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世家

  • A+
所属分类:网络日志

短短的小指在普通人看来并无不妥,但在方昆眼里就是糟糕透顶的不幸。自从儿子降生后,他就忧郁地注视着儿子的左小指。这根小指在他心里的意味多得难以形容。与肥头大耳、笨拙的拇指不同,小指圣洁又高贵。他做梦也希望儿子能像小提琴大师帕格尼尼那样,靠神奇的手指闯天下。他花了9个月等儿子的手指,当听到儿子从娘肚降临人世的第一声啼哭,他忍不住在医院肮脏的地板上跳起了小步舞。

儿子的手指第一次撞入眼帘时,他的泪哗地从眼眶涌了出来。永不知愁的他第一次感觉撞见了鬼。他想老天爷啊,你这是作的什么孽呀,儿子从这个音乐世家一降生,小指就出奇地短。小指头和无名指头像一对仇人似的,生怕不能离得更远。这时在他心里飞驰而过的,竟还是巴赫等光耀父业的故事。不信佛祖的他破例去了寺庙,他要在祷告中化解音乐世家的这个不幸。因为彻夜难眠,他变得胡子拉碴,往功德箱投币时几乎栽倒在地上。

熬到儿子3岁那年,不管儿子是怎样抽搭哭泣,他硬让儿子的小脑瓜夹起了锅盖大的小提琴。为了有说服力,他把左右小指并在一起给儿子看,儿子惊惧地发现他的左小指明显长于右小指。

看见了吧,这就是练琴的好处,好好练,没准你的小指还会长得更长。方音被父亲要他当音乐家的想法折腾得够呛。他练琴再卖力,父亲依然嘴角朝下撇着:中指音低,把位往下挪一点!瞧你,手干吗打颤?来,把小指往下再伸一毫米!音乐世界里到处是堑壕,方音的童年和少年就是在掉下去又爬上来中度过的。他的左小指虽然如父亲所言,已经明

音乐世家在普通人眼里,短小指没有错,但在方堃眼里,这是一种可怕的不幸。自从儿子出生后,他一直忧郁地看着自己的左手小指。这个小指头在他心里的意义是无法形容的。与肥胖笨拙的拇指不同,小指神圣而高贵。他梦想他的儿子能像小提琴大师帕格尼尼一样,用他神奇的手指走向世界。他花了九个月等待儿子的手指。当他听到儿子从母亲肚子里出生时的第一声啼哭时,忍不住在医院肮脏的地板上跳了一小段舞。当他儿子的手指第一次碰到他的眼睛时,他的眼泪从眼睛里涌了出来。他从来不知道悲伤,他觉得自己第一次遇到了鬼。他想:“上帝,你在做什么?当你的儿子出生在这个音乐世家时,他的小手指出奇地短。”。小指和无名指就像一对冤家,生怕它们离得不远。此时此刻,在他心中掠过的是巴赫光辉父亲生涯的故事。如果他不信佛,就破例去寺庙。他想通过祈祷来解决音乐家庭的不幸。一夜未眠,他变得胡子拉碴,当他把硬币放进功德箱时,差点摔倒在地上。他熬夜到儿子3岁。不管他如何抽泣和哭泣,他都强迫儿子的小脑壳拿起一把大盖子的小提琴。为了有说服力,他把左、右小指放在一起展示,儿子惊恐地发现左小指明显比右小指长。

看,这就是练琴的好处。如果你练习得好,也许你的小手指会变长。方音被父亲想成为音乐家的想法折磨着。他练钢琴更努力了,但父亲还是撇着嘴说:中指低,往下挪一点!看看你,为什么你的手在发抖?来吧,把你的小指再往下伸一毫米!音乐世界处处是战壕,方音的童年和青春都是在跌落和攀爬中度过的。虽然他的左手小指和他父亲说的一样清晰。

显长于右小指,但自卑的尘土还是遮住了他的心灵。都快18岁了,他还是拉不过父亲,尽管父亲有点驼背,但父亲富有感情和力度地揉弦运弓,时常令他叹服不已。他诅咒自己的小指,怪它比父亲的小指短半个指节,但又感到他心里还缺一样东西,那就是常把父亲折腾得死去活来的热爱。

方昆为了儿子能在西方音乐界闯出一条路来,毅然决定举家迁往美国。方昆的叔叔在美国正害着病,年老无子,在愁苦的八字眉下,是希望方昆继承他家业的心愿。方昆本不想劳叔叔大驾,在他看来一个人成天在钱里打滚是不幸的。但现在为了儿子的前程,他甚至给叔叔写了一首献媚的祝福曲。一家三口很快迁到了美国。

每逢周末方昆就带儿子去赴音乐会。没想到儿子才上了半年中学,就完全变样了。首先他爱上了一位身材高大的波兰女孩,有好几次方昆忧心忡忡,偷偷跟在后面,生怕这场恋爱毁了他的音乐。以前在国内,儿子谈起想法,总是吞吞吐吐、含含混混,现在他开始吵架似的大嚷大叫了。他请方昆忘掉过去在中国的那些念头,他要重新走一条路。双方摊牌的那天,方昆的脸一会通红一会煞白。他不死心地一个劲问儿子,你真决定了?决定了!练了15年,不觉得可惜吗?不可惜,因为我只对医学感兴趣。

方音以医学高材生的荣耀毕业后,去了纽约一家整形医院,专门负责缝唇。同事们不久就惊奇地发现,方音缝过的唇简直像一件艺术品。从没见过有人能把伤口缝得如此严丝合缝,下针不差丝毫。那些目睹过成千上万例缝唇术的权威们,也被惊动了。他们专程来了解这个初来乍到者的缝唇秘诀。那天,他整个被外科权威们围了起来。缝唇全靠手感,可单凭手,怎么能做到丝毫不差呢?有权威对此十分不解。我从小在家就受到父亲的严格训练。

人群顿时一片哗然,有人马上大声反驳道:这不可能,现代医术怎么可能在家里传授?不,我父亲只教我小提琴。音准不准,全看手指到不到位,哪怕差一丝一毫,他都能听出来。所以,我从小练就了心到手到的能力。

权威们直到这时才涨红了脸,恍然大悟。他们一时被方音神奇的手指迷住了。

对他们来说这个经验来得多么晚啊,我们已经没法唉,事情怎么会这么巧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