,醒了睡了都疼。

近年来,生活的负担和身体的疾病让我很不开心,我的心在灿烂的春光中荒芜。我常常因为生病辜负朋友对我的关心,也辜负春光明媚,辜负所有爱我的人,希望我幸福快乐。我总是想象如何结束我的生命,但回头看,我不可能像三毛和你一样洒脱。我总是不能放弃世界上的烦恼和烦恼。有时候我恨自己活得世俗,但我知道,一想到初升的太阳和年迈的父母这样的孩子,我就放不下。你离开是因为你无法驱散堆积在心里太久的阴霾,所以你选择了最孤独的时间,用最残忍的方式结束了那份孤独。只是,你现在有没有找到一个快乐孤独的灵魂?

还记得汪国真说过你和我一样喜欢吗?“每一个遥远的地方对我们都有一种诱惑,不是为了美丽,就是为了传奇。”你在远方,真爱在远方,所以要动心!“西城刘阳,春暖花开,远离烦恼,泪难收。我仍然记得我的激情,我曾经回到船上为部门工作。在毕叶·朱樵的那一天,人们不见了,水也空了。花花不为青少年停留,却讨厌悠闲。你什么时候休息?当你上楼时,飞来飞去的羊群和飘落的花朵。做春江都是泪,流不尽,愁很多!”在很少旅行的江城子,小小的音符让人感动,让人难忘。春天也老了,柳梢上的弦月就像你清澈的眼睛,猎猎着一点心事,却看不到什么时候该歇一歇。

满山遍野,春光明媚,桃花如雨落下。独自站在窗前,你可以消除悲伤。在满山的白纸映衬下,你单薄的衬衫,熟悉又陌生的梦,你的笑容依旧稀疏而淡淡。是不是,桃花的香味也飘到了你的身边?

清明忆父嘱

文/陈露诗

又是一年清明节,是祭祀踏青的好时机。我们兄弟姐妹同意回老家给父亲扫墓。

站在父亲的墓前,我想起了他那可怜而幸福、可怜而自律的老人凄凉的一生;想想他老人家在极度困难中攒钱,用微薄的工资和毅力送我们五个兄弟姐妹读完高中;想起他老人家几十年,照顾好生病的妻子;事情不急的时候,温柔公正;实事求是,面对是非敢于说真话……就像一股清香,勾起了我对父亲前世的无限回忆。

父亲是一位老食品工人。1949年10月,部队南下,家乡解放。18岁那年,身为村领导的父亲自觉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说服祖父捐出家中有限的大米支援解放军,积极参加政府组织的征粮扶前和土改工作。1951年土改结束后,父亲经群众选举,成为家乡农民协会副主席,还担任过乡青年委员、粮食委员。1952年底成为家乡所在县第五区委组织干事。1954年调至粮食部门,历任县粮库主任、乡粮站主任、粮管局生产储运油脂股股长、粮油公司经理、局党委纪检委员、局党组纪检书记等职。在此期间,他参加了文革后期的审判和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冤假错案的平反和政策的执行。该组织在对他的悼词中说,他“毕生致力于发展粮油经济,搞活粮食流通,保障市场粮油供应”。

我父亲是一名共产党员,政治立场坚定,组织意识强。1952年7月入党后,几十年来始终忠于党,一生服从党的组织安排和号召。党需要他离家到异地工作,他服从;需要他进城,他服从;需要他扎根基层工地,他还是听话的。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特别是文化大革命时期,他们不怕威胁,不动心,不参加任何派系组织和派系活动。“文革后期”组织抽调他参加审判。他坚持原则,实事求是。为了查清那些在历次运动中被处分、参与整蛊的干部,他不辞劳苦,多次外出调查,与当事人交谈,并请熟悉情况的相关人员了解情况。根据最后的证明,我们并没有信口开河,污染人们的清白,这就为很多吃了大亏的同志澄清了所谓的历史问题。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他参与执行政策,平反冤假错案。他的健康受到过度劳累的影响。但是,为了尽快落实政策,他冤枉的同志们无辜地工作,生病了,一些惩罚过他的人在他的努力下得到平反。当时主持执行政策的一位领导说,老陈真是个好人,讲原则,重事实。他的案子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父亲忠于职守,能忍受烦恼,能承受损失。我父亲的父母去世得很早。他参加工作几年后,为了更好地照顾生病的妻子,报了组织批准,带着生病的妻子一起生活。他叔叔看到我老家的房子空了,就专程去我爸爸工作的地方贷款,并承诺以后负责我老家房子的日常修缮。多年后,当我们的兄弟姐妹长大后,他们和母亲一起回家了。我父亲通知他叔叔尽快搬出房子。没想到,叔叔说在某一年,他修了房子,收了一个号;一年中的某个月,房子又修了一次,花了一定的钱……。父亲被要求在搬出房子之前结清费用。父亲还是答应对叔叔的无理要求做出适当的赔偿,但是叔叔一直要价过高,多次提出赔偿要求,父亲只好求助村干部调解。村干部认为,既然父亲这么多年没有收到房租,他叔叔就没有权利主张房子的修理费,也没有权利劝说他叔叔尽快无条件搬出去。他叔叔就是不肯动,所以这件事就僵持不下了。后来,父亲付给方叔叔一笔可观的修理费。有乡圣贤说我活了几十年,看过圣贤的书,也明白了一些事情,但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住别人家20多年的补偿。

父亲进城打工后,老家的人都来我家住吃。父亲总是以礼相待,吃喝都很好。记得有一次,已经是腊月二十四了,有个村民在城里催货款,可是连续五六天没拿到货款,就在我家一直呆到三十岁。父亲每天以茶相待,以酒相待,怕接待不好,帮他找人买单。收到钱后,村民一句感谢的话也没说就走了。这件事自然引起了我们兄弟姐妹的讨论,但我父亲一字一句地说,如果村民有困难,我们应该尽力帮助他们,我们不应该害怕麻烦;帮助人,也不能指望人家的感激和回报,更不能总是高谈阔论,生怕人家不知道。要谈庭训,这是他老人家对我们兄弟姐妹的重要庭训:不要奢望仁慈,不要奢望仁慈。

父亲已经离开我们二十年了。在过去的20年里,我努力在脑海里写下高大完美的父亲形象,写下我们兄弟姐妹的思念。然而,20年后,我没能写一篇完整的文字来纪念他的老人。对此我深感内疚。这次清明节,我收回思绪,把范仲淹的一首《颜先生祖堂录》改成了祝:“西山碧绿,溪流浩瀚,君风为先,山高远长!”

清明有个约会

文本/马亚伟

清明时节万物复苏,空气清新,草木生长。清明节是二十四节气中唯一一个演变成节日的节气,一直被我们所重视。每年清明节都有一次约会。

清澈,带着遥远的故乡。陆游的诗里有句话:“天晴时素衣可到家。”它说人们在尘土飞扬的路上旅行,只是为了在天气晴朗的时候回到家乡。每逢佳节,清明节是回家的日子,远离尘世的旅人都会在这一天赶回老家。一个流浪者可能在离家时很快乐,也可能会失望和忧郁。无论如何,他的家乡都会拥抱你。我们民族的“落叶归根的情结”根深蒂固,即使我们生活在任何地方,也不能忘记“根”。清明是我们家乡的呼唤,就像母亲呼唤孩子一样。无论走多远,都要深深回望清明,匆匆回家。清明节体现了千年的思想文化,体现了我们民族与家乡的深厚情谊。

明确,与死者亲属有约。白居易《清·叶明·王银》写道:“在郭门外,谁吃冷食会哭?风吹着旷野里的纸币,古墓群里长满了春草,绿油油的。”清明节又叫寒食节,自古就有扫墓的习俗。这一天,人们带着食物、酒、水果和纸币去祭拜他们死去的亲人。我们祖先的坟墓在春草的深处沉默着,给他们的坟墓增添新的土壤,在坟墓前和他们交谈,仿佛他们死去的亲人从未离开过。是的,它们一直活在我们心中。我们过着美好的生活只是为了继续我们对他们的爱。

清澈、美丽的大自然。宋代吴伟新诗写:“梨花风清,游子出城寻春。黄昏收拾,万柳归莺。”清明是春光明媚的时候。除了扫墓,人们还喜欢去美丽的大自然,感受无限的春天。《百岁百问》说:“万物生长时,干净清澈,故称清明。”天地清明,人结伴踏青,柳绿花明,蝶舞燕子,处处有生机。大人小孩就像笼中鸟,释放着对春天的爱。其他人把五颜六色的风筝高高地抛向天空,每个人都欢呼雀跃。清明节多姿多彩。

清明,承载了太多的情感,也是我们民族文化积淀的体现。清明节有约,我们就按照承诺往老家的方向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