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山砍柴 ,创作者: 周可迦

  • A+
所属分类:感动心灵

小时候村里有一件无法逃避的事,就是劈柴。当时村里没有煤,没有电,没有煤气,烧柴做饭。家里有六口人,爸爸在外面打工,妈妈在教书,奶奶老了,弟弟妹妹还年轻,我们家砍柴自然就落在我身上了。每天都要烧柴做饭,砍柴成了我几乎一天都不能间断的日常苦差事。

起初,我太小了,不能独自上山砍柴。我只是跟着奶奶去打鱼找树叶(主要是油茶叶和松针)或者捡些干柴在山上烧。但是这个量小,不烧,叶子不是每天都有的,捞叶子也不是长久之计。后来大一点的时候,打算一个人在山里砍柴。砍柴需要设备。我奶奶早早就给我准备了劈柴刀、草包、绑木头的绳子,还精心为我织了凉鞋。一切都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我第一次和我的叔叔们一起去远山。历经千辛万苦,我终于砍了一车柴火,回家了。之后除了上学,砍柴成了我每天必做的功课。

刚开始觉得好玩,但是砍柴的时候还是兴致很高。后来经历了很久,觉得砍柴真的是一件很辛苦的苦差事。第一,爬山难。砍柴必然要爬山。家乡的山虽然不是很高,但是又陡又陡,山路崎岖曲折,爬山自然很难。另外,屋前屋后,附近的山都是“禁山”(当时农村搞的是大集体,村里成年人要当集体工人,不能天天砍柴。为了解决烧柴问题,当时各队根据户数划定禁山。当时好像是某个五年,一般是禁止进入禁山砍柴的。当然,封山育林并不能完全解决农民烧柴的问题,只能起到缓解、补充和调节的作用。为了方便照顾,防止偷盗,村子附近和房子前后的山,自然被划定为禁山。)每天砍柴,一定要翻越屋前屋后的高山,在相对避开和荒芜的“自由山”(禁山外可以自由砍柴的一座山)。因为山高路远,又陡又难爬。

第二,找柴难。因为每天砍柴的人很多(不只是我们村,只在附近的平地和丘陵,不在山区的村子,长江沿岸的村子之类的人都会来找我们砍柴),找个容易砍柴的地方不容易。经常需要到处寻找,经常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要么是深入深谷,要么是爬上悬崖,平时容易被别人忽略,难以触及,要么是在长满荆棘的地方砍,藏着黄蜂,别人不想碰也不敢碰。每次去山上都要尴尬,担心找不到柴火。

第三,砍柴难。砍柴更难。最苦恼的是割破手指。砍柴的时候会不小心割破手指。(柴刀不快。遇到干树枝、硬树枝、石头,大概会割破手指;天气太冷,手冻得僵硬,容易割破手指。每次割血都只能用奶奶教的土办法,捡一些翘起来的木叶用嘴啃,敷在伤口上。等血止住,痛麻木了,你还要继续砍柴。我可以想象用受伤的手指砍木头的感觉。最痛苦的是被壳猛子蛰了。胡里子是一种全身有刺的昆虫,广泛分布在柴火中,附着在柴火的背面。砍柴的时候碰到它,浑身的刺会让你又痒又痛,特别痒。特别是在夏季,繁殖越来越快,分布越来越广,密度越来越大,毒性也越来越大。几乎无处不在,难以防范。大热天砍柴,被它捅了一刀。感觉不仅疼痒,而且燥热,毒性不消退。真的是又烫又痒,很惨;最惨的就是被黄蜂蛰了。柴火中常有黄蜂,通常蛰伏在木棚和草丛中。砍柴的时候会不小心碰到。有时候有一两个不重要。触摸他们的蜂箱是致命的。一瞬间,砰的一声,一群它们的巢穴会向你扑来,到处都是。虽然你逃命,逃命,但你是注定的。运气好的话会被蛰一两次。运气不好的话,你会更惨。被黄蜂蛰了,不仅仅是疼,痒,最重要的是会晕,会肿。被蛰的地方会立刻肿起来,稍微肿成一个大馒头。这么肿的话,脸会变形,过几天就不掉色了;我最怕遇到蛇。当时上山砍柴经常遇到蛇,看到蛇。虽然我很少被蛇咬,但每次看到蛇,我总是害怕,害怕。我最怕蛇。他们像幽灵一样悄无声息地突然出现,让人措手不及。他们丑陋,阴险,恶毒,恶心,可恨。每次我看到蛇,我都会害怕得发抖。而且砍柴的时候被荆棘刺伤,被丝草割伤,比较常见,常见,频繁。这些都是砍柴时经常遇到的麻烦、麻烦、折磨人的事情。

第四,打柴难。历尽千辛万苦,终于砍下一车柴火,自然要带回家。背柴火回家是另一个坎,有时甚至是更悲伤的坎。想想小时候每天要从山上背湿柴回家,还要一路翻山越岭,走一条蜿蜒陡峭的山路。这是一件多么困难和沉重的事情。我记得那时候肩膀经常被压,脚不知道被压了多少次,腿经常被压的发抖。有时候遇到陡坡,人和柴火就会滚落山下,遍体鳞伤。我别无选择,只能忍住疼痛,捡起柴火继续咬着牙,一步一步带回家。那种艰难,现在想想,简直不敢相信。我记得我表妹,比我小一岁,每次都和我一起砍柴,经常扛到房子对面的山顶,但是他扛不动。他一直喊着帮他搬木头。如果哥哥不照顾,他经常顶着烈日在山顶上,哭了大半天,骂了大半天。不是他懒,真的是他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再也忍不住了,走不动了。有时候外婆真的受不了,恨他的时候才能帮他把柴火拿回来。我常想,我个子不高的原因可能是当时被柴禾的担子压得喘不过气来。表哥比我矮,可能是那段时间我更被碾压了。担柴一言难尽。现在想起来,觉得自己当时很可怜,很可笑。记得有一年冬天,因为天天砍,附近没有砍柴。我别无选择,只能跟着大人到更远更高的狗头峰砍柴。第一次去狗头峰砍柴。那里的柴火如此令人兴奋,以至于到处都是茂密的树木。不要找,不要挑,砍柴容易。难得遇到这么好这么多木头,激动的时候就割了一大截。一大堆湿木头,七八十斤,一个孩子,要走七八里路回家,可能吗?但当时我并不这么认为。我把柴火捆起来,想都没想就拿回家了。刚开始我还勉强能承受,但是走了很久,太重了。放下柴火,解开柴火,扔掉一些,但不想扔太多。绑好柴火继续上路。走了很长一段路,扛不动了,解开柴火,扔了一些,但还是舍不得失去太多。绑好柴火,再上路。又走了一段路,又不行了,又丢了一些,于是一路走,一路丢,回家只剩下两根柴棍。一路上失去比带回家多得多,一路上浪费精力比拿回两根柴棒多得多。如果一开始砍的少一点,扛的少一点,最终会扛更多的柴火回家。瞧,你当时多蠢!真是可悲又可笑!没办法。当时我一心想着打柴。

我们村有三四个小伙伴,经常一起砍柴。天天爬山砍柴太辛苦太无聊了。我也想找点新鲜刺激的。不知道是谁发明了“打叉”,给我们辛苦劈柴的一天增添了一点乐趣和刺激。我记得当时只要大家都累了,没精神,就会有人建议“穿越”。这时候大家都会异口同声的赞同,精神焕发,鼓起干劲,热情而又跃跃欲试。所谓“穿越”就是砍三根比较粗的木杆,支撑在地上形成“叉”,然后按照抽签的顺序依次站在“叉”的距离,当然赢了或者输了,都会有奖励或者惩罚,否则不会有刺激。赏罚是在玩“叉”之前,每人砍一捆柴火放在“叉”旁边。谁赢了,谁就有这堆柴火。有了刺激,每个人都有砍柴的动力。砍柴的时候,他们不觉得累,不觉得苦,砍的比平时快。大家都很期待快点赢。三四个人一起玩“ cross ”只要赢两次就能赢一车柴火。当时我们家孩子一般是五捆一捆,三捆一捆,两担一担。玩“ fork ”的游戏真的让砍柴变得有点轻松愉快。

每天砍柴,另一个乐趣是可以经常摘野果吃。像我们家乡的大山,最常见的野果有:黑苞、羊仓饭、鸡桃爱、奶粒、野柿子、团梨、冷饭土豆、茶苞、茶穗、毛粒、嫩籽等等。在这些野果中,我最喜欢的是黑苞和羊仓饭。黑色苞片应该是野生树莓,但不是草本,而是木本,浑身都是刺。它经常出现在峡谷和山谷中,一丛接一丛,甚至一束接一束。春天开小白花,夏天结黄色、红色或紫色的果实。它的果实香甜多汁,风味独特,味道鲜美。每次遇到他们,都能乐在其中。但是它的果实不能长时间存活,鸟类爱吃它,所以吃刚成熟新鲜饱满的黑苞的机会不多。羊仓饭,一种小灌木种植的水果,大如豆,圆而亮,紫蓝色。它生长在浓密的灌木树枝上。如果你摘下来,只要用手捏住树枝的底部,沿着树枝向上抚摸,你就会得到一把羊仓饭,可以直接塞进嘴里。羊仓饭的特点是软沙沙,酸甜,皮薄,汁多。我们最喜欢的是吃起来很过瘾,直接从树枝上划,一划一划,一口一口,挺有意思的。但羊圈饭后,嘴、手、脸都会被染成紫色。这时候大家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相视一笑,然后就是开心大笑。在艰难的时候,我们会享受生活,在痛苦中寻找乐趣。其他野果,即使不算少,也没有特别的味道,采摘起来比较麻烦,或者采摘后不能直接食用,只能带回去加工后食用。所以在砍柴的时候,我们最喜欢最喜欢的就是黑苞和羊仓饭。

劈木头的时候,另一个惊喜是经常遇到野鸡和野兔子。有时,当我们埋头劈柴时,突然,在草丛或木棚里,一只野兔或野鸡突然跳了出来。突然,我们会害怕,后来,我们会惊喜和兴奋。野兔跳出来,跳了几下就不见了,野鸡跳出来,各——;每一个——大叫着飞走,然后停下来继续蹲在柴房或者草丛里,常常诱惑我们去抓它。而当我们快速跳上它的时候,它就扑腾起来,一个个——,一个个——再往前飞,飞不远,又掉下来,蹲在木棚或者草丛里。只要没抓到,它就蹲着。如果你抓住它,它会飞走,但它每次飞不远就会掉下来。总是诱惑我们,以至于我们跟着它,追着它,无论多长时间,多远,我们都没有抓住它,更没有抓住它。它常常追得我们喘不过气来,筋疲力尽,停不下来。然而,每当我们在山里遇到一只野鸡,我们都会情不自禁地抓住它。因为它太美了,太神奇了,太可爱了,太诱人了。我经常看到野鸡,但它们总是在我的正前方,但我从来没有抓住过它们。令人沮丧和失望,心有不甘。但是有时候我们可以找到漂亮的野鸡毛,这也让我们很开心。如果我们碰巧发现一窝野鸡蛋,它会让我们高兴,高兴得手舞足蹈。

在艰难困苦的时候,人总是乐在其中,为自己找乐子,乐在其中。这可能是人的本能,我们年轻的时候也不例外。每当我们砍柴,又累又沮丧的时候,我们经常会冲到山顶去看风景。站在山顶上,环顾四周,山堆在附近,田野绵延;远处湘江北上,白帆一点一点。广阔的世界,无限的风景,突然让人豁然开朗,心旷神怡。遥望远方,山越来越远,湘江北上,令人遐想叹息;是可取的,也是可取的。这时,所有的辛苦,所有的辛酸和厌倦都会烟消云散。

回想起小时候砍柴的日子,许多悲欢并没有随风而去,仿佛还是昨天。

周克佳衡山2019年3月1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