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仪解放后家庭生活:因何事对老婆跪地求饶

  • A+
所属分类:百味人生

90年代初的一天,我去了普仁先生家。寒暄过后,普仁先生的妻子张让我帮她把时令水果送给的遗孀王乃文。虽然和王乃文的长辈不熟,但也认识。她是载涛先生的第三任妻子。按照小时候叫载涛七爷爷的推断,应该叫她七奶奶。但她是第三任妻子,所以说七奶奶会暧昧是不对的。所以家里长辈让我叫她金奶奶。

我去普仁先生家征求意见,因为前几天我遇到一家1985年出版的香港杂志,里面刊登了李的《名作》。关于“大作”的疑点很多,我想在普仁先生家里解决。然而,我不知道如何提问。犹豫了一下,一听茅颖送来的张先生,豁然开朗,为什么不借此机会向金奶奶请教呢?

我一坐下就问:“金奶奶,你熟悉李吗?”

金奶奶回答说:“那是我侄女。她以前经常搬家。她当然熟悉她。”然后他问我:“你为什么想到问她?”

我给她看了香港杂志,告诉金奶奶:“上面有她的代表作,标题是‘我和溥仪’,副标题是‘从友谊到爱情’。”金奶奶说:“从友情到爱情。她是这么说的吗?真不知道有多穷!\"

倒完茶,金奶奶说眼睛不好,让我给她看文章。

于是我开始看书。当我读到有两个封建贵族小姐在她面前追着缠着溥仪,描述她们的穿着打扮时,金奶奶叫我停下来再读一遍。“一个满是珍珠和绿色,穿着绣花旗袍;头顶上的一颗宝石,打扮得很漂亮。”我按照指示读了一遍。

金奶奶就这样开了声:“这不是满嘴跑的谎话吗?解放十年,除了舞台上的这一幕,谁家的姑娘有这件衣服?那个时候,不管这个女孩有多漂亮,她最多只能有一个滚烫的头和半根头发。这个珍珠首饰怎么戴?宠人也没那么坏!”

品着金奶奶的这番话,我心里叹了口气:是啊,那时候的年轻女性,无论烫发、编辫子还是“半发”,都戴着发带和发卡。对于李来说,不可能说“满是珍珠和珠宝”。还有刺绣旗袍,除了在舞台上,在日常生活中从未见过...李真是“满口谎言”。香港的编辑傻到犯这样的常识性错误,不怕砸杂志的牌子?可能对内地的情况一无所知,所以来了肇登?

后来金奶奶告诉我,两个女孩她都很熟悉,第一个是婉容的姑姑,因为溥仪因为是别人家的客人,和女孩聊得很好,所以有人撮合了她。后来溥仪说她要找一个出身苦的人,这件事就停了。她的女儿从来没有纠缠过溥仪。再说溥仪也没什么好纠结的。当时,溥仪在香山植物园工作,月薪60元。工作时,她必须写一份思考报告。值得纠缠吗?

金奶奶接着说,过了一段时间,溥仪被调到文史资料处,老人见他不会煮饭,不会洗衣服,日子过得不像一天。他为他感到难过,想把他们的养女介绍给溥仪。在老提到溥仪的时候,溥仪说他要找的是有苦背景的人,不然不会。这件事到此为止。什么是“追”和“纠缠”?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金奶奶就讲了一个关于她女儿的故事。“文革”期间,俞平伯的保姆被红卫兵赶出去,俞平伯和妻子年老多病,她就冒险照顾两位老人。金奶奶说,这个人物是李吗?

由介绍干闺女的为人又说起李淑贤,金奶奶说:“李淑贤是溥仪在政协的同事周振强和人民出版社一位姓沙的编辑介绍给溥仪的。溥仪和

溥仪解放后家庭生活:因何事对老婆跪地求饶从介绍媳妇的人说起李,金奶奶说:“李是溥仪的同事周振强和人民出版社的编辑沙介绍给溥仪的。溥仪和

李淑贤初次见面是1962年春节,几个月后的4月21日就登记了,4月30日举行的婚礼。婚礼那天,载老和我都去了。”

金奶奶评论:溥仪和李的爱情不仅“快”,而且他们根本没有说实话。说到这里,金奶奶用了一句玩笑话:“他们两个抱在怀里。”

原来,溥仪谎称自己不能生育,而李则对自己的人生经历大打折扣。

李淑贤告诉溥仪,她8岁失去母亲,14岁失去父亲。17岁时,她的继母把她卖给了一个有钱人做妾。她被继母虐待,从江南跑到北京去找表妹。李的表情让溥仪动了心,其实溥仪是被骗了。因为CPPCC机关的调查结果与她的自述不同。

李曾经是上海的一名舞蹈演员,她和很多人住在一起。1949年后,她正式嫁给了一个男人,在和溥仪交往之前刚刚离婚。然而,当CPPCC当局的调查结果出来时,溥仪和李已经拿到了结婚证。认识不到几个月就迫不及待注册了。为什么不等调查结果…只有溥仪能说清楚。

金奶奶还说,溥仪在和她互动之前,得知李淑贤刚刚离婚,非常愤怒,她还发誓要去兴师问罪,但后来不知怎么的,她失望了。金奶奶感慨地说:“恐怕这就是溥仪的一生。我本来想掩盖自己的问题,但是李把我骗走了。”

金奶奶深有感触后问我:“你听说过菜刀吗?”我摇摇头。

金奶奶又讲了一遍。没多久溥仪和李就结婚了。有一次李在厨房切菜,请溥仪摆桌子。溥仪不小心打碎了几个碗。李用菜刀骂溥仪:“你要什么,可是离婚!”吓得溥仪跪地求饶,这都过去了。溥仪也是。不要宣传这样的脏衣服,但他把它当成一个故事。其他人都听得一乐,但沈醉心里却想起来了。后来,沈醉在一篇文章中谈到了这件事。

李不干了。她去沈醉家大惊小怪。沈醉告诉她,这是根据新闻写的,不是自己编的。沈醉不想纠缠她,就跟李说:“不信你去问。”。有分寸的话,从沈醉家出来就别折腾了。却说李、到家请罪。一边哭,李一边指责毁了她的名声,毁了她和溥仪的幸福。

溥杰想让事情平静下来,给了她一个台阶,于是对她说:“不要相信沈醉,他是一个军事指挥官。”没想到李不知道自己有多高多低,语气越来越高。他不仅指责溥杰,还“指责”了整个爱新奥罗家族。什么封建残余,歧视劳动人民,联合起来创作她的歌谣...你越说越跑调。从不生气的溥杰沉下脸来,拍了拍桌子:“我就是这么说的,你爱怎么做就怎么做!”没想到,一拍桌子,李就像一个没有电的喇叭。他惊呆了一会儿,转过身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