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夫和鱼塘 :笔者: 孙勇

  • A+
所属分类:网络日志

一个

鱼塘占据了曹村一半的田地。虽然渔民挥舞着镰刀清除鱼塘里杂草丛生的芦苇,但当渔民休息时,芦苇会钻出水面,站在鱼塘的角落里,远远地窥探渔民平静的日子。荷花,应该是往年的残迹,已经遍布半个鱼塘,但渔夫还是无意攻击荷花。荷叶就像小雨伞,拥抱着几个在绿色中变红的莲苞。渔民要不要用荷花来装扮自己疲惫的灵魂?

一坑一坑的,草寨的田地分水田、苇草、蒲草、花生苗、西瓜苗、豆苗,鱼塘四周都是水。鲤鱼、鲫鱼、红鱼、草鱼和观赏鱼丰富了鱼塘的水域。鱼儿成群结队地沿着池塘边游来游去,摇着芦苇和莲子,在夕阳下沉醉在曹村的树林里。突然,一条鲤鱼或草鱼跳出水面,瞬间腾空而起,吓跑了浮在荷叶上的青蛙,惹恼了在岸边悠闲散步的小花狗。小狗对着鱼塘吠叫。

虽然季节已经到了秋天,但是鱼塘边的马牙菜依然长得很鲜艳,厚厚的马牙菜叶子遮住了白鹭留下的脚印。白鹭走不远。白鹭担心池塘里的鱼。白鹭因为鱼塘而聚集在草寨,草寨因为白鹭而生动。白鹭滑过鱼塘的时候,鱼塘也滑过白鹭。当白鹭和鱼塘软在一起时,草寨的烟从瓦房的烟囱里升起。

这些农村的原始图片丰富了冯杰先生宣纸上的墨水。

杰峰应该来曹村走走。也许,当杰峰走出曹村时,曹村和杰峰成了徐悲鸿和陈逸飞的《故乡的记忆》。我比凤姐幸福。有时间就去草寨走走。我走在草寨的水场上,走着走着就变成了鱼塘里的芦苇或荷叶。我的芦苇或者一片荷叶拖着鱼尾巴吸引白鹭跳舞,吸引小狗玩耍。我比凤姐的水墨画更有艺术感。

草寨的天总是蓝的,偶尔有云经过,是鱼塘甩出来的水袖。

曹宅与曹操有关。

曹村变成曹村之前,是黄河湿地。

袁绍举兵渡黄河的那一年,有一批曹操的兵驻扎在这片黄河湿地。这些士兵没能阻止袁绍南的入侵,以至于发生了著名的官渡之战。驻扎在黄河湿地的自重士兵羞于再去曹颖见曹操,于是留在黄河湿地,支起炉灶生活。

鱼塘里的撒鱼器启动了,鱼蜂拥而至,不亚于曹颖的喷涌而出。穿着花裤衩的渔夫,背上湿巾,头上晒太阳,温暖的眼睛随着一池喂鱼起伏。这些身上流着曹操血的渔民举手投足,闪烁着曹操士兵的气质和魄力。

到了晚上,已经很深了,星星从天而降,到了鱼塘,鱼有了小伙伴可以聊,就不再翻腾了,芦莲终于可以静下心来数星星了。这时,西家的刘和店主张连友分别打开鱼塘里的氧气输送器,腿上粘着泥,在岸边的杨树走廊相遇。西方家庭的刘从家里搬出了小方桌,店主张连友拿出了一捆金星牌啤酒。他们坐在昆虫的声音中,在银河的鱼塘里享受夜晚。一个问题:按照今年的行情,一池鱼值20到30万?这时,天上的星星眨了眨眼睛。一个回答:如果不值得,就要20多万。这时,银河波浪在天空翻滚。刘和张连友各喝了一口金星啤酒。一个说要把孩子的婚事办了,一个接着说孩子在城里跑不是个事。

杨树叶争先恐后地送掌声。

当太阳再次照进曹村的时候,渔家婆把笼子里的鸡鸭吹了出来,把羊拉出来,绑在周围长着茂密青草的杨树上。斜阳打在渔人瓦房上,渔人瓦房在鱼塘里摇摇晃晃地立着。蒜堆和花生苗在水里上下浮动,把挂在墙上的玉米棒子和辣椒串打散了。

渔人的房子里长满了葫芦苗和丝瓜苗。这些藤纹难以分辨的葫芦苗和丝瓜苗,在鱼塘里反射出来,藤纹更加混乱,散发着水的湿气和鱼的腥味。屋顶的五星红旗,蓝天绿草上的渔人金梦璀璨!

当我再次走进渔夫的房子时,渔夫的绿色渔网正在鱼塘里抓鱼。当渔网从这张网到鱼塘的另一端时,闪闪发光的鱼跳出了渔夫的收获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