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鞋子 |网络写手: 拔铺若依

  • A+
所属分类:感动心灵

上次去湖南“国师”的时候,向感人讲了他父亲的故事,其中一个讲了穿钉鞋的事,我们沉默了很久。在我父亲的时代,没有舒适的鞋子,甚至我父亲的第一双新布鞋也是在校长看到他父亲的钉鞋后送来的。在那个年代,鞋子对于一个农村的穷学生来说是一件珍贵的东西,尤其是当他的父亲如此节俭和懂事的时候,他第一次从校长那里得到了鞋子,他非常爱它们。他从来不知道如何感恩,所以他一生都忠于党。

其实在我的印记里,父亲的鞋子还是钉鞋和草鞋,只不过原来的冷杉树皮已经换成了轮胎鞋底和稻草做的鞋子。我注意到我父亲的鞋子。那是我七岁的夏夜。我厌倦了和我的朋友在月亮下的太阳谷跳跃。不知道谁说我的手指要被嫦娥切掉了,我慌了,想回家问问爸爸。当时我家在芳官,比整个广场还高,要走长长的石头楼梯。因为路边树影重重,我踩到了躺在石阶下的土蛇,吓得连滚带爬。当我踏上门槛时,我又踏上了一条像蛇一样的东西,喊道:蛇。整个人都惊呆了。在迷蒙中,我听到父亲喊:我踩到鞋子了。是凉鞋,不是蛇。许多年后,我梦见踩蛇,但我踩了我父亲的凉鞋。从那以后,父亲再也没有在门槛下脱鞋,在家也很少看到钉鞋和凉鞋。他的父亲兴高采烈地提着解放鞋,赤脚踩在土里,这很常见。

邻居亲戚朋友见面时,总说要睁大眼睛,看看解放鞋的珍贵之处。父亲不自然地转手,不情愿地在池塘边坐下,穿上鞋子,笑着说,我不知道这双鞋能陪我走多远。的确,每双鞋都不会穿很多年。如果我们珍惜它,它会陪伴我们更久,我们的感情在路上也不会那么颠簸。当时真的很想对爸爸说:我长大了会给你做很多双布鞋。

后来真的长大了,想出国留学。出发前夕,父亲捏了捏我的脚,从多年不用的书柜里拿出一双用旧报纸包着的布鞋。我惊喜地问:谁做的?爸爸说是妈妈做的。我想为我自己穿它。怎么穿?我已经偷偷打开很久了。这是我父亲给我母亲买的礼物。我妈妈不愿意穿它。现在,我父亲已经把它给我了。怎么穿?然后他说,爸爸,我喜欢穿解放鞋。

到了学校才知道同学没穿解放鞋,于是被同学拖到鞋店买了一双便宜的运动鞋。每次伏案写回信,都会不自觉地提到鞋子,有时候还会写:爸爸,有工作了我给你买双皮鞋。我父亲曾经是一名教师。他回信的时候从来没有提到过鞋子,只问了一些学习方面的问题。我知道爸爸心里一定有一双喜欢的鞋,但我就是不想说。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不知道我父亲身体不好。我一直认为我坚强的父亲很健康,所以我很少回家。首先,我担心开车回家会花很多钱。然后,当我觉得回去不方便的时候,就去皮鞋店订了一双鞋送回去,但是比爸爸的解放鞋漂亮多了。

当时2000年,在茶乡,人均收入不是很高。另外,我不在的时候,平日也不节俭。2004年深秋,哥哥突然打电话说父亲病重,让我无论如何都要去家里接他。因为路途遥远,坐船又不方便,两天后就赶回家了,只是为了见爸爸,我还赠送了我的新礼物。没想到父亲病重,心里的痛真的是万劫不复。老话说得好,父母在家我要孝顺。而且我离家很远,仁孝不能兼得,是个不孝的女儿。哥说父亲想我,却隐瞒病情,父亲的爱让他迷茫。在过去的十年里,每当我想起这件事,我的眼里就充满了泪水。如果当时知道父亲的爱,就应该注意自己平时的勤俭持家,懂得孝顺,从不远行。父母的恩情永远无法得到回报,只能在以后的岁月里为人们做事。

当我含着泪整理遗物的时候,发现我每年给爸爸买的鞋子都不舍得穿,但还是穿了一双双钉鞋、凉鞋和解放鞋。也许父亲不知道自己要死了,也许他不想让女儿在鞋子上花更多的钱。或者也许我回家后会给孩子穿?在没有父亲的日子里,我的思绪恍惚。我家有两个没有家庭的女儿,父亲却带着无限的思念离开了人世。

很长一段时间,我擦干眼泪,拿出一双崭新的鞋子,在父亲的墓前烧掉。我发誓,以后,我一定不要注意我的脚,要像我父亲一样粗。可是,我们还是违背了父亲的遗愿,丢掉了铁饭碗,加入了市场,才意识到里面有无尽的辛酸,才意识到父母对孩子的良苦用心。

每次逛街,还是忍不住看那五颜六色的鞋子,因为爸爸的鞋子不在里面,但是我的思绪总是在里面闪。

上次去边城,看到茶东街的店面上挂着一双凉鞋,忍不住去蹭了一下。小时候踩过的凉鞋不漂亮,但是很结实,在青石路上走得很稳。我买了一双挂在客厅的墙上,很多朋友都赞不绝口。其实我记得的不仅仅是回忆,还有父母的恩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