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行渐远的村庄 ,本文作家: 向日葵

  • A+
所属分类:百味人生

时光荏苒,当它30岁的时候,是时候不迷茫地直走了。孔子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虽然我老了,但我仍然没有什么可支持的。恐怕到了40岁我就做不到了。年龄的感叹不能只在无聊的私底下在父母面前提起。父母年龄增长更快,他们的外貌也在逐年甚至逐月变化。妈妈的白发似乎每天都在增加,而且布满了星星;父亲虽然还留着黑发,但能站岗执勤的牙齿很少,只剩下几颗门牙填补门面。我妈的腰椎病已经让她的左腿和双脚麻木了,我爸的坐骨神经也时不时的疼。

我的父母年纪大了,问题不断。他们被告知少种土地,多在家休息,但我的话在他们眼里太没有说服力了。他们总能举出自己在东方的阿姨和在西方的阿姨的例子来证明自己还很“年轻”。

是的,父母的话更强,但也是真的。如今,在农村,尤其是近年来,在家务农的人越来越少,大多数人外出打工。像父母一样的六十多岁的人成了村里的强劳力。说到这里,不得不感慨这几年村里生活方式的变化。

我记得小时候,整个村子都很拥挤。不仅仅是因为小路窄,还因为全村的人一年到头都待在村里。春夏秋在田里忙,冬天在家闲,串门,呱,喝酒,抽烟。后来我上初中的时候,村里的一些年轻人开始走出村子,寻求出路。留在村里的人冬天不再闲着。他们打零工,做一些手工艺品,不断寻找挣钱的方法。近年来,留在村里种地的中青年人屈指可数,大多在村里生活多年。

人们离开村庄的原因很简单。土地的产出已经不能满足人们的物质需求。单干解决了人们的温饱,但要想致富,家里靠十几亩地是不行的。我们村里大部分都是盐碱地,只有棉花才能长得好。棉花虽然耐碱,但也需要很大的投入。地膜、种子、化肥、农药每亩成本四五百元。投资成本并不意味着收获,但收获的质量取决于上帝。旱,涝,亩产低,价格低,你得赔钱。像去年种棉桃的时候,产量大幅度下降。平均每亩收300斤就好了。每斤有四五百元的净收入就好了。种30亩地就好了,一年总收入一万多元。孩子上学,人际关系,家庭生活,根本不够花。迫于现实,人们只有走出村庄才能获得更多的机会。

姜哥是村里为数不多的中年人。他能吃苦,手巧。他是一个好农民。从灌溉到播种,从施肥到收割,他家有一整套工具。但是经过多年的坚持,他家的生活条件并没有得到很大的改善,因结婚建房而欠下的债务也没有还清。前年,他也去了县城的一家工厂上班。也许是多年的习惯,也许是对土地的一种感觉。姜哥在八个小时的轮班工作后种了七八亩地。地里种的庄稼足够全家人吃,打工赚的钱除了一年的开销还能省下来。

虽然父母拒绝接受老年,但他们能耕种的土地越来越少。当像父母这一代农民老了,会有人照顾养育我们的土地吗?南方一些地方已经经历了严重的遗弃,我真的不希望这种现象在这里发生。

那是一个田野碧绿、炊烟袅袅、犬吠声只能留在记忆里的村庄吗?

现在的村子里,有空巢老人,也有留守儿童,但当老人去世,孩子长大后,村子只会是一片荒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