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鱼 :发文人: 王满刚

  • A+
所属分类:感动心灵

周末在家,准备买菜。问女儿:“中午想吃什么?”“鱼!”“红烧还是熬汤?”“红烧!”这个时候老婆爱对女儿说:“这就像你爸爸!”

是的,我喜欢红烧鱼,我的女儿和我一样。当我在家有空的时候,我喜欢按照我家乡的做法做一条红烧鱼。女儿吃鱼肚,老婆吃鱼背(老婆是北方人,鲫鱼背浸醋,但吃起来像螃蟹)。我倒了一杯酒照顾鱼头鱼尾,家人津津有味地享用。

红烧鱼是我家乡苏中下河一带非常常见的家常菜。记得小时候,村里的人一年吃不了几次肉,但吃鱼就不足为奇了。在房子前面,走到街上,走到田野里。当你出去的时候,有河流。有十几种鱼。在网河边推两下,把丝网撒到河里,拿着鱼叉在田里绕着河岸走。……稍微想一想,见面喝酒就不用担心家里的中餐小吃了。经常有人撑船,但也有大傻凤尾鱼,或者鲢鱼、娃娃鱼。他们以“的坡度/夏天的稻田里,挑水船还在田里打水“ ”,一群泥鳅迫不及待地钻进池塘里打滚;几场大雨过后,田边的犁沟里都是水,它们冲进了河里。刀鱼(鲫鱼)和黑鱼三三两两会勇敢地逆流而上,来到犁沟里探索寻找食物。在这个时候,我的朋友们可以展示他们的才华。匆忙之后,他们会得到一些东西,然后回家煮鱼。

村里的人做大事,要把所有的亲戚、人、朋友都请来,摆几桌,吃吃喝喝两三天。中午和晚上,每桌一定要有一碗焖鱼(鲢鱼、刀鱼或凤尾鱼),已经煮好撒上蒜花,再配上蔬菜汤。红烧鱼不是宴会的主菜!我的家乡人喜欢吃鱼,鱼通常是炖、蒸和汤煮的。我家特别爱红色料理。父亲小的时候在一个叫“水产”的小渔村教了几年书。水产村没有田,家家户户都以捕鱼为生。我父亲常说,在“水产”中,应该吃鱼而不是碗。我妈做的红烧鱼在我老家邻居中有点名气,有人专门请她当师傅。我姐姐和我在我们的饭碗里有一些鱼汤。我们不想要任何食物。我们喊的时候可以吃两三碗。我们的父母喜欢称我们为猫。冬天红烧鱼一餐后冷冻,浇点醋味道更好。

19岁离开家乡来到北方,已经23年了。北方人多吃带鱼、鲭鱼、黄鱼等海鱼。我一个在海边长大的同事曾经说过,淡水鱼有土腥味,所以一般不吃。在市场上买鱼的时候,人们经常指着鲤鱼说:“想要一条鲫鱼。”结婚前,我一个人吃食堂,从来没吃过自己想吃的红烧鱼。等你结婚了,就可以自己创业了。有空的时候,最开心的事情就是买两条鲫鱼或者一条鲢鱼来红烧。有一年生日,老家来帮我照看孩子的父母特意从超市买了一条大鲢鱼,晚上煮了两大碗。我的父亲和儿子一起喝酒,我的家人一口气吃光了。

红烧鱼很简单。我很小的时候就会做。油锅烧热,葱、姜、辣椒上油,鱼洗净后大火翻炒,加入一些酱油翻炒一点,加水烧开,开锅后放点糖,稍后加盐,七八分钟后汤汁会变稠,加入一些味精,烧一会儿。“盐煮鲜鱼”,“为了满足对辣咸”的渴望,不管焖鱼好吃不好吃,盐和胡椒粉都要适可而止。盛满碗后,撒上一些大蒜花,味道会更好。小时候,农忙时节,父母有时忘了回家在地里吃午饭,我就这样成了大人。我在家煮饭,焖我钓到的鱼,提篮子,给父母送饭。邻居都夸我“有用”。

这些年,我的孩子渐渐长大了。每年,我都会带着妻子和女儿回老家和父母一起度过一段时间。我经常笑着问他们:“你能在我的家乡吃饭吗?”女儿会急着回答:“我习惯了。我爸在家里做的菜和家乡的一样,但是——焖鱼在家里还是很好吃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