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电影故事 ,波多野结衣

  • A+
所属分类:感动心灵

乡村电影

文本/张燕峰

前几天,一个炎热的夏夜,小区里有一部电影。大家坐在大树下乘凉,摇着扇子说着闲话。孩子们追着玩,笑啊笑。屏幕上的人物必然会忙忙碌碌,演着自己的爱恨情仇。我顿时迷茫了,不禁回忆起二十多年前在农村看电影的场景。

当时,放映电影是农村的一件大事。由于没有电话,一个村子要放电影,亲戚借自行车袭击报道消息。消息传到哪里,整个村子都沸腾了。大家随便吃了几口饭就往村里冲。日落时分,几十个人组成一个团队,向放映电影的村庄前进。仓促无序的行走,纵向的谈笑风生,孩子的吆喝,田野里虫鸣声此起彼伏,汇成了雄壮迷人的大合唱。

赶紧去吧,电影还没开始,幕布刚挂上。但是已经人山人海了,有的坐在前面摆着小板凳,有的站在椅子凳子上。最好的位置已经被这个村子的人占据了,其他村子的人都要站的更远,有的甚至爬到屋顶或者大树上。好在院子很宽,无论站在哪里都能看到听到,只是偏着头,往往过了一个多小时,脖子就酸酸的,很累。但这有什么关系呢?看电影是一场精神盛宴。不付出辛苦和疲劳有什么意义?

我们年轻,常常因为眼前黑压压的人群什么都看不见。我们哭哭啼啼,匆匆忙忙,父亲就把我们抱起来,套在我们脖子上。这时,屏幕上的面孔特别生动清晰,一颗小小的心充满喜悦,津津有味地仰望着。

电影结束后,几十个人又匆匆回家了。每个人都热血沸腾,沉浸在刚才精彩的故事中,饶有兴趣地谈论着电影内容,谈论着自己喜欢的角色,表达着自己的爱恨情仇。

深夜,天空更加遥远无边,但星星还没有睡着,调皮地眨着眼。月亮升起来,像一个玉盘,明亮地挂在天上,月光如水,势不可挡。路边的杨树、垂柳、麦穗、稻田,都像是洗过的牛奶,有着朦胧的美。草木之香,五谷野花之香,在渗入鼻孔的同时,沁人心脾。几只青蛙在远处的池塘里呱呱地叫着,树上的几只鸟振翅飞向高处。孩子们困得几乎睁不开眼睛,在大人的背上睡着了。

当你到家时,通常是午夜。在睡梦中,他经常会发出几声模糊的呓语,这显然是电影中的一句台词。第二天,还是意犹未尽,孩子去学校玩,大人去上班,聊得最多的电影是昨晚。然后大家都在眼巴巴的期待下一部电影的到来。

看电影的记忆

正文/贾广生

我从小就是个影迷。那是因为50年代农村老家不通电,晚上一家人点煤油灯吃晚饭,早早就睡了。一天,一支军队来到这个村庄。他们有探照灯。他们过去常常在黑夜中射出光束,在夜空中交叉摇摆。到目前为止,我仍然不明白他们在做什么。

但是有一点很清楚,那就是他们带了电影!每天下午,我都会多次向村子西边的打谷场方向望去,因为部队驻扎在那里,每当晚上有电影的时候,太阳还没落山就会挂一个白色的幕布(我们被称为“杭杖子”,后来才知道那叫屏风)。一看到打谷场上高高挂着的白色“窗帘”我的心就狂跳起来,感觉自己快要跳出喉咙了。没有经过大人的催促,我喝着带咸菜的玉米麸粥,拿起一个小板凳,冲到田里占了个好位置。然后我心急火燎地等着,等着太阳下山,等着放片子的士兵架起放映机,等着连队的士兵整齐地排好队,喊好口令进入市场,整个麦田立刻静了下来,电影开始了。虽然我好像懂了,但是我还是被电影里的人物吸引了:《护士日记》唱“燕子,穿花衣服,每年春天来这里”;江三,在《无敌火焰》中用双手做了一把箱枪;林海泉……《钢铁战士》里那个拿着笔在匪官里不屈盲从的小战士,感动了我好久。

60年代,村里有电,刚好有条件放电影。一场洪水倒塌了房子,无情地摧毁了我的电影梦!然后就是三年饥荒,饥肠辘辘,谁还有心思看电影?稍微好一点,文革又来了……在这个青黄不接的年代,偶然看了很多好电影。我得感谢解放军。

在离我们村八里的地方,驻扎着一个解放军的团。他们有时晚上放电影,放在军营外面给老百姓看。有一天,我不记得我是怎么得到这个消息的。我父亲带我去了军营。电影已经开始了。原来是《兵临城下》。还有一次是《舞台姐妹》。虽然一直站着看,摸着黑暗走回家,感觉很浅,但是一点都不觉得累,说不出的满足。

后来,我也成了解放军战士。在遥远的新疆,下班后唯一让人开心的事就是看电影。记得有一年我去一家公司值班,放映员刚拿了一辆大卡车去南疆军区取回一份片子。他满脸灰尘,还没吃饭。我们迫不及待地催促他先在宿舍放个盘子。放映员是个非常老实的陕南人。他不好意思推脱,把投影架放在桌子上,把光线打在灰色的墙上当屏幕。虽然他没有看完,但他太上瘾了。然后期待天黑。南疆天黑得晚,很难等到太阳落山。最后屏幕挂在篮球场上,士兵们坐得整整齐齐,投影仪却坏了。这个时候,天气并不美好,但是雪花在飘!连里的士兵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每个人都扭着脖子,看着放映员修理机器。放映员在流汗。机器修好电影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我扶着凳子站不起来。原来我坐了很久,天很冷,腿都冻僵了。

现在已经脱下军装回石家庄了,看电影的热情依旧不减。我总是关注新电影的信息,一有时间就去电影院。有一天路过一家电影院,刚好赶上放映一部著名的电影,就买了票去看。偌大的电影院没有坐几个人,而是坐在软软的沙发上,戴上3D眼镜,看着立体的画面,真的让我感觉很高。回想当年看电影,回首往事,心里说,该追了!

室外电影院

正文/李

窗外,一只蟋蟀在寒冷的夜里歌唱,渲染着初秋的场景。打电话真好。过一会儿就跳出来了,从楼下的草地跳到我的床上,在寂寞的月光下跳出来,跳过高墙,跳过岁月,跳到一部露天电影旁边,看着人们仰起脸,跟着屏幕上人物的喜怒哀乐。

低矮的旧乡村住宅、宽阔的土路等。黄昏降临时,我们可以远远地看到一个白色的屏幕从街上拉起来,几乎与昏暗的天空融为一体。快乐的孩子在跑来跑去,我很高兴。不知道今晚那个白屏上会上演什么精彩人生。我曾经梦想成为一名演员,用不同的经历把灵魂投入生活,用身体活几百年甚至几千年。我无法突破的墙,我无法攀登的星空,我无法梦想的恋人,都可以在电影中以各种方式得到满足。这是一个远比现实更令人兴奋的世界。

看到白屏升起,惊喜的感觉像幸福的原子弹在心里爆炸。我飞回来了,大喊:“今晚有电影!”我妹妹也跳了起来。我们不得不在院子里来回跑了几次,才能抓住那颗即将被幸福炸飞的心。娘也早听说了,看着开心,就抓紧时间做饭。听到这个好消息的孩子们一路在街上跑着喊:“今晚有电影,今晚有电影。”跑到最好的同学家,然后和他一起跑到隔壁同学家。在那些鸡叫马赶的日子里,电影是一个盛大的节日。

天一黑,人就憋不住,早早占了地方。老人会搬一把圈椅,舒舒服服地坐着;父母喜欢搬板凳。挤四五个人没问题。如果遇到不带板凳的,就打电话给他。“来,让他坐这里,挤。”男人然后挤坐下,递烟给爸爸,一起看电影,一起抽烟;而我们会坐小板凳,或者组队坐前排。大人不想坐的太靠前。他们需要抬起脖子,靠近扬声器,但听不清楚。我们喜欢进入电影的感觉,不亲近是不愉快的;也有很多人不拿板凳,不脱鞋放屁股底下,或者干脆拉一把柴火坐下。如果电影旁边正好有个麦秸垛,那我们就挖个窝躺在里面看。如果是冬天,这个地方会“兵家的宝”。但也有一个缺点:因为我们被风吹得温暖舒适,所以经常边看边睡着。当我们醒来的时候,电影已经结束了,我们所有的朋友都回家了,只剩下一条空空的街道,我们只好睁着惺忪的眼睛往回走。

最早看电影的时间是在大队(村委会)的院子里。秋天过后,庄稼已经长好了,不需要一次又一次的割草,对农民来说只是难得的休闲时间。大喇叭里喊着:“全体村民注意,全体村民注意,今天夜大队有电影,今天夜大队有电影!”其实所有的村民会议都是开着谈政策的,批斗中抓到的贼流氓。简而言之,他们会在谈论一场大追逐后开始。

电影太受欢迎了。后来只要有事情做,他们就演电影。谁要是为了喜事娶了媳妇,或者嫁了老头,都会有亲朋好友送电影。老人年纪大了,女孩子多了,电影就多了。一个给大女儿,一个给二女儿,一个给三女儿。演出开始,演电影的人会喊:“你好!嘿!嘿!今天晚上的电影是《黑盒放血》和《英雄与孩子》,是朱庄和朱庄送的。”这匹被拴的马是大女儿的女婿。

放片子的人叫建设,兄弟,是当时最受欢迎和喜爱的人。他们长相很像,都穿着绿色军装,戴着旧军帽,长着一张中国人的脸,长相帅气,长得也很“电影”。即使白天在街上偶尔看到,也觉得是电影里走出来的角色。他报道完电影片名,就关灯,开机器。一道银光射向屏幕,激情的音乐随之而来。

他有一辆带棚子的投影车,像一辆长长的轿子,停在离屏幕100米的地方,升起棚子,架设电影机,拉电线。他在棚车里工作。最大的荣誉是能上他的投影车,第二个幸运点是站在“轿子外”看电影机。有两个圆盘“ ”,胶片转啊转。人、马、山川清晰地印在片子上。胶片机匀速响着,两个胶片之间的胶片机上有一个小屏幕。大屏幕上的一切都在这里反转了,但也清晰地显示出来了。

不过我最期待的是“燃膜”,正在播放。因为胶片老化,又因为放映时间长,温度升高,胶片会燃烧。人们聚精会神地看着,屏幕中间出现斑点,然后扩大变黄,从中间向四面卷起,声音变得更粗,不一样。灯亮了,啪的一声,机器关了,刚才的场景不复存在。由于惯性,两个“圆盘”仍在快速旋转,施工工艺熟悉。停止并卸载碟片,切掉烧焦的胶片,重新连接,然后将胶片绕机器缠绕三次和两次,关灯并打开机器,一切继续上演。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而我们最关心的是,他剪下来扔在地上的片子,全部一起往前走,一起抢,这是一笔财富。在灯光前,或者第二天在太阳前,电影里的场景是那么的生动。影片上的形象指日可待,但里面的故事却是一个遥远而难以接近的世界。

我们大一点上初中的时候,注意力的焦点离开了电影机,但是打电话的朋友一起上了电影的屏幕,在闪烁的灯光下去看女同学。有意无意地,在一张脸上,在灯光闪烁的地方,瞥见了我所期待的那张美丽的脸,我的心就像夏天里流淌的清泉。白天在教室里,男生女生总是不说话,这是学校的传统。如果看到有人和女生说话,我们一起嘲笑他,一起追他们,一起喊他们的名字,他们“惭愧”。而在看电影的快乐场景中,灯光昏暗的时候,勇气就增加了。三两个男生一起去,看到了三两个女生。每一张脸都那么明亮。他们见了面,都笑了。

一部电影,90多分钟,一辈子的恩怨情仇,一辈子的去向何方,都在一夜之间变成了过眼烟云,没留下什么可叹息和哀叹的。人生只有一百年,但每个人都注定有一个角色,一个选择,一个人生,远不如电影丰富。应该让它更精彩吗?30年后,当你在家乡的街头相遇,你有没有勇气微笑着说“好久不见”?

播放电影

正文/丁明熙

儿歌:电影队,去村里,生火做饭喝汤早;放一个凳子,一把椅子,两个马扎;抱起女孩,问女婿,喊侄子跟着;电影屏幕上的影子晃动着,让老人的眼睛闪着喜悦的光芒,在剧箱里唱歌,让妻子咽口水。

小时候电视机不普及,看一部电影成了农民的娱乐盛宴。在任何一个放电影的村子里,村子都会像过年一样热闹,全村人都会兴高采烈。如果一个村子经常放电影,村民们的脸上充满了骄傲,邻村的人对他们的交往特别尊重。

当时县里只有几个电影放映队,在农村放映。他们带着发电机、投影仪和铺盖卷,在乡下泥泞的土路上跋涉,吃了一百顿饭,在稻草铺里睡着了。但他们就像快乐的使者,给农村带来了巨大的快乐,也带来了外面世界的神秘和兴奋。

电影放映场地一般选择在学校操场等宽阔的场地。天还没黑,孩子们争先恐后地占地方。他们中的一些人搬到椅子和凳子上,一些人在小石头上,一些人画正方形来为他们的家人抓住有利的地形。电影上映时,会场挤满了人,屏幕后面通常挤满了人。

听说哪个村放电影,周围十里八乡的人都得看,孩子坐不住。有些电影看了很多遍,但还是要再看一遍,尤其是革命战斗故事片,让人每次看都觉得激动。有些人看了七八遍《地道战》《地雷战》《侦察兵》《侦察兵渡河》这样的老片子,到邻村上映还是要去很远的地方再看一遍。回家的路上很热闹,说着说着,模仿着,给乡下的夜晚增添了不少笑点。

电影给农民带来了新的视野,开阔了他们的视野,深深影响了我们未成年的孩子。闪闪发光的红星和小战士张嘎让我们了解了艰苦的战争岁月,学习了年轻英雄的勇气和智慧。《英雄老虎》《烈火永生》让我们领略革命战士的智慧和勇气,学习他们坚强不屈的性格。虽然电影还停留在革命化、公式化的层面,但我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农村孩子,会长期激动、激动。

教育家认为,人生的不同年龄对教育的某些方面影响最深。童年是情感启蒙时期,童年是培养健康心理的黄金时期,青春期是人生观、价值观形成的关键时期。在这个时期,看各种故事片,模仿英雄的言行,对英雄主义和集体主义价值观的形成至关重要。回顾我生命中为数不多的优秀角色,都离不开那个时期的“电影教育”。

我们的第一部电影

正文/许巍

当第一缕阳光轻轻地站在我的睫毛上时,我睁开眼睛,跳下床。他揉揉黑眼圈,迅速穿上长袖白衬衫和一条黑蓝色牛仔裤。我去了趟洗手间,很快润了润脸,在脸上涂了洁面乳。之后我就按摩,小心翼翼的揉搓,洗去了一晚上脸上分泌的油腻污垢,让脸尽可能的干净。刷牙比平时更仔细,怕放出一丝污垢。经过近20分钟的清洗,我照了照镜子,用很近的眼睛搜索了一下,确认没有问题,就穿上了一双黑绿色的跑鞋,把裤腿放在鞋上,保持叠放在鞋面上。

出门的时候一直保持微笑,嘴角45度向上翘,让脸颊上的肌肉挤压到了眼圈,让眼睛下面的黑眼圈不那么明显。

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在一个阳光明媚、炎热的周六早上,保持着这样的微笑,穿着整洁,一定要去参加一些重要的活动或约会。但我不是。我要和我的朋友们一起拍摄我人生的第一部电影。

两年前,当我们还在上小学的时候,我们在一个聚会上看了电影《超级8》。看了小时候同龄人拍戏时的经历,一直想模仿片中主角,拍一部完全是自己拍的,青春时代属于自己的电影。今年我们在电影院看《美国队长2》的时候,听到300个人一起惊呼大笑,拍电影的梦想更加强烈了。

到达指定地点后,我看到了其他几个朋友。充足的阳光照在他们的衣服上,映在我的眼睛里。他们就像穿着金色的丝绸。虽然近40度的气温酷热无比,但我们并不在意,心情依然很好。

按照“导演”凌谦的要求,排练了几次后,拍了第一张。

“不行,你不能那么做。”盛辉说着微微哭了起来,他的脸变得悲伤起来,泪水从他微微发红的眼睛里涌出。那些泪水划过脸颊,从下巴滴落,有些滴落在夹克的衣领上,有些滴落在纽扣上。最后,他用白色的袖口擦去脸上的泪水,袖口立刻紧贴在手腕上,变成浅灰色。

我把镜头从盛辉转到陈雄,给他的脸拍了一个特写。

“但是我必须这么做。这是我最后的机会。”陈雄用平静但哽咽的语气说,可以听出是假装平静。

我赶紧又把相机拉开了。

陈雄用右手拿起模拟自动步枪,用左手拿起弹匣,放在枪上。他的动作突然停止,似乎犹豫不决,但他立即恢复,做了一个负重的动作。

“别走。”我立刻把相机转向盛辉。立刻,盛辉迅速跑过去,紧紧地抓住陈雄的胳膊,他脸上的肌肉紧绷着,陈雄脸上的表情略微放松,他的食指从扳机上移开,思考着是否要终止他的行动。最终,陈雄下定决心,用异常坚定的语气说:“我该走了。”。”

凌倩示意我停止录音,我就关了摄像头。

刚才还在“你去哪里”形状的盛辉和陈雄,立刻换上笑脸,互相交谈起来。

……

146小时后,我们完成了第一部电影。

我们的朋友和父母是唯一的观众。我们打得很努力。

看完之后,我走到阳台上,看着漆黑的夜空中闪烁的星星,心想:我离梦想越来越近了。虽然我们的作品无法与电影院的杰作相比,但我已经成为一名摄影师和导演,我已经迈出了我梦想的第一步。

我看了电影《鸡毛信》

正文/白一航

中考结束后的一个星期,有一天早上我在家没事干。我打开丢失已久的电视,中央电视台第六频道正在播放电影《鸡毛鑫》。开场前的解说引起了我的兴趣。

为什么叫“鸡毛鑫”?啊,原来是一封需要过去紧急投递的信。信封上贴着鸡毛作为标志。电影里的男主角是少年团团长,名叫海娃。他接受了民兵中队队长(他父亲)让他送一封鸡毛信的紧急任务后,带着羊鞭赶着一群羊,毫不犹豫地踏上了征程。

好险啊!他一进入山谷,一群日本鬼子就迎面扑来。逃不掉,怎么办?海娃为了躲避敌人的搜索,保证鸡毛信安全送到八路军首长那里,把鸡毛信绑在一只羊的尾巴下面。我刚刚熬过来。

但是麻烦又来了。鬼兵想抢海娃的羊,好把羊宰了好好吃一顿,就逼着海娃和他们一起赶羊。海娃假装听话,放了他们。晚上在村子里休息。鬼兵趴在一个大房间里,中间挡着海娃,门口有岗哨。夜深了,万籁俱寂,月色柔和,海娃的心却一点也不平静。信还没到。我该怎么办?在恶魔熟睡的时候,海娃轻轻的动了动,一步一步,没有擦汗,终于逃出了恶魔的魔掌。

之后几经波折跋涉,克服了许多困难,终于把信送给了八路军张连长。就这样,按照毛毛信中的作战时间和路线,八路军和民兵一举炸毁了日军的炮塔,夺回了敌人抢走的食物和物资,活捉了日军的首领“猫眼司令”,对人民造成了伤害。

海娃真的很坚强,勇敢,足智多谋。

海娃才十二岁。他是个牧羊人。他为什么敢与魔鬼作战,完成传递鸡毛信的艰巨任务?因为海娃在村里多次看到日本鬼子烧杀抢掠,很多老百姓被杀。海娃知道,只有和敌人作战,和千千成千上万的中国人一起赶走日本侵略者,我们才能过上和平的生活。

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和平的时代。我们绝不能忘记日本侵略者给中国人民造成的灾难,绝不能让历史重演。

我们应该珍惜和平,反对侵略和战争。

我想努力学习,学好我的技能,为中华民族的复兴而努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